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禮部尚書咬著這事跪在禦書房外,求皇上做主。

不知真相的皇上,自然以為一切都是慕宴琅的錯。

為了撫慰禮部尚書,皇上沉思了片刻。

特地將禮部尚書的兒子給升

了官職。

同時讓禮部尚書將楊婉玉送到琅王府,由慕宴琅照料。

還下旨讓禮部尚書將他的二女兒嫁給慕宴琅,以此修複兩人的關係。

禮部尚書本是不願意的,但想到這是唯一的辦法,隻能同意。

但要皇上下旨,命令慕宴琅,要舉辦一個盛大的婚禮,迎娶他的二女兒。

不得再對他的二女兒動手,也不得虧待了楊婉玉。

禮部尚書對慕宴琅隻是用一抬小轎子將楊婉玉抬回府。

連成親儀式都冇有一事,還是很在意的。

皇上覺得很合理,就都同意了下來。

慕宴琅和葉雲洛剛回到琅王府。

還不到半日,葉雲洛正在考慮對策,聖旨就下來了。

接到聖旨的那一刻,慕宴琅一躍而起,就想往宮裡跑。

還是葉雲洛攔住了他。

葉雲洛很清楚皇上對慕宴琅並非真正的兄弟情。

若慕宴琅再這樣忤逆他的意思。

他肯定會在慕宴琅還未有自保的能力之前,就對慕宴琅動手。

她不能讓他去。

“雲洛,你為何不讓本王去?”

慕宴琅不明白,“還有,皇兄不是不講理的人,他明知本王的脾氣,為何還下這種旨意?”

葉雲洛在這時,伸手抱住了慕宴琅。

將頭靠在了他的懷裡。

慕宴琅站著,冇有再動,才伸手抱住了葉雲洛,低聲道,“本王不想娶了。”

他不知道娶那些女人回來做什麼。

他現在寧願將從他皇兄和母後那裡敲詐來的銀子和東西,都還回去了。

“等新來的側妃進府,彆再如此衝動了。”

“你看吧,你砸死了一個,你皇兄還會再給你送一個。”

葉雲洛說著,試探性的加了一句,“這世上女人那麼多,除非你不想要你的皇兄和母後了,否則你是丟不完的。”

“雲洛,本王真的不想娶。”

慕宴琅聲音低沉的說道,望向了皇宮的方向,“可是,本王捨不得皇兄和母後,就像本王捨不得狼兄們和你……”

葉雲洛知道,他捨不得。

所以,她到現在都冇有和慕宴琅說那些她猜到的皇上的心思。

他以前都可以為了狼兄們,掐死她。

那為了他的皇兄呢……

慕宴琅收回視線,望向葉雲洛。

握緊了葉雲洛的手,“雲洛,不要難過。就算皇兄一直逼著本王再娶,母後不喜歡你。本王都絕對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葉雲洛不難過,因為懂得慕宴琅的心。

可她心塞。

再這樣被逼迫下去,她和慕宴琅的日子是冇法過了。

她必須儘快建立自己的勢力。

必須儘快賺錢,培養足以不再受人脅迫的產業鏈。

“慕宴琅,你再去宮裡一趟,再要些銀子回來,就說要舉辦婚禮,需要很多銀子。”

“好!”

慕宴琅對這事已經做的得心應手。

得知葉雲洛要銀子,當日就去了皇宮。

可不到晚上,他就回了府。

回到王府,卻一直在紫雲洛閣外徘徊到深夜,都冇有進去。

還是葉雲洛奇怪他為何還未回來,走出來檢視。

纔看到站在門口,隱藏在夜色下的慕宴琅。

慕宴琅見到葉雲洛,轉身就想走。

葉雲洛急忙追上去,拉住了他。

葉雲洛什麼都冇問,隻是拉著他回屋、

替他梳洗了一番,換上藥,拉著他躺到床上,像前幾日一樣,抱著他。

這一晚,慕宴琅還是和前幾日一樣,直挺挺的躺著。

但躺了一陣,他卻主動的翻身抱住了葉雲洛。

將臉埋在她的脖頸處,聲音低沉道,“皇兄不給銀子。本王和他吵了一架,他叫本王閉門思過。”

“母後也站在了皇兄那邊,還說若本王再鬨,就下旨,替本王把你給休了。”

葉雲洛冇想到,皇上連這麼點小事,都容忍不了了。

她拍了拍慕宴琅的背,低聲道,“不給就不給,我們自己偷偷的賺。”

“好。”

等傷好了,他就繼續去找值錢的獵物打。

楊婉玉的妹妹楊婉月比楊婉玉小一歲,和楊婉玉是同父同母的親姐妹。

禮部尚書本來的意思,是要將比楊婉玉要來的漂亮和懂事的楊婉月送進宮,給皇上做妃子,好鞏固他在朝廷中的地位的。

但皇上下了旨意,他就不得不將楊婉月再嫁給慕宴琅。

楊婉月的心思比楊婉玉還要重,她和楊婉玉的關係從小親厚。

對將楊婉玉打成活死人的慕宴琅,她是恨透了的。

但當她得知,要嫁給慕宴琅這事。

她隻是在剛聽到的時候,手抖了下,臉上卻一點排斥的表現都冇有。

隻是,在當日,她去楊婉玉的房間,待了整整一個晚上。

慕宴琅以需要準備為由,將娶側妃的日子定在一個月後。

一個月後,變成活死人的楊婉玉將會和她的妹妹楊婉月一起入府。

慕宴琅本想拖一天是一天,將迎娶側妃的日子定在三個月後。

但皇上一開口,就是:彆逼朕下旨讓你休了葉雲洛醣!

慕宴琅還想反抗。

是葉雲洛攔著他,不讓他再表現出忤逆皇上聖旨的意思。

且不說彆的。

至少還有一個月,他們不用麵對楊家人的***擾和胡攪蠻纏。

聖旨下達的當日,葉雲洛就已經做出決定。

鳳凰街的事,和擴充王府人員的事,需要儘早完成。

因此,翌日,天剛露出魚肚白,晨光熹微之際,她就伸手推醒了慕宴琅。

慕宴琅一察覺到動靜,就睜開了眼睛。

就見葉雲洛望著他,詢問道,“慕宴琅,皇兄和母後給你的那些黃金和珠寶首飾,你放哪兒了?”

慕宴琅不解葉雲洛為何好好問起這事。

隻以為葉雲洛是擔心,這些東西因為楊婉玉的緣故,被收回。

他坐起身,望著葉雲洛。

語調帶著安撫的說道,“那些東西,本王將它們存在王府的庫房裡。雲洛,你放心,皇兄冇有將那些東西收回去。”

慕宴琅不懂的錢莊的用處。

因此,皇上賞賜的東西,他都是放在家裡的。

葉雲洛點了點頭,“現在可以將那些銀錢拿一些出來嗎?我需要拿些銀子去賺取更多的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