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看了眼被雲三哥打得和個軟蛋似的陳勇,其實當個惡少也是有好處的,至少不會被人欺負啊,看看她三哥打人的這仗勢,一看就知道是個老油條。

雲三哥點了陳勇的穴道,將陳勇拖到了假山那邊,也不知道雲三哥在裡麵做了何事,隻是他走回來的時候,望著趙覃川和秦香雲道,“小妹,走吧,陳苗兒現在在左拐,直走的那間院子裡。”

秦香雲聞言,點了點頭,望了趙覃川一眼。

三人就一起朝雲三哥得知的院子走了過去,還未走到院子,就瞧見院子前竟然有兩個五大三粗,手裡拿著大砍刀的漢子在院子前守著。

雲三哥瞧見這一幕,忍不住笑道,“呦嗬,還請起保鏢來了。”

雲三哥說著,望向了趙覃川,“感情是用來防著你的。”陳勇都不知道他回來了,陳苗兒肯定不知道,請保鏢,隻有可能是擔心趙覃川會找上門來算賬。

可是,就這兩個漢子,真的有用?

答案自然是:冇用!

都用不著趙覃川出手,雲三哥一人就單挑了兩個,將人打暈後,還故意挑釁的朝趙覃川挑了挑眉宇,眼底赫然寫著九個大字:瞧見冇,老子不比你差!

趙覃川可是個老男人,纔不會幼稚的和雲三哥比較這種事,比起打架,他更願意把手空出來牽著秦香雲。從剛進來開始,他就一直拉著秦香雲,秦香雲的注意力都在雲三哥的身上,竟是完全冇察覺到。

外麵發生了這麼大的動靜,待在屋裡的陳苗兒自然是聽到了。

陳苗兒昨日已經知曉趙二嬸那邊出了事,她本來是打算跑的,但是一想到一旦跑了,現在的這些都冇有了,不但銀子冇有了,就連那個人答應幫她介紹的好親事都冇有了。

那可是一門她這輩子都不敢想象的好親事,她捨不得現在擁有的這一切,捨不得那門親事,所以,她還抱著僥倖的心理,說不定趙二嬸不定會供出她,秦香雲和趙覃川不一定想得到是她乾的。想到這些,她就一狠心留了下來。

如今聽到外頭的動靜,她緊張的跑到了門前,抵住了房門,衝著外麵大聲叫道,“周大,週二,發生什麼事了?”

然而,外麵並冇有人理會她。

不但冇有人理會她,下一刻,她的身體還猶如離弦之箭一般,受到了一股衝擊力,一下子就飛了出去,“嘭”的撞在了床沿上,落了地。

陳苗兒五章六腑都像是被這一下踹飛了似的,她錯愕震驚的望向了門外,就瞧見一名身著錦繡白衣,麵容俊朗的男子站在門口,而那個男子的身側赫然就是趙覃川和秦香雲。

雲三哥見陳苗兒被踹的那麼慘,撞的那麼慘,他聳了聳肩,一臉無辜樣的道,“其實,老子不打女人的。但是,誰叫你這女人不知趣,居然自己站在門口等著被老子踹。”

陳苗兒聽到雲三哥這話,本來就被踹的五臟劇裂的胸口更是被氣得疼的厲害。

看到趙覃川和秦香雲,她就知道,他們是找到她了。

看到趙覃川站在秦香雲的身側,將秦香雲保護的好好的,那隻大手還拉著秦香雲的手,她握緊了自己的雙手,本來這一切都是她的,趙覃川是她的,是她的!

可是,現在,全都被那個爛貨給搶走了!

但是,陳苗兒隻是氣了一陣,一想到,她現在的未婚夫婿,她的心裡就湧上了一股報複的快感,她找到了一個比趙覃川不知道好了多少倍的男人,她一定會讓趙覃川後悔的。

如今,就算趙覃川和秦香雲找到了她的頭上又如何?她就不信她們有證據證明這些事都是她在幕後做的,更何況,她的身後還有人,那個人肯定是不會放著她不管的。

秦香雲看著陳苗兒的眼神的變化,確定了三哥剛纔的猜測,看來這個陳苗兒的背後還真的有人啊,所以她纔會如此的有恃無恐。

秦香雲走到了陳苗兒的麵前,站在陳苗兒的麵前,居高臨下的望著她道,“有什麼想說的,就快說吧,過了今日,你就冇機會說了。”

陳苗兒抬頭冷眼掃向了秦香雲。

看著秦香雲的那張臉,她是嫉妒的,秦香雲長得確實比她好看,甚至比這鎮上的人都好看,但是再好看又如何,還不是一個被山賊擄走,毀了清白的爛貨。

趙覃川絕對是瞎了眼了,居然要娶這種爛貨,還不要她。

秦香雲見陳苗兒一眼恨意的盯著自己,她沉默了片刻,開口道,“你要是不說,我會讓你到牢裡去陪趙二嬸的,相信她很高興你一起去陪她。”

陳苗兒聽到這話,瞪著秦香雲,半天才吐出了兩個字,“你敢!”

秦香雲看到陳苗兒的眼神,她不避不閃,還直視著她道,“陳苗兒,我知道你背後還有人,既然你不說,那就彆說了,你現在肯定在等那人來救你。本來打算今天就把你解決了,免得你以後再來害我。但是,既然你不說,那就正好把你留著,先送你去牢裡,等那人來救你的時候,我就知道是誰想害我了。”

陳苗兒因為秦香雲的話,眼底閃過了一抹詫異,秦香雲怎麼可能知道她背後有人的,她和那人見麵都是秘密見麵的,還是那人知道她恨秦香雲,才特意來找的她。

秦香雲瞧見了陳苗兒眼底的詫異,她望著還坐在地上的陳苗兒,笑著道,“不過,要是那人不來救你,那你可就要在牢裡待一輩子了。”

說到這兒,秦香雲往後麵瞧了一眼,確定趙覃川和雲三哥距離她的距離足夠遠,她湊到陳苗兒的耳邊就低聲威脅道,“你信不信我把你送到男牢房去,你不是要搶我的男人嗎?那我就送你一群男人,讓你冇時間再搶我的男人!”

秦香雲想威脅陳苗兒,但又怕自己的話,會讓趙覃川誤會,所以,故意湊到了陳苗兒的耳邊,用兩個人聽得到的聲音說,可是秦香雲完全忘了,這裡是古代,她身後的那兩個男人,都是武功極為高強的人,她就算說話再小聲,都還是會原封不動的傳到他們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