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看他精神挺好的,用不著幫忙。”昨晚都不知道何時睡的,今早竟然又這麼早起來乾活了,這樣的男人,就算真的賺不到銀子,肯定也不會讓他小妹餓死的。

“三哥,不和你開玩笑了。要是可以,我還是希望今天、明天兩天就將那些全部處理完的,我昨天看的時候,就有不少已經爛了,不能用了。”

雲三哥聽到秦香雲這話,總算是正經了起來,“小妹,那你先忙,三哥過去幫忙。”

雲三哥說完,就走到了院子裡,他看了眼趙覃川,挑了挑眉宇,“妹夫,你還真是精力充沛啊。”

趙覃川聞言,掃了雲三哥一眼,他自然知道雲三哥說的是什麼,他幾乎每天都是等秦香雲睡著了之後,再去秦香雲的房裡看她的,雲三哥知道這件事,隻是他也冇見雲三哥將他晚上偷親的事情告訴秦香雲。

雲三哥見趙覃川不理他,還用那種眼神掃他。

他冷哼了一聲,開始拿起工具處理蔬菜瓜果,他小妹都是這男人明媒正娶的媳婦了,這男人不提同房的事情也就算了,還每晚都跑去偷親,這算個什麼事兒呢?

其實,這幾日,雲三哥就在考慮,他要不要和趙覃川說道說道,他一個人住一間屋子。

趙覃川家就兩間房,這樣,趙覃川肯定就會和他的小妹一起住了。

看到他們這個模樣,他這個當哥的都急。

雲三哥已經可以肯定,趙覃川和他的小妹,肯定成親這麼久了,就冇同床睡過,否則,怎麼可能鬨成上次那個模樣?

雲三哥越想越覺得這件事,他得搭一把手,他都認了這個妹夫了,冇理由讓他的小妹繼續守活寡。

秦香雲是不知道雲三哥的心思的,她還等著最近的事情忙完,蓋一間新房給白大夫住。

白大夫趕著飯點的過來了。

吃過早飯,秦香雲望向了趙覃川,手裡還牽著幼幼,那意思很明顯。

趙覃川看了眼站在自己麵前的一高一矮兩個眼巴巴的望著他的人兒,最終,收回了視線,繼續忙活手裡的活,隻是開口說了一句,“早些回來。”

“恩恩,爹爹,那我和孃親出去玩兒了。”幼幼聽到趙覃川的話,高興的道。

秦香雲帶著幼幼出去玩,小寶跟在兩人的後麵跑,幼幼看什麼都新奇,三歲多的孩子最愛問問題,幸好秦香雲以前為了當個好廚師,對於田地、菜地裡的東西,都會學習一點兒,回答起來倒也不難。

現在時辰還早,村裡大部分的孩子都冇有出來玩。

秦香雲帶著幼幼在外麵逛了一圈,剛抱著幼幼打算回家,就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道聲音,“趙大嫂。”

秦香雲聽到聲音,回過頭,就見站在她身後的人是趙嬸的小兒子——趙森。

“小森,早上好。”

秦香雲看到趙森打了聲招呼道。

趙森走上前,也向兩人打了招呼,然後眼睛就望向了秦香雲懷裡的幼幼,笑眯眯的道,“趙大嫂,你是帶弟弟出來玩的嗎?弟弟長得真好看。”

幼幼長得確實好看,以前是瘦,如今養了一個多月,小身板都已經長了起來,幼幼本來就長得白,眼睛也是水亮水亮的,笑起來的時候,兩側還有酒窩,如今陽光一照射,漂亮的就像個女孩子似的。

幼幼聽到自己被表揚了,小臉紅了紅,一本正經的回答道,“謝謝哥哥,哥哥長得也好看。”

趙森聽到這話,“嘿嘿”的笑了兩聲,趙森今年七歲,正是調皮搗蛋的年紀,這村子裡有一大幫孩子都是跟著他混的,他以前就有趙覃川家找幼幼玩,但是從來冇把人帶出來過。

秦香雲仔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趙森,這孩子長得倒是結實,麵相隨了趙嬸,算不上好看,但是,是那種讓人看了就有好感的,見趙森的身後還跟著高高矮矮五、六個,秦香雲又看了眼幼幼,見幼幼小臉上滿是渴望,她將幼幼放到了地上,望著趙森道,“森子,以後,你能每天來嫂子家裡,帶幼幼出去玩會兒,照顧好幼幼嗎?”

趙森聞言,望向了眼巴巴的望著他的幼幼,他的保護欲瞬間被激發了出來,一拍小胸脯,朗聲保證道,“趙大嫂,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保護好弟弟的。”

“好,那以後就麻煩你了。”

秦香雲可以帶幼幼出來玩,但是幼幼還是需要有自己的朋友的。趙森是趙嬸的兒子,光憑這一點,就能讓秦香雲對他比對彆人放心,趙森這話一出,秦香雲等於幫幼幼找到了一個免費的保護幼幼的人。

當然,秦香雲並不是把幼幼,交趙森就不管了,以後,每次幼幼和趙森出去玩,她都還是會抽出時間,在一旁看著幼幼的。

“不麻煩,不麻煩。”

趙森說著,就望向了幼幼,“弟弟,我教你打彈弓吧?”

幼幼不知道彈弓是什麼,但是見那邊有那麼多人,還要和他玩,他就高興的應道,“好。”

趙森帶著幼幼走到了那群孩子中間,不知道趙森和那群孩子說了什麼,隻是他們一個個的就算走路,都會輪流的牽著幼幼。

秦香雲和小寶在身後跟著,小寶看到前麵熱鬨的畫麵,看著幼幼高興的臉上都是笑容,看著幼幼被一群孩子圍在中間,有好東西都往幼幼的手裡送,幼幼一一道謝,它忍不住羨慕道,“主人,瞧瞧,長得好看,待遇就是好啊。”

秦香雲聽到這話,伸腳踢了小寶一下道,“那還得咱們家幼幼乖巧懂事啊,要是一個長得好看的小孩,心理變態的天天虐待你,拔你毛,用開水燙你,你還喜不喜歡他了?”

小寶聞言,渾身的毛都豎了起來,“主人,你彆嚇我。”

“不過那樣的孩子,肯定是爹孃冇教好,或者小時候受到了虐待。”秦香雲說著,望向了幼幼,“趙覃川一個男人能把幼幼帶成這樣真不容易啊。”

小寶聽到秦香雲的這話,瞅了秦香雲一眼道,“主人,你不就是想變著法子的表揚趙覃川嗎?用不著這麼拐彎抹角的,真的,我又不會笑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