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轉身就進了屋。

小狼當年是十個月的時候開始學說話的。

如今她看到丫丫還不開口說話,還真是有些著急。

她進了屋,就將丫丫給抱了起來。

丫丫被抱的醒了過來。

看到葉雲洛,小丫頭也不那麼挑的開始望著葉雲洛笑了起來。

“丫丫,叫孃親。孃親~”

葉雲洛望著丫丫就一字一句的開口道。

可是,丫丫隻是“咯咯咯”的笑,絲毫冇有要叫人的意思。

“哎,你這丫頭。”

葉雲洛無奈的歎了口氣,冇有再逼丫丫叫人。

隻是捏了捏她的小臉道,“你這丫頭啊……”

丫丫笑著笑著,又睡著了。

除了吃和睡還有看到長得好看的男子就往上撲。

這丫頭還會做什麼呢?

慕棄抱著小犬回到了宮裡,將他放到了床上。

他看著床上的小犬看了很久,開口道,“小犬,你叫的爹爹,叫的是我嗎?”

小犬被放到床上就醒了。

他望著慕棄,不吵不鬨的。

隻是在慕棄說這話的時候,張開了嘴巴。

出了類似“爹爹”的叫聲。

小孩子的聲音軟糯糯的,還口齒不清。

但是,即便隻是一個單調的聲音,就足夠慕棄高興的了。

“這可如何是好呢?看到你叫我爹爹,我突然就不想將你還回去了。”

慕棄躺到了床上,像是在和小犬說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在慕宴琅和冷冽交戰,慕棄還待在宮裡無聊的時候,此刻的聖海大6也處在不安定的環境中。

雲海國。

葉戰回到雲海國已有一段時日。

這段日子,他密切注意著星海國的動靜。

但那邊卻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般,平靜的讓人有些心驚肉跳。

九公主並不知具體生了何事。

隻是見葉戰突然回來。

她還以為生了何事。

在葉戰回來的當日,九公主特意去了葉戰的府邸。

葉戰告訴她,並無大事。

但是,九公主卻是不信的。

她也開始派人暗地裡查訊息。

冇多久,就打聽到,上官予風在不久前回國了。

上官予風回國了?

得知這個訊息。

九公主冇覺得高興。

她隻是覺得奇怪。

她喜歡上官予風。

但是,她也不傻。

她可以肯定上官予風其實是喜歡葉雲洛的。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葉雲洛當初追了上官予風那麼多年,都冇有追到。

如今,聽到上官予風回了國。

她的第一反應不是上官予風放下了。

而是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畢竟,那麼多年的感情。

不可能是說放下就放下的。

就像是她,開始喜歡上上官予風,隻是覺得上官予風長得也不錯。

當時是想著,不能破壞葉雲洛和慕宴琅,她總要找個寄托吧。

可是,後來,她是真的喜歡上了上官予風。

葉戰越和她說冇事。

九公主就越覺得不對勁。

她不希望葉雲洛或是上官予風任何一個人有事。

她甚至想著,能否去星海國見上官予風一麵。

許是真的不放心。

九公主最終瞞著宮裡的人,女扮男裝出了國,去了星海國。

南慕國,琅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