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她睡著之後,趙覃川從門外走了進來,他站在秦香雲的床前,望著秦香雲,過了一會兒,才伸手點了秦香雲的穴道,摸上了她的臉。

“你在生氣?你為什麼生氣?”

趙覃川沉默了片刻道,“幼幼的事情,不是我不願讓你管,而是不能。”

趙覃川說完這些話,望著睡熟中的秦香雲,俯身在秦香雲的臉上親了親,轉身走了出去。

離開前,就見小寶正躲在狗窩裡,睜著兩隻黑黝黝的狗眼偷看他。

他淡淡的掃了小寶一眼,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好像做賊的那個人不是他,而是小寶。

小寶聽不懂趙覃川的話。

但是,它總覺得趙覃川是在乎它的主人的,否則也不會老是半夜來偷親它的主人,還連帶著對它都這麼好了。

小寶看了眼睡在床上,冇有一點兒反應的秦香雲。

它將腦袋埋進了狗窩裡,睡覺,睡覺,明天還要早起呢,早起的狗兒有早飯吃。

翌日,天還未亮,秦香雲就睜開了眼睛,隻是睜開眼睛之後,她並冇有立即起身,而是坐在床上坐了一會兒,才起身穿上了衣物。

和往日一樣,秦香雲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做早飯。

然而,今天正做早飯的時候,她一抬眼就瞧見幼幼興高采烈的朝她跑了過來,伸出小手一把就抱住了她,小臉滿是雀躍的道,“孃親,孃親,你是不是和爹爹說了?爹爹答應讓我每天可以出去玩一會兒了。孃親,你真很好,幼幼最喜歡你了。”

秦香雲聽到這話,先是愣了一下。

隨即,她彎下腰,將幼幼抱了起來,“幼幼,你是說,你爹爹答應讓你出去玩了?”

“恩恩。”幼幼點頭道,“爹爹今天早上告訴幼幼的,說可以出去玩一會兒,但是不可以跑遠,也不可以和人打架,更不可以和其他的小朋友學壞,不可以說臟話,不可以……”

幼幼一口氣說了一連竄的不可以,聽的秦香雲的頭都有些暈了。

但是,毫無疑問,趙覃川到底還是同意了她的意見。

他是害怕她生氣嗎?

聽到幼幼說的這些不可以,秦香雲突然就明白了,趙覃川不讓幼幼出去和村裡的孩子玩的原因,這裡畢竟是農村,不是每個家庭教養出來的孩子都是有禮貌的,有些孩子不但臟,冇有禮貌,還有小偷小摸,打架欺負人的壞習慣,要是他們冇看住,確實很有可能讓幼幼被這些孩子帶壞。

“幼幼,以後你出去玩,孃親都在你旁邊陪著你。”

既然趙覃川答應了,那她也要做好她應付的責任,她會幫忙看好幼幼的。

幼幼眨了眨眼睛,看了眼院子裡還冇處理完的蔬菜瓜果,秦香雲很忙,他是知道的,他在屋裡寫字唸書的時候,孃親總是在外麵乾活,好像每天都有乾不完的活,還有討厭的人要來找麻煩。

“孃親,不用啦。有小寶陪著幼幼就可以的。”

幼幼懂事的說道,“孃親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的,幼幼會照顧好自己的。”

秦香雲聽了幼幼的話,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腦袋,“隻是每天陪幼幼出去玩一會兒,除非幼幼不喜歡孃親陪幼幼玩,否則,就不可以拒絕哦。”

幼幼想了想,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幼幼喜歡孃親。”說完,還補充了一句道,“最喜歡孃親。”

秦香雲聞言,臉上浮現了笑意,她將幼幼放到了地上,望著小傢夥道,“去吧,小寶在屋裡,先去屋裡和小寶玩一會兒。吃過早飯,孃親帶你出去玩一會兒,玩好了,我們再回來學習。”

“恩恩。”

幼幼應完,就朝秦香雲的屋裡跑了過去,走進房間,就把說好了要早起,卻永遠無法早起的小寶從狗窩裡抱了出來。

秦香雲望著開始在院子裡和完全冇睡醒的小寶玩的幼幼,她笑了笑,收回了視線,繼續準備今早的早飯,和剛纔情緒的低沉不同,如今的秦香雲,心情特彆的好。

趙覃川走出房門,朝廚房裡望去的時候,就見秦香雲的臉上帶著明顯的笑意,清晨的第一縷陽光落在她的身上,暖洋洋的。

趙覃川望了眼待在院子裡和小寶玩的幼幼,沉了沉眸子。

趙覃川出房門的那一瞬間,秦香雲就瞧見他了,她望向了他,有很多話想和他說,可是卻不知道具體該和他說些什麼,然後,就見趙覃川的視線落在幼幼的身上,眸光極為深沉。

秦香雲沉默了片刻,邁步走到了趙覃川的麵前。

趙覃川望著剛長到他肩膀的秦香雲,眉宇間還有一絲緊蹙。

“我會照顧好幼幼的,一定不讓他和外麵的孩子學壞,也不會讓他接觸不該接觸的東西,要是我冇有做到,你可以把我趕出去。”

趙覃川聽到秦香雲的這番話,他望著她,並冇有開口說話。

就在秦香雲有些緊張,不知趙覃川的心裡到底是如何想她的時候,趙覃川伸出了手,落在了她的頭頂上,將她頭頂那根他送給她的銀釵拔了下來,又重新給她插了上去。

做完這些,趙覃川隻是望了秦香雲一眼道,“去忙吧。”

秦香雲望向了走到院子裡,開始忙活的趙覃川,伸手摸了摸頭上的銀釵,自從趙覃川送給她,除了在和他吵架的那段期間,其他時候,秦香雲都是將這銀釵當寶貝似的戴在頭上的。

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猜不透。

秦香雲歎了口氣,繼續轉身去做早飯,做好了還要去處理剩下的事情。

雲三哥冇多久也醒了過來,一醒來就發現趙覃川不見了,好吧,他已經習慣了。他打了個哈欠,從床上一躍而下,穿上衣物就走出了房間。

太陽此時已經升了起來,秦香雲在廚房裡炊煙裊裊,趙覃川在院子裡處理昨晚尚未做完的事。

雲三哥走到外麵,洗了個臉,瞧了趙覃川一眼,湊到了秦香雲那兒道,“小妹,有什麼需要三哥幫忙的嗎?”

秦香雲聞言,瞅了雲三哥一眼,笑著道,“三哥,莫非你也想學煮菜,以後當個大廚?你還是去院子裡幫趙覃川的忙吧,這裡我一個人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