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這個像是從原始叢林出來似的男人的時候,秦香雲還真是被嚇了一跳,這就是梅花村的村長?這人看起來不過二十歲的模樣,可是這臉上的大鬍子……

梅辛蘭這時候才發現趙覃川的身邊還站著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子,他上下打量了秦香雲一眼道,“這就是你娶的那個小媳婦?她可真是挺會惹事的,竟然能搞到你都出手了。”

趙覃川冇有和梅辛蘭廢話,直截了當的開口道,“把你們村上次冇有參與,也冇有意思要參與的人都召集過來,我有事宣佈。”

梅辛蘭瞧了趙覃川一眼,像是早就習慣了他這個模樣,打了個哈欠道,“自己找去,本公子懶得緊。”像是知道趙覃川會找來,梅辛蘭,將早就準備好的名單,直接丟到了趙覃川的懷裡,然後,轉身,關上了房門,完全冇有要請他們進去坐的意思。

趙覃川拿到了名單,也冇有再往梅辛蘭那裡瞧一眼,而是帶著秦香雲朝名單上的人的家裡找了過去。

去找人的路上,秦香雲時不時的偷瞄趙覃川兩眼,無疑,她對他很好奇,隨著開始瞭解他,她對她越來越好奇,她的丈夫的身上似乎藏著很多秘密,他似乎還認識很多人,比如剛纔那個滿臉黑鬍子的年輕公子,一看就不像是簡單的山野村夫。

趙覃川從來冇有隱藏他的武功,也從來冇有在秦香雲的麵前隱藏他認識的人,甚至,趙覃川開始帶著秦香雲走進他的世界,走進他的生活。

如秦香雲猜想的那般,梅花村的人確實和趙覃川很熟悉,他們看到趙覃川就像見到親人一樣,特彆的熱情,就連秦香雲也跟著受到了熱情的款待。

秦香雲跟著趙覃川找到了那些人,剛說出要三倍價錢請她們回去幫工,她們都是一樣的反應,錯愕吃驚驚喜,然後是,要求保持原價。

其中一個還拉著秦香雲道,“川子媳婦,上次的事情,我們都聽說了。就算村長不說,光憑你是川子的媳婦,我們都不會去乾那種白眼狼才做的出來的事情的。我說川子的媳婦啊,就算你不給我們工錢,我們都是樂意幫忙的。”

秦香雲聽到這番話,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是做了什麼事了,讓整個梅花村的人都看在她是他媳婦的份上,這麼無條件的支援她。

趙覃川見秦香雲望著自己,他眸光深邃的回望了回去。

秦香雲被趙覃川的視線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不敢直視的彆過了頭,“這位嫂子,我真的感謝你們,這樣吧,你們村裡有種植花生嗎?以後,我需要的花生都從你們這裡收購,價錢和在我們桃花村收購的一樣,你們的工錢,我先升到兩倍。要是能一直合作下去,以後升到三倍、四倍,都是可以的。”

梅花村的人被召集過來的聽到這話,尤其是家裡有花生的,臉上都露出了喜色。

他們的花生運到鎮上賣肯定是不如賣給秦香雲值錢的,秦香雲願意買他們的花生,對他們來說,絕對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趙覃川本打算到其他地方給秦香雲運來花生,見秦香雲在經曆了那麼大的迫害後,還願意相信這附近村子的人,他看了秦香雲一眼,突然伸手蓋在了秦香雲的頭上。

秦香雲被趙覃川的舉動弄得愣了一下,她抬頭望向了趙覃川,卻見趙覃川已經收回了手,臉上一點兒表情都冇有。

無論是花生的事情還是人工的事情,一個梅花村就全都解決了。當然,梅花村也還是有那種上次想趁機抬價的,而這些人全都被秦香雲排除了出去。留下他們後悔不迭的。

當天,梅花村的村民就推著木板車,帶著花生,和趙覃川、秦香雲一起去了桃花村。桃花村的村長收到訊息,帶著桃花村的村民熱情的歡迎了他們的到來。

花生的事情,到這裡就算是徹底解決了。

當其他三個參與鬨事的村落,得知了這件事,他們後悔的腸子都青了。如今他們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不但冇有銀子賺了,還將所有的銀子都親手送到了梅花村的人的手裡。

以前還嘲笑梅花村膽子小,冇錢賺的人,更是又氣又惱,恨不得一切恢複到原樣,至少那樣,她們還可以賺到點銀子。可如今呢,就因為貪心,不但銀子冇了,村裡還有其他人現在還被關在牢裡,湊不到銀子,就無法將人給贖出來。

趙覃川和秦香雲將梅花村的人領到村裡,秦香雲將一切都安排好了,就從村長那兒得知,村民們將那些被野豬拱了的蔬菜瓜果都運到她家了,白大夫已經幫忙收了貨。

秦香雲聞言,剛打算去和趙覃川說一聲,她先回去,將村民們運送到她家裡的那些被野豬拱了的蔬菜瓜果處理一遍,趙嬸就走了過來,拉著她的手道,“川子媳婦,你明日可有空?我家老爺子明兒個想請你和川子一家吃個飯,既為上次的事情道歉,也是向你道謝。”

秦香雲聽到這話,有些詫異,“趙嬸,我……”

趙嬸也知道這是有些為難秦香雲了,畢竟秦香雲和趙家的人都不熟悉,趙家人還有其他讓人噁心的人存在,但是,趙老爺子親自找到了她,趙老爺子以前冇分家的時候,就對她挺好的,她也是不忍心拒絕纔過來試試的。

“川子媳婦,要是冇有時間就算了,我回去和老爺子說一聲。”

以前趙嬸幫了秦香雲很多,現在都還在幫她,秦香雲沉默了片刻,最終開口道,“趙嬸,我明兒個有時間,是中午還是晚上?”

趙嬸聽到秦香雲的回答,她既不好意思又有些高興的道,“晚上。”

“恩,好。但是,趙嬸,我需要先和我家當家的商量下。”

“好。”秦香雲說要和趙覃川商量也是應該的,趙嬸很高興的就同意了。

趙覃川現在就在不遠處,正在看著其他村民處理花生的事。秦香雲走到了趙覃川的麵前,剛想開口和趙覃川說這事,趙覃川就轉身望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