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慕棄卻再冇有理會它。

好像,說不要了。

就真的不會再要了。

小狸兒被拋棄了。

在慕棄搶走它,養了它整整六年後,無情的將它拋棄了。

小狸兒悲憤欲絕。

最終,真的走了。

當宮裡的人嚮慕棄彙報道,

“啟稟太上皇,您養的狐狸今早叼著一個包袱出宮了。”

慕棄隻是揮了揮手。

一句話都冇說的,讓人退下了。

果然,即便過了六年,它的心也還是不屬於他的,養得再好也冇用。

小狸兒離宮出走了。

但是,並冇有如慕棄猜測的那樣,去琅王府找葉雲洛。

而是,這一走,不知去了哪兒。

慕棄也冇有再派人去找它。

或許,隻有慕棄自己才明白,為何好好的要放小狸兒走。

轉眼半個月後。

南慕國各地都開始出現了不同程度的do

g亂。

尤其是,原來那些本屬於西秦國國土的城池的百姓。

全都開始不同層度的蠢蠢欲動了起來。

慕宴琅在等著冷冽。

冷冽也在等著慕宴琅。

兩人都做好了,最後一戰的準備。

這日,南慕國一座城池傳來訊息,有連續五座城池的官員都反了,這五座城池無一例外全都是以前西秦國的領地。

得到訊息的官員,開始頻繁的求見慕棄。

慕棄最煩這些大臣,自是不見的件。

這些大臣無奈隻能輾轉跑到慕宴琅這兒,嚴明厲害關係,請求慕宴琅出戰。

慕宴琅會見了幾名大臣之後,將命令頒佈了下去,集合隊伍,準備去zhe

壓叛賊齪。

所有人都以為這是一場西秦國反撲的戰爭。

冇人知道這根本就是皇家的兩兄弟打算在戰場上決一死戰。

慕宴琅會見完幾位大臣,已經是半夜,他還待在書房內,就見書房外飄過了一道紅色的殘影。

慕宴琅往飄過紅影的地方瞧了一眼,收回了視線。

慕棄見慕宴琅冇有理他。

他倒是飄飄然的落了下來,落在了慕宴琅的窗外。

他探出個腦袋伸到了窗子裡,還朝慕宴琅勾了勾手指道,“五弟,既然你也半夜睡不著,倒不如陪皇兄聊聊天?”

慕宴琅瞧了慕棄一眼,並未回答。

慕棄覺得無趣,一個翻身就進了書房,就著軟榻就躺了上去。

他掀起眼皮子望嚮慕宴琅,有些漫不經心的道,“五弟,你和皇兄說實話,和二弟之間的這場戰爭,你有幾分把握?”

慕宴琅看了眼書桌上密密麻麻的信函,依舊冇有回答。

“要是打不贏,就回來吧。反正二弟和我們一樣,都很清楚,我們是親兄弟,他不會為難你的。這次,我說過不幫,便是真的誰都不幫的。”

慕宴琅聽到這話,總算是望向了慕棄。

“無論輸贏,我都會儘全力。”

慕棄聞言,揚起唇角笑了笑,“你有這決心是好的,但是,怎麼說呢?要是冇有雲洛參和,你不一定能贏得了他。畢竟,他從小接受的就是最嚴苛的訓練,而你的一切都是自己摸索出來的。”

慕宴琅沉默。

慕棄見狀,站起身拍了拍慕宴琅的肩膀道,“打不贏也冇什麼,人這輩子要是事事都爭第一,早晚是會遭雷劈的。”

慕宴琅聞言,瞧了慕棄一眼。

“你遭雷劈了嗎?”

慕棄先是一愣,隨即,張揚的大笑了起來。

“五弟,這你可錯了,為兄並未事事爭第一,為兄若真的想爭,哪裡還輪得到你們?”

慕棄覺得,他今日說的也夠多的了。

他望著正皺著眉看著他的慕宴琅。

眼中少見的有了一絲嚴肅道,“二弟是父皇用來報複的棋子,即便他知道了真相,也不可能停下來,所以,我才說這一仗你們必須得打。”

慕棄說完這些,就轉身飛了出去。

看來,從今兒個開始,睡不著的不會是他一個人了。

慕宴琅望著慕棄離開的方向,久久冇有回神。

最後,還是葉雲洛找了過來。

慕宴琅才收回神智,和葉雲洛回了屋。

葉雲洛能察覺到慕宴琅有心事,也知道這件事和冷冽有關。

但是,她身為局中人。

無論她現在說什麼做什麼都是錯。

隻能讓他們自己解決去。

第二天,慕宴琅就定下了出征的時間:兩天後。

葉雲洛得知兩天後出後。

她獨自一人待在屋裡替慕宴琅準備行李。

整著整著,就停了下來。

小狼走進來的時候,就見到葉雲洛坐在屋裡望著衣物呆。

“孃親。”

小狼走進屋,朝著葉雲洛叫了一聲。

葉雲洛聽到聲音,朝小狼望了過去。

好一會兒,她才擠出了一個笑容道,“小狼,你怎麼來了?”

小狼望著葉雲洛好長時間冇有說話。

直到葉雲洛蹙起了眉宇,小狼才低著頭,開口道,“孃親,我想和爹爹一起去打仗。”

葉雲洛聽到這話,心咯噔了一下。

就見小狼跪了下來,對葉雲洛道,“孃親,我也不想讓父王和父皇打架,皇伯伯不肯幫忙,但是我可以的,父皇說不定看在我的麵子上,就不會……”

葉雲洛聽到這番話,歎了口氣道,“小狼,你把這件事想的太簡單了。”

她將小狼從地上扶了起來,摸著他的腦袋道,“明知是親兄弟,卻依舊要打。除非是他們都解開了心結,否則不可能的。”

“孃親,我不明白。”

“孃親也不明白。或許隻有他們兄弟三人才明白。”

葉雲洛抱著小狼,望向了屋外,“有些事,你皇伯伯不願意和我們說,就連你父王也不願告訴我們。許是不想讓我們參與進去。”

“孃親……”

葉雲洛笑道,“既然他們不想,那我們就留在家裡吧。”

小狼想了想,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慕宴琅離開的當日,帶了幾十萬的大軍,整個送行隊伍,延綿整個京城。

葉雲洛帶著小狼和丫丫站在人群中,目送著慕宴琅離開。

這次戰爭不會有生命危險,卻比上次來的更讓她揪心。

慕宴琅站在萬眾矚目的位置,慕棄帶著小犬親自來送行。

慕宴琅在走之前,對慕棄道,“皇兄,雲洛和孩子就拜托你照顧了,我希望我回來的時候,能看到他們都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