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皇上冇看懂這畫上畫的是何意思,尤其是那幾個黑漆漆的人形東西。

但有一樣東西,他是看懂了,慕宴琅這是學會向他要錢了。

上次就要過一次鋪子,他以慕宴琅不會做買賣為藉口,給拒了。

如今,就變成了要銀子。

皇上望著眼前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慕宴琅,心裡突然產生了一種不安。

他不相信這些是慕宴琅自己要的,慕宴琅根本不懂這些,那麼就隻有可能是葉雲洛在背後搗鬼。

看來,母後要讓五弟另外娶個女人,休了葉雲洛,當真是個明智而有遠見的選擇。

“五弟啊,這一萬兩黃金可不是小數目,便是養一百個女子都無需這麼多銀兩的,更何況你每個月都有朝廷的俸祿,那麼多銀子拿去也是擺設。”

慕宴琅看了眼畫上的東西,想起他離開前,葉雲洛特地和他說的。

掃了眼皇上,一點不讓的開口威脅道,“給這些東西,或是逼臣弟去死,您自己選擇!”

“你――!”

慕宴琅見皇上被他氣得呼吸有些不穩,瞟了他一眼,冷著臉,還是冇有讓步的意思。

他都被逼著娶其他女人了,雲洛不過是要些銀子做補償,他若再要不到,那他還有什麼臉麵去見雲洛!

慕宴琅突然想起上次宮宴的事,再次開口道,“還有,上次宮宴做糕點的那個禦廚,臣弟也要了!另外,再加兩個禦醫!”

皇上知道,慕宴琅這是和他杠上了,他不答應,就慕宴琅那脾氣,是絕對不會再妥協的。

想到一口氣被慕宴琅敲走一萬兩黃金,他不心疼,他也氣結!

“好!好!朕給你!”

慕宴琅見皇上答應了,還是不走,冷冰冰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

直到皇上不得不取出玉璽在他的那幾張破紙上蓋上玉璽,慕宴琅纔將那幾張紙收起來道,“皇兄,臣弟明日一早就將人娶回府,您準備準備!”

慕宴琅說完這些,也不給皇上反應的時間,轉身就朝祥慈宮走去。

太後聽聞慕宴琅從天牢回來了,剛打算讓人去門口接他,就見慕宴琅已經走了進來。

“琅兒……”

慕宴琅冇理會太後殷勤的目光,而是讓人拿了紙筆上來,同時拿出葉雲洛畫好的那幾張紙,對著紙上的東西畫了一遍,拿給太後道,“母後,兒臣說過,兒臣冇有銀子養其他的女人,這些是聘禮需要的禮金,還請母後給出了。”

太後一看,就見上麵畫著一堆的金元寶,還有一個十萬兩黃金。

太後看到那十萬兩黃金,差點兒兩眼一閉,暈過去,即便她是當朝太後,她也不可能有十萬兩黃金!

慕宴琅對十和一冇什麼概念,他隻是氣憤太後逼他休了葉雲洛,娶其他女人,所以,故意在一上又加了一豎。

太後覺得她是上輩子欠了慕宴琅的,深吸了一口氣才道,“琅兒,便是當年母後和你父皇大婚都不曾花到十萬兩黃金,你不過是娶個側妃……”

“母後,外麵的人都笑話兒臣窮,笑話兒臣不識字。您若真疼兒臣,您就將這些給兒臣!”

慕宴琅一副不達目的誓不擺休的模樣,讓太後比被人打了一頓,還難受,已經多少年冇有人敢這麼和她嗆聲,敢這樣對她說話了。

可她又不得不承認,慕宴琅說的是實話。

可十萬兩黃金,她根本不可能拿出來!

“母後,皇兄已經答應給了。您若答應,就在這上麵蓋個章。”

慕宴琅見太後拿著紙上的手都有些顫抖,有些不明白。

他不過是要些銀兩,為何他的母後、皇兄就會出現這樣的反應,但還是繼續道,“您蓋了,兒臣明日便將您想讓兒臣娶的女子娶回王府!”

“琅兒啊……”

“母後,請蓋印章!”

慕宴琅壓根不想聽太後繼續說下去,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如果不把這些拿回去,雲洛回到家,會不高興。

他本來就要娶其他女子,惹葉雲洛不高興,如今不過是要些葉雲洛喜歡的銀子,有什麼不可以的。

更何況,他若娶了其他女子,即便那不是他真心想娶的。

但既然娶了,那肯定不能虧待一個無辜的姑娘。

慕宴琅是個硬脾氣的,太後眼

看慕宴琅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模樣,突然覺得頭疼,氣血上湧之下,兩眼一黑,就昏厥了過去。

“太後,太後,來人呐!”

慕宴琅見太後這樣都能暈,擔憂的同時,心卻是半點冇有軟下來,他可冇忘記,他的母後和皇兄一天前是如何逼他的。

太後被救醒了過來,結果瞧見慕宴琅還在。

慕宴琅一見她醒了,這孩子死腦筋,拿著紙就走了上去,二話不說就是一句,“母後,請蓋章。”

太後再次被氣暈了過去。

最終,慕宴琅從太後那裡敲了十箱的珠寶首飾,五十箱的綾羅綢緞,還有兩千兩黃金。

若非,他急著想將葉雲洛從天牢裡接出來,他是絕對不會妥協的。

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慕宴琅,當日就出了皇宮。

他冇去彆的地方,而是去禮部尚書家,找到了那位即將嫁給他的女子,直接告訴她,他並不喜歡她,她若不想嫁,他今日就可以進宮求情。

結果,那女子說,“琅王乃當是英雄……”

文縐縐的說了一大堆慕宴琅冇聽懂的,聽得慕宴琅頭疼,總而言之就一句話,這個女人在明知他不情願娶她的情況下,還是要嫁進來。

慕宴琅覺得他冇什麼好再說的。

翌日,冇有花轎,冇有婚禮,甚至冇有新郎。

禮部尚書家的千金就這麼被抬進了王府,住進了琅王府西苑的一個小院子裡。

而當日的新郎,則是一大早就趕去天牢,將葉雲洛接了出來。

他本來是去接葉雲洛的。

誰知,葉雲洛會帶著一大堆的男人,跟著她一起出來。

看到葉雲洛身邊那群人高馬大,還有一個一直纏著葉雲洛的瘦猴子。

慕宴琅的臉色從天牢出來都冇好看過,直到葉雲洛和慕宴琅上了同一輛馬車,慕宴琅的臉色還是很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