-

人都是會變的。

葉雲洛當年敢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跑到北漠國。

多少是相信狄羌的人品的。

可如今,看到用這種陌生掠奪的眼神看著她的狄羌。

她知道,他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北漠國的太子了。

不過,無論是不是都好了。

葉雲洛冇有回答狄羌的話。

而是,轉身望向了牧禦爵。

用不高不低的聲音開口道,“牧皇,我剛在屋外聽到,你打算將我送給漠王?”

牧禦爵被葉雲洛直勾勾的眼神,看的放在底下的手,微微的握緊了半分。

他若是知道葉雲洛如此有能力。

他當初絕對不會答應狄羌的條件。

但,若是不送,按照狄羌的脾氣,兩國的合作無疑會到此為止。

可,若是送了……

葉雲洛絕對是個會報複的人,毫無疑問,葉雲洛還會挑唆狄羌對付他們。

而牧元洲那邊,他也不好交代。

就他弟弟的那脾氣,帶兵去搶人,都是做的出來的。

牧禦爵被葉雲洛的一句話逼問到了兩難的境地。

一時間,竟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牧皇。”狄羌見牧禦爵一言不,忍不住蹙眉道,“莫非,你真的不打算遵守我們的協議?”

從一開始在宮宴上被葉雲洛吸引,到後來生的一係列的事。

都讓狄羌堅定了一定要搶到這個女人的信念。

他現在已經搶到了北漠國的皇位,統一了北漠各個部落。

這輩子,他的目標,就隻差一個葉雲洛!

葉雲洛笑了笑,自顧自的坐到了凳子上,擺了擺手道,“你們先聊,不過,我也不是那種可以任人擺佈的人,一旦惹我不高興了。自保的能力,我自認為還是有的。”

葉雲洛這霸氣的一坐,更是讓狄羌眼前一亮。

隻有這樣的女人,才配得上他。

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

他來之前,還怕葉雲洛被慕宴琅給磨的冇了脾氣。

如今看來,她的個性是越潑辣,霸道了。

就是要這樣!

這樣的葉雲洛,才配站在他的身邊,才配當他北漠國的王後!

**裸的威脅,牧禦爵不是聽不出來。

再看狄羌的眼神,牧禦爵更肯定。

一但葉雲洛跟狄羌離開。

兩國對付完南慕國之後。

狄羌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是他的東牧國。

改變之後的狄羌,讓葉雲洛的計劃進行的更順利。

看到牧禦爵漸漸沉澱下來的表情,還有眼底的堅定。

葉雲洛知道,她這段日子在牧禦爵心裡留下的印象,開始起作用了。

狄羌生活在草原上,對危險有著一種強烈的感知。

看到牧禦爵的神情,他眉宇蹙的更深。

他這次來,根本冇想過會出任何變故,更冇想過牧禦爵會不遵守承諾,不將葉雲洛交給他。

因此,他過來的時候,隻帶了二十幾位草原猛士。

而現在,這些人還都在外麵,在牧禦爵的勢力範圍內。

葉雲洛看到了牧禦爵的表情,心裡就有了答案。

反正,不管是誰,把她帶回去。

她都會讓自己變成一個燙手山芋。

看起來,牧禦爵最好的選擇,是留下她。

然後,在狄羌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解決狄羌。

但是,一旦如此,北漠國就會變成一盤散沙。

牧禦爵和北漠國的聯盟,也會就此失效。

但如果不解決,將狄羌放回去。

那等同於放虎歸山。

如果把她送出去,她是一定會在狄羌的麵前挑撥離間的。

到時候,牧禦爵還是會腹背受敵。

葉雲洛用自己佈局,給他們佈下了一個解不開的死局。

當然,牧禦爵可以殺了她。

但問題是,按照狄羌對她的執念。

狄羌肯定不會束手旁觀。

而她,也不可能束手就擒。

“既然牧皇無心合作,本皇這就告辭!”

狄羌察覺到了不對勁,自然不會在這裡多留。

他想趁著牧禦爵還在猶豫的時候,離開這裡,再找機會,將葉雲洛給搶回去。

可牧禦爵怎麼可能給他這種機會?

最終,牧禦爵終於下定了決心,將主動權抓在自己的手中。

在狄羌起身的時候,他開了口。

“漠王留步,既然漠王來了,那就在此地多住一段時日吧。”

“你想強行留住本皇?”

狄羌停下了腳步,陰冷的視線掃向了牧禦爵。

回過神,站在門口的牧元洲,就這麼看著牧禦爵和狄羌吵了起來,而他的仙女姐姐正坐在那兒喝茶看戲。

他並不蠢,很快就知道,這件事的關鍵就在葉雲洛的身上。

可是,他也是真的不願意,讓仙女姐姐和那個看起來就很野蠻,據說還吃人肉的國家的王離開。

“漠王,朕也不想為難你。”

牧禦爵說是這麼說的。

可他卻在這時,拍了拍手,幾十名暗衛就從各個方向朝書房這兒飛了過來,圍堵在了門口。

狄羌冷冷的掃了牧禦爵一眼。

他知道,今日是他輕敵了,冇想到牧禦爵會言而無信。

“漠王,請吧。跟你一起來的那些勇士,朕也會好好的安排他們的。”

牧禦爵說出這話,就是已經控製了狄羌帶來的那些人了。

這裡是牧禦爵的地盤。

狄羌可以反抗,但是逃走的可能性卻很小。

他不像葉雲洛,早就佈置好一切的後路了。

“牧皇,你可真是好樣的。”

狄羌最終還是冇有意氣用事,而是等著來日方長。

直到狄羌被請走。

葉雲洛都還坐在凳子那兒優哉遊哉的喝茶。

要不是牧禦爵知道。

葉雲洛和慕宴琅兩人已經鬨到冇有任何回還餘地的可能。

他真會懷疑,葉雲洛就是過來搞破壞的。

但是,仔細一想。

葉雲洛肯定不知,他和狄羌簽署的協議裡,有和她有關的條例。

偏偏,這時候葉雲洛還要開口道,“牧皇,你現在將北漠國的皇帝給扣下了,就不怕北漠國的將士們知道了,和你們反目成仇,轉個身來攻打你們?”

“你還真是個讓人頭疼的禍水。”

牧禦爵少見的說了這麼一句和他性格不符的話。

葉雲洛聽了,先是一愣,隨即笑道,“牧皇,你冇聽過一句話嗎?不怕禍水有美貌,就怕禍水有美貌還有頭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