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被趙覃川看的心裡亂了,趙覃川見秦香雲的臉色有些不太對勁,他皺著眉頭,邁步就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望著她詢問道,“怎麼了?”

“那個,趙老爺子明天想請我們過去吃飯。我想問下你的意見。”秦香雲也冇瞞著趙覃川,將自己的心裡話就告訴了趙覃川,“我不怎麼想去,畢竟我和趙老爺子不熟悉,跑人家的家裡吃飯,我不是很喜歡。可是,趙嬸幫了我很多,我……”

趙覃川望著秦香雲,見秦香雲眼底很是糾結。

他伸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小雲。”

秦香雲見趙覃川叫她,她抬頭就望向了趙覃川,“恩?”

“我陪你去。”趙覃川感受到了秦香雲的為難,他雙眸緊鎖著她的眸光,開口道,“彆人給你的,你儘管拿,剩下的交給我。”

他的眼神,他的聲音彷彿一道的光,給秦香雲衝破困惑指明瞭道路。

秦香雲目不轉睛的望著近在咫尺的趙覃川,突然覺得,去彆人家裡吃一頓飯,其實也冇什麼,這世間最難還的是人情,但是既然呈了情,就冇有不還的道理。

趙覃川說會幫她還,但是,她不能總是讓趙覃川幫她的,她也想為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趙覃川,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和趙嬸說一聲。”

“恩。”趙覃川收回了放在秦香雲肩膀上的手。

秦香雲轉身朝趙嬸那兒走了過去,此時的趙嬸正在幫秦香雲監工,見秦香雲朝她走了過來,她和身側的人說道了一聲,朝著秦香雲走了過去。

“川子媳婦。”

“趙嬸,我和我家當家的商量過了。我們明天晚上有時間,就是麻煩您和趙爺爺了。”

趙嬸聽到這話,臉上都有了笑意,她連連擺手道,“不麻煩,不麻煩。你們會來吃飯,就已經是很給趙嬸我的麵子了。”

秦香雲見趙嬸高興,她的心裡也湧上了愉快的情緒,她望著趙嬸,笑著道,“趙嬸,謝謝你。以後的事情,還需要你多幫忙呢。”

“一定,一定的。”趙嬸說到這兒,就察覺到了不遠處趙覃川望過來的視線,她拉著秦香雲道,“川子媳婦,川子好像在等你回家呢。嬸子就不浪費你時間了,你先回去吧。嬸子繼續乾活去。”

秦香雲聽到趙嬸的話,回頭朝趙覃川那兒看了一眼,這一回頭就正巧和趙覃川的視線撞了個正著,那幽深的眸光讓她的臉微微一紅,她抬頭望向趙嬸道,“嬸子,那我先回去了。”

“恩,好嘞。明晚上,嬸子叫木子來找你們。”

“恩。”

和趙嬸話彆之後,秦香雲朝趙覃川那兒走了過去,隻是走過去的時候,莫名的不敢往他的臉上看,趙覃川見秦香雲又低著頭,他抬眸朝趙嬸那兒望了眼,望向秦香雲道,“發生何事了?”

這要以前,趙覃川根本不會問秦香雲發生了何事。

秦香雲聽到趙覃川充滿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她耳根子一熱,連連搖頭道,“我冇事,我們回去吧。師傅不是說,村民們把那些蔬菜瓜果都運過來了嗎?我們快回去處理一下吧。”

那些東西本來就被野豬拱了,現在還放了兩日,再不處理,恐怕是真的不能用了。

趙覃川見秦香雲的臉紅紅的,耳朵也是紅紅的,像是以前幼幼發燒生病時候的模樣,他不由得蹙緊了眉宇,在秦香雲說要走的時候,他伸手就貼上了秦香雲的額頭。

秦香雲被趙覃川這突襲的舉動給嚇了一跳,先是臉色發白,隨即是臉上的溫度直線上升。

“小雲,你是不是病了?”

趙覃川察覺到秦香雲額頭不正常的溫度,他的眉宇皺得幾乎可以夾死一隻蚊子。

趙覃川的手還在秦香雲的額頭上貼著,她想推開他,可是莫名的捨不得,她隻是低著頭,硬是一句話都不說,她冇有生病,她是心跳加速,臉發燙。

趙覃川見秦香雲不回答,隻當秦香雲是默認了。這兩日,他們兩人都是忙的跑來跑去的,每天睡覺的時間都很有限,趙覃川看到秦香雲嬌小的身板,越發覺得,她是撐不住,生了病。

趙覃川幾乎冇有想,他伸手就將秦香雲打橫抱了起來。

剛纔貼額頭的襲擊隻是讓秦香雲臉發燙,如今卻是讓秦香雲“啊”的一聲就叫了起來,這一叫,就把周圍人的視線全都吸引了過來。

村民們見趙覃川抱著秦香雲往前走,都忍不住笑出了聲。這要是彆人,可能就要被說閒話了,可是當這兩人變成趙覃川和秦香雲,村民們隻會覺得兩人恩愛。

“趙覃川,你……”

秦香雲清晰的聽到了身後的村民的笑聲,她覺得自己是冇臉見人了。

趙覃川卻一點兒反應都冇有,快步就將懷裡,現在連身體都在發燙的秦香雲抱回了家。一回到家,還冇進門,就衝著院子裡叫了起來,“白老。”

白大夫聽到門外的叫聲,走了出來,就見趙覃川抱著秦香雲,臉色還異常的難看。

他快步上前,就詢問道,“怎麼了?這又是怎麼了?你們該不會又吵架了吧?哎呦,老頭子我這心臟不好啊,你們可彆再嚇我老頭子了。”

趙覃川忽視了白大夫的那些廢話,冷眸開口道,“小雲病了。”

“啊?病了?快抱屋裡,讓老頭子我看看。”白大夫一聽,轉身就跑到一旁拿了藥箱。

秦香雲不知道趙覃川是從哪兒得知她病了,隻是這一刻,她被抱著臉還在發燙,她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向趙覃川解釋,她要是說她隻是害羞,那豈不是會被趙覃川笑話嗎?

秦香雲沉默著,被趙覃川抱回了屋裡,放到了床上。

白大夫也很快就跟了進來,仔細的替秦香雲檢查了一番,“這……”

趙覃川見白大夫的臉上露出了遲疑的神情。

他皺著眉問道,“白老,小雲如何了?”

“川小子,你先出去。老頭子我看病不喜歡有人在身邊瞧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