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從香兒不再出門,小培就每日都在門口守著,等著慕宴琅回來,能第一時間跑回來通知葉雲洛。

“小姐!”

香兒聽到小培的叫喊,有些驚喜的望向了葉雲洛,卻見趟在床上的葉雲洛,一點兒反應都冇有。

若是小侯爺不曾回來告訴她們,王爺和另一名女子在一起,王妃現在定會激動的不顧她的阻攔衝出去見王爺吧。

這王爺也是的,既然知道王妃在找他,無論如何這時候都不該,還和其他的女子在一起的。

這種寵妾滅妻的行為是為人所不恥的。

呸呸呸!什麼妾,不過是個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賤人!

香兒自己給了自己一嘴巴,真是什麼不該想,想什麼。

小培的聲音傳回來的快,可人回來的竟然還不如慕宴琅。

香兒剛給了自己一嘴巴子,葉雲洛屋內的門就“嘭”的一聲撞到了一旁,她抬頭就瞧見了渾身是血,活像從血堆裡爬出來似的慕宴琅。

那一身的血腥味,和身上散發出的冷厲殺氣,即便是她都被驚得渾身一個哆嗦。

隨即,香兒隻感覺到自己的耳畔有一股勁風颳過,然後,她就已經被慕宴琅從屋裡丟了出去,門也被關了起來。

她本想進去保護葉雲洛,可想到慕宴琅如今的模樣,她上前的腳步頓了一下,或許她該再給王爺一次機會,畢竟她打不過王爺。

慕宴琅一出現在屋裡,葉雲洛就聞到了那股濃烈的血腥味,她知道慕宴琅回來了,知道他現在就站在她的背後,可她不想回頭。

葉雲洛的氣息太過平穩,平穩的讓慕宴琅以為葉雲洛是睡著了。

他站在那兒隻是望著她,見她臉色難看,眉宇下意識的蹙了起來。

他清楚,既然是安竹卿派人來找的他,那說明雲洛肯定已經知道他這幾日的事,以及和田姑娘在一起的事。

回來的路上,他唯一擔心的就是她會因此生氣。

所以,在看到葉雲洛閉著眼睛,呼吸平穩的時候,他上前,就點了她的睡穴。

葉雲洛冇想到慕宴琅一回來,一句話都不說,上來就是點她的睡穴。

但無疑,她緊繃了好幾天的神經在這一刻得到了鬆緩,很快就失去了意識。

慕宴琅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他的心現在也很亂,隻有在葉雲洛這樣無意識的睡在他的身邊的時候,

他纔會覺得,他還能好好的保護她,照顧她。

他替葉雲洛蓋上了被子,將葉雲洛腳.裸.處的被子拉了上來。

不知真相的他,還以為葉雲洛之所以病重,是因為這幾日冇有好好休息,和冇有照顧好腳上的崴傷的緣故,因此他上前檢視的就是葉雲洛的腳。

結果,看到的就是葉雲洛腫得和豬蹄一樣的腳。

這發現讓他詫異生氣的同時更多的是心疼,他明知道她照顧不好自己,他還和她置什麼氣?

“香兒,王妃用的傷藥呢?你這幾日是如何照顧她的?”

慕宴琅衝著屋外就冷聲嗬斥道。

香兒冇想到慕宴琅會突然叫自己,急忙滾了進去,見慕宴琅站在床前,冷漠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心裡一陣駭然,很想像她家小姐一樣,衝著慕宴琅吼回去,可惜她冇有那個膽子,慕宴琅更不可能給她這個特殊待遇。

“王爺,小姐這幾日不吃不喝的,就在等您回來。”說到這兒,也忍不住埋怨道,“您都不知道,您不在的這幾日,有人闖進了王府,想對小姐不利,若非小姐命大,您回來就見不到小姐了!”

“你說什麼?!”有人闖入王府,想對雲洛不利?

“王爺,就算您生氣,奴婢也一定要說。您要再這樣對我家小姐,莫說小姐想和你和離,就是奴婢都想看小姐和您和離!”

“將王妃用的傷藥拿出來,然後,滾出去!”

慕宴琅見香兒都說出這種話,壓抑在心裡的怒火,瞬間噴發,那強大的氣場,直接將香兒從屋裡震了出去。

同時,慕宴琅自己也猛地吐了一口血,身上傷口流血的速度也加速了好幾倍。

香兒被震出去後,還未有情緒,就瞧見慕宴琅吐了一口血出來。

她不知道慕宴琅傷得到底有多重,但無疑絕對不輕。

她不敢耽誤,忍著被慕宴琅震出的內傷,跑到屋內,將葉雲洛用的藥物都找了出來,退了下去,隨時關上了門。

慕宴琅冇有顧忌自己身上的傷,笨手笨腳卻極為認真的替葉雲洛換了腳上的藥,在他自己都在硬撐的情況下,還坐到床上,將葉雲洛扶了起來,用內力替她過了一遍傷勢。

內力一運行到葉雲洛的身上,慕宴琅就發現,葉雲洛受了內傷,而且傷得不輕。

這發現讓他的氣血瞬間迴流,再次吐了一口血出來。

香兒在屋內等著,每秒鐘都度日如年,她不知道慕宴琅在屋裡對葉雲洛做什麼,她隻希望她家小姐能平安無事。

可能是過了有半天那麼久,慕宴琅才從屋裡走了出來。

出來的慕宴琅,臉色比葉雲洛還難看,嘴唇都呈現了慘白色,和渾身上下的鮮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王爺……”

“進去好好照顧雲洛,等她醒來,告訴她,本王有事外出。”說完,高大的身軀像是被抽走了最後一絲力氣,就這樣當著香兒的麵,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王爺――!”慕宴琅突然倒下,嚇得香兒大叫了一聲。

天哪,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王爺會突然倒下?

**

翌日,冬日裡的陽光暖暖的照耀在大地上。

一大早的,睡了個舒坦覺的葉雲洛醒了過來,莫名的覺得前幾日積壓在胸口的疼痛全都消失不見了,就連身體都好了許多,她徹底清醒過來之後,纔想起,昨晚慕宴琅似乎回來了,還點了她的睡穴。

“香兒,小培。”

聽到屋內葉雲洛叫聲的小培急忙跑了進去,見葉雲洛醒了,臉色也比昨日好看了,眼底都露出了欣喜,“奴婢在,王妃,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