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妃夫君當他是兄長,纔不與他計較。”

“誰知,他是越發的變本加厲,到處造謠生事,敗壞本妃名譽,也是我家夫君肚量大,容得下他。”

“今日白天的事,想必眾位的都得到訊息了。大家冇猜錯,就是齊王今日見到本妃,恬不知恥的再次來糾纏本妃,這才被本妃夫君教訓了一頓!”

“要說當年,就是他纏著本妃,你們當本妃當初何為不嫁他呢?還不是因為他看著有才,實際上就是個酒囊飯袋,連本妃的對子都對不上來。”

“本妃本是不想將這些真相說出來的,但有些人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葉雲洛說完這些,話鋒一轉道,“話說,北漠太子,你們若對不上本妃的對子,便算是輸了,如何?”

葉雲洛說謊不帶眨眼的,不但說的北漠太子一愣一愣的,就連在場不少不明真相的人,都開始沉浸在葉雲洛說的話中,震驚的不知該是何反應。

今日確實有不少人在宮門前看到慕齊過去挑釁慕宴琅的畫麵,也看到慕宴琅和葉雲洛恩愛的一幕。

葉雲洛這麼一說,他們都開始懷疑以前傳出的那些對葉雲洛名聲有損害的事情的真假了。

更重要的是,慕齊的才學是公認的,若慕齊連慕宴琅都比不上,那他們豈不是就是……

他們不少人私底下嘲笑慕宴琅不識字,可得知此事的慕宴琅,卻從未反駁。

久而久之,大夥都認為,這個山裡來的王爺,真的是大字不識一個的山野村夫。

可慕宴琅若當真是對了五副對子,纔將葉雲洛娶回去的。

那他們可不就是關公門前耍大刀了嗎?

要知道,葉雲洛被眾人知曉的緣故,除了她那恬不知恥的名聲,還有她尚未出閣時,她那絕世傾城的容貌和讓不少風流才子,趨之若鶩的才學。

一個出生在將門之家,鼎鼎大名的才女,因此才如此難以接受自己嫁了個目不識丁的大粗人。

眾人沉浸在事實的真相中,一時忘了反應。

而還坐在台下的慕齊聽到這話,當真是一口老血噴了出來,被氣得直接昏了過去。

齊王妃大叫著慕齊,但卻根本冇人理會這兩人。

要說有,都是那種用懷疑和鄙視的眼神掃向他們的人。

北漠太子並不知葉雲洛是赫赫有名的才女,隻以為葉雲洛出的是簡單的對子。

對子他也是研究過的,想著就是三個對子,有何難的,南慕國就等著丟臉吧。

於是,拍了拍胸脯道,“好,本太子既然來到了你們國家,自然客隨主便,琅王妃儘管出題。”

“好,不愧是北漠太子,夠豪爽。”北漠太子被葉雲洛這麼一表揚,還未開始飄飄然,就聽葉雲洛張口便道,“這第一對上聯是,弓長張張弓,張弓手張弓射箭,箭箭皆中。”

葉雲洛這題一出,北漠太子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了。

他對南慕國的文化是有所瞭解,這種和邊旁部首有關,還在他看來語句都不通的對子,完全是不能對的。

北漠太子在想下聯的時候,台下的人也在思考這對對子,最終都隻是搖了搖頭,實在是不容易對。

直到今日,他們才知道,當年那個南慕第一才女的稱號,可不是白叫來的。

這兩年多來,他們似乎隻關注葉雲洛倒追慕齊的事,而忽略了其他的。

若彆人隻是覺得難對,而慕宴琅是完全冇聽明白葉雲洛剛纔說的是什麼。

他先是詫異葉雲洛說他對對子將其娶回家的事,接著是奇怪葉雲洛說那些和慕齊之間的事,畢竟,他是清楚葉雲洛是真的在倒追慕齊。

他心裡有疑問,但知道這不是詢問的時候。

而在葉雲洛出對子的時候,他唯一聽懂的就是最後的箭箭皆中,他射箭便是箭箭皆中。

“如何?北漠太子可想出了下聯?若是想不出,本妃是可以給你三日時間,回去好好考慮考慮的。”

“好,這次本太子認輸,三日後定然前去琅王府拜訪!”

北漠太子的豪邁是天生的,倒不是那種輸不起的人,更何況他看了底下那些人的表情,就知道,對不出的可不隻他一人。

不過,這倒是讓他,對葉雲洛這個本隻是容貌讓他驚豔的女子,越發的多看了幾眼。

結果,就這幾眼,立即讓他察覺到了來自慕宴琅眼神中的威脅。

不用的打也知曉,打架,他是打不過慕宴琅的。

可他還是忍不住想看葉雲洛,南慕國的女子,原來都長這樣的,比起他們北漠可是小巧玲瓏多了,而且還如此有才學。

北漠太子正在這看著,而且眼神越來越露骨,惹得慕宴琅冷著臉,差點兒上前,幸好葉雲洛攔得快。

在北漠,就算是嫁了人的女人,隻要有本事,都能強搶回家的,因此北漠太子一點兒不覺得他多看葉雲洛幾眼,有什麼錯。

不過,既然不讓看,他還是先下去想想下聯的好。

說不定,他對上了這琅王妃的三對對子,這琅王妃就跟他回北漠,當他的妃子了。

“二哥,等等!”

北漠太子正打算下台,身後突然多了一道阻攔聲。

眾人循聲望去,就見一名身著草裙,蠻腰豐臀的女子,掛著鈴鐺上了台。

“琅王妃,本公主是北漠的琅琊公主。”

葉雲洛聽到這公主的封號,看了她一眼。

這公主的身材比她還有過之而無不及,最主要的是,這公主的個子高,帶著一種異域風情,五官立體精緻,往那兒一站,這小細腰,大長腿,就是個讓人血脈膨脹的性感妖嬈。

“聽聞南慕國女子多擅舞。二哥對不上你的對子,我們這樣走,被我們國民知道了,是會笑話的。不如,本公主和你比一場舞蹈?也不算不戰而敗,如何?”

琅琊公主在和葉雲洛說話,可那眼神卻在往慕宴琅的身上瞟。

北漠女子多愛強健勇猛的男子,而慕宴琅的名聲遠銷海外,就是連她這個北漠公主都知曉。

她這次跟來南慕國,也是有想親眼瞧瞧慕宴琅的意思的,如今一見,隻覺得比她們北漠的男子要長得好看多了。

就是,這身邊有個王妃,有點兒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