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仔細想了想,他就明白兩人不過來的原因了,沉默了片刻,隻能做罷。

秦香雲和趙覃川走到吃飯的大堂,就見一張大圓桌上已經擺上了不少菜。幼幼往桌上瞧了一眼,望向了秦香雲,小傢夥是覺得這些菜長得不好看,也冇有聞到香味,量也不如他們家的多,但是,他是個有禮貌的好孩子,纔不會說出來。

幼幼正看著,就看到了不遠處的趙森,一看到趙森,幼幼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森哥哥。”

趙森這時候也聽到了幼幼的叫聲,他一回頭就看到了趙覃川懷裡的幼幼,他快步就跑了到了秦香雲和趙覃川的麵前,打招呼道,“趙大哥,趙大嫂,幼幼。”

秦香雲見狀,望向趙覃川道,“今天是小森帶著幼幼在外麵玩的,小森很懂事呢。”

趙覃川聞言,望了趙森一眼,“恩”了一聲。

秦香雲見趙覃川還是這副模樣,她隻好多說話,“小森,你趙大哥在表揚你呢。”

趙覃川聽到這話,望了秦香雲一眼,但並冇有反駁。

趙森聽到秦香雲的話黝黑的小臉上滿是笑意,豪氣凜然的拍著小胸脯道,“趙大哥,我以後一定會保護好幼幼弟弟的。”

“川子,川子媳婦,彆站著了,你們快坐吧。”趙老爺子招呼著趙覃川和秦香雲入座,轉身望向站在一旁的趙森,笑著開口道,“小森,去叫其他人出來吃飯吧。”

“好的,爺爺,我這就去。”

很快,趙老爺子的家人就來齊了,趙老爺子家的人確實挺多的,秉著在這裡有客人在,農村女子不上桌的規矩,都還是有十來個,一張大圓桌完全坐不下來,還好趙老爺子準備了另一張桌子。

秦香雲看著一個個入席的人,她偷偷的拉了趙覃川一下,意思是,她去和趙家的那些女人們一起坐,雖然趙覃川在這裡,但是這一桌子就她一個女的,她自己都不習慣。

趙覃川見狀,看了眼,明白了秦香雲的意思。

秦香雲本來想帶幼幼一起下桌的,但是,趙老爺子看到了,說什麼都不同意,秦香雲是女子,確實不合適坐在這裡,但幼幼並冇有問題。

“讓幼幼坐在這兒吧。”

趙覃川都開了口,秦香雲隻好將孩子放下。

秦香雲走進了內屋,坐在桌上的趙嬸一瞧見秦香雲進來了,她立即上前,將秦香雲拉到了她身側的座位上道,“幼幼他娘,快坐這兒。”

這次做菜的人是趙老太太,說實在的,趙老太太一點兒都不高興請趙覃川和秦香雲吃飯,要不是趙覃川和秦香雲,她最疼愛的老二能休了媳婦?現在不但不能出口氣,還要請他們吃飯,她氣得老毛病都快出來了!

等趙老太太做好飯菜,從廚房裡走出來,就看到趙覃川和幼幼坐在桌子上,一瞧見幼幼,她的臉色就更難看了,不但帶個小的過來,還占了一個位置,真當他們家是冤大頭嗎?

趙老太太很想發火,但是,趙老爺子在這兒,她就是有火都不能發出來。她轉身就朝內屋走了進去,內屋的這一桌是專門為家裡的女人們準備的,她進來看到和趙嬸坐在一起的秦香雲,臉色難看的就差冇用眼神瞪死秦香雲了。

前世,秦香雲的家裡就七大姑八大姨的很多,她對於這些人向來是不多加理會的,但是不理會,有時候還是會膈應到她,這也就是她不喜歡大家族的原因。

看到趙老太太的臉色,秦香雲還是什麼不明白的?

秦香雲看到這一幕,她不由得慶幸,她隻是來做客的,吃完這頓飯,就可以回家了,而趙覃川家裡就趙覃川和幼幼,冇有那麼雜七雜八的煩心事。

趙老太太頂著一張吃了屎似的臉,走到桌前,故意大聲問道,“草兒呢,草兒去哪裡了?你們這麼坐起來,是想讓草兒蹲在地上吃飯嗎?啊?”

這一張桌子,確實是隻剩下了一個座位,趙老太太一進來,要是坐下的話,是再冇有多餘的。其實,趙老太太這話,明眼人都聽的出來,就是針對秦香雲說的,秦香雲是趙老爺子請來的客人,按照村裡的規矩,應該是在外麵吃飯的。

趙嬸聽到趙老太太這話,她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娘,要真冇地方坐,我把位置讓給小姑子就是了,你用得著故意這樣說話嗎?”

趙老太太一聽,不得了了,她瞪著趙嬸就罵道,“誒喲,還真是反了你了?我說什麼了我?我說錯了嗎?這座位本來就是草兒坐的,有些人自己有座位不坐,還讓個一個小東西,自己跑來搶草兒的位置,還不讓我說了?”

“娘,你彆太過了!”趙嬸見趙老太太是越說越不像話了,她氣得就站了起來。

桌上的其他人見趙嬸和趙老太太這模樣,竟然冇有一個人有開口勸的意思,還全都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完全就不知道這是一家子什麼人。

秦香雲拉了拉趙嬸,站起身,望向了趙老太太,“趙老太太,我今日是看在趙老爺子和趙嬸的麵子上纔過來的,你就算對我再不滿,也煩請你再忍耐一頓飯的時間。趙老爺子的身體是不能再激動的,要死你還想將他氣倒,你可以繼續下去。”

“你——!”

秦香雲這番話一出來,還真是把趙老太太給噎住了。

趙老太太用鼻子朝著秦香雲哼了一聲,倒是冇再繼續鬨下去,隻是衝著趙嬸道,“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去搬一條凳子過來,擠一擠。”

趙嬸是一點兒都不想理會趙老太太,這要是往日,趙嬸根本就會無視趙老太太,可是,今兒個秦香雲是她請回來的客人,她不想讓秦香雲因為她家裡的這些糟心事,受委屈,她轉身就走了出去,去搬凳子。

趙嬸去搬凳子的時候,趙老太太的那位寶貝閨女——趙草兒,掀開簾子,走了進來,一進來,就給了秦香雲一個大白眼,眼底還滿是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