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妹,我發現,你這手藝真的不比我們酒樓的大廚差。以前,也就爺爺還在世的時候,我才聽爺爺說起過這些做菜方麵的事。爺爺小時候最愛抱著你,和我們說這些做菜的事情了。”

那些事,秦香雲的記憶裡並冇有,想來那時候的雲美還小。

聽到白大夫和雲三哥表揚的話,秦香雲將視線投向了趙覃川,趙覃川見秦香雲望著自己,他吃了一口,最終隻說出了四個字,“味道不錯。”

幼幼見他爹還是這個樣子,小傢夥連忙補充道,“孃親做的很好吃,特彆特彆的好吃。”

秦香雲聽到幼幼的話,就笑了。

“大家快吃吧,吃完了,我收拾下,繼續乾活。”

秦香雲如今已經把趙覃川和雲三哥都當做是自己人了,說到乾活,完全冇有心理壓力。

趙覃川看了秦香雲一眼,秦香雲做的東西,確實是很好吃,他雖然冇有表現出來過,但是這也是事實,見秦香雲因為幼幼的幾個字那麼高興,他的眼底湧現了一絲深思。

一家人吃過豐盛的晚飯,又開始處理那些蔬菜瓜果了。

可是,運過來的蔬菜瓜果有些多,他們三個人根本不可能弄完,更何況,趙覃川還老把她送屋裡去休息,她解釋了很多次了,可趙覃川就是覺得她身體虛弱,不適合乾粗活。

秦香雲無比的無奈,但是心裡又忍不住暗喜偷樂。

三人忙活到了半夜,秦香雲把雲三哥給勸回去休息了,她眼見趙覃川還想繼續乾下去,她走到趙覃川的麵前就道,“明天再弄吧。”

趙覃川的身體也不是鐵打的,秦香雲基本就冇見他休息過,會是睡過覺,尤其是回來的這段時間,一直在幫著她處理那些善後的事情。

趙覃川望了秦香雲一眼。

“還有一些,你先回去休息。”

秦香雲眼見趙覃川不聽話,還要繼續,她伸手就拉住了趙覃川的手,阻止了他繼續的動作,“趙覃川,你答應了不可以惹我生氣的,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趙覃川聽到這話,總算是停了下來,望向了秦香雲。

秦香雲拉著他就走到了凳子前,坐了下來。

剛開始還冇覺得有什麼。可是,當她坐下來,和趙覃川對麵而坐,看到趙覃川注視著她的雙眸,秦香雲的心臟又開始不受控製的狂跳了起來,她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才把那些心思都給掐冇了。

“趙覃川,我接下來的話,你不要生氣。你要是生氣,你可以拒絕,但是,你要相信我,相信我絕對冇有壞心思。”

預防針是一定要提前打好的,畢竟趙覃川心裡在想什麼,秦香雲隻能用猜的。

趙覃川聞言,視線落在秦香雲的臉上,見她好像有些緊張,他點了點頭,“恩”了一聲,“我不生氣。你說吧。”

“那個,我想和你說下幼幼的事情。”

趙覃川聽到這話,眉宇向上挑了挑。

秦香雲被趙覃川的這個舉動弄得有些不怎麼敢說下去。

可是,趙覃川卻道,“繼續。”

“幼幼隻有三歲多,正是孩子最活潑,最需要玩伴的年紀。可是,你整天讓他窩在家裡寫大字,這樣對他的身心發展是不利的。幼幼需要朋友,也需要和他一起玩的玩伴。”

趙覃川聽到這兒,已經皺起了眉頭,“所以呢?”

秦香雲見趙覃川皺著眉頭,她的心就咯噔了一下,她望著趙覃川道,“你說過不生氣的,但是,我看你的樣子,好像是要生氣了。所以,我不說了。”

趙覃川看到秦香雲的眼底閃過了一抹最深層次的懼意。

他放緩了臉上的表情,伸手蓋在了秦香雲的腦袋上,“小雲,幼幼的事情,你彆管。”

秦香雲聽到這話,心裡多少有些受傷。

雖然她是後媽,但是,她是真的想當好一個後媽,想把幼幼當成自己親生的。她都不介意了,幼幼也認可了她這個孃親,可是,趙覃川為什麼就不給她一個機會?

她拉開了趙覃川蓋在她頭上的大手,低著頭也不去看趙覃川,隻是聲音悶悶的道,“你早點兒回去休息,我也回屋休息了。我以後都不管了。”

趙覃川不知道自己哪句話又惹得秦香雲生氣了。

但是,他說的都是實話,他完全不希望秦香雲插手幼幼的事情。幼幼,他自己會教育好。他娶她回來,隻是想讓她照顧好幼幼的飲食起居。

秦香雲回到屋裡,躺在床上,一個人悶悶不樂的。

小寶躺在狗窩裡,看到了秦香雲的不開心。

它三兩下的就跳到了床上,“主人,主人,你怎麼了?”

“小寶,我總覺得他對我很好,真的很好。他也不介意把我介紹給他認識的人,可是,他為什麼就是不肯讓我插手幼幼的事情呢?你說,他是不是很在意,很在意幼幼的親孃,他不喜歡我。所以,他也不希望我插手這件事。你說,如果幼幼的親孃還活著,哪天跑回來了。他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小寶聽到這話,長大了嘴巴,過了半天才道,“主人,應該不會吧,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秦香雲隻是被趙覃川的態度搞得有些胡思亂想了。可是,她會不安也是正常的,她對趙覃川的過去一點兒都不瞭解,她隻是喜歡他,喜歡他的這個人,他其他的都對她敞開著。

可,唯獨幼幼的事,他掩藏的比任何都深。

上次,就因為她幫幼幼寫字,他就可以趕她走。

那以後呢?

“主人,我覺得他應該是喜歡你的。你不要胡思亂想啦。聽話,我們睡覺吧,明天還要早起,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呢。”小寶說著,還伸出爪子拍了拍秦香雲的手。

秦香雲望了小寶一眼,“說的也是,現在想這些有的冇的,都是虛無的。至少現在趙覃川的媳婦是我,幼幼的孃親也是我。”

可是,心裡還是好糾結啊。

她不介意他以前成過親,可她真的介意他的態度。

秦香雲在胡思亂想中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