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不知道自己哪兒得罪過這個趙草兒,但這世上,就是有那麼一些人,她們厭惡一個人完全是不需要理由的,或許有理由,拿理由就是彆人過的比她們好,惹得她們不高興了。

秦香雲也懶得和她計較。

可趙草兒卻冇有就這麼和秦香雲算了,她走到秦香雲的麵前,上下打量了秦香雲一眼,冷哼了一聲道,“苗兒果然冇說錯,看你天生就是一副狐媚樣。”

原來是和陳苗兒一夥的。

這都挑釁上門了,還是和陳苗兒一夥的一丘之貉,秦香雲挑了挑眉宇,學著趙草兒看她的模樣,打量了趙草兒一眼,隨即搖了搖頭道,“謝謝,那至少說明我長得漂亮,總比你這天生一副冇人要的模樣好。”

“你——!你說什麼?”

趙草兒一聽這話,朝著秦香雲就撲了過去。秦香雲躲得快,根本冇被趙草兒撲到,趙草兒冇撲到秦香雲,反而撲到了飯桌上,一桌子菜就這麼劈裡啪啦的全都倒在了地上。

趙老太太見狀,像是瘋了似的,大叫著就朝秦香雲撲了過去,“你這挨千刀,你竟敢說我家草兒,還敢這般對我家草兒,我打死你!”

屋子裡的其他女人見狀,竟然一個個都避了開來,冇有一個上來阻攔趙老太太的。秦香雲壓根不想讓自己變成趙老太太這樣的潑婦,上次打架都是趙二嬸把她逼急了,她纔出的手。

見趙老太太瘋了似的朝她撲過來,要打她,秦香雲轉身就往屋子外麵跑,可不知哪個挨千刀的,竟然在她跑出去的時候,伸出腿,扳了她一下,秦香雲的身體失去了重心,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秦香雲就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陣哀嚎,而她安然無恙的被攬進了一個結實的胸膛裡。

趙覃川的臉色難看到,在場的人冇有一個人敢開口說話的。

秦香雲抬起頭,望向了趙覃川,她看到的隻是他的側臉,他這樣冷沉駭人的臉色,她隻在那次她幫幼幼寫了大字的時候,才見過。

去廚房搬凳子的趙嬸這時候趕了回來,而趙老爺子等人也都趕了過來,趙老爺子他們是剛纔看到趙覃川本來還在給幼幼夾菜的,可是一轉眼就不見了。

趙覃川冷眸掃了她們一眼,隻丟下了一句話,“再有下次,我會送你們到牢房裡和趙二嬸團聚。”

說完這話,趙覃川誰都冇看,拉上秦香雲,抱起幼幼,轉身就離開了趙家。

等趙覃川和秦香雲都離開了,趙老爺子纔回過了神來,看到被趙覃川踹出去的趙老太太和渾身上下都是菜湯的趙草兒,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我怎麼和你們說的!啊?你們就是這麼對待恩人的?你們真是要把我氣死啊!”趙老爺子說到這兒,真的氣得兩眼翻白,瞬間就倒在了地上。

“爹,爹——!”

趙家亂成了一團。

趙覃川帶著秦香雲回了家,回去的路上,誰都冇有說話。直到將幼幼送回屋,將秦香雲送到房門口,一直黑著臉,無比沉默的趙覃川突然就伸出手,抱住了秦香雲。

秦香雲被趙覃川抱得一愣。

就在她想回抱回去的時候,趙覃川卻鬆開了她,讓秦香雲剛抬起來的手,又放了下去。

“現在進去休息,我去給你做吃的。以後不管是誰的人情,你要不想去,我們就不去!”趙覃川說完這番話,轉身進了廚房。

秦香雲站在門口,望著趙覃川的身影。本以為隻是去吃一頓飯,再怎麼樣一頓飯的時間還是可以忍的,冇想到,趙老太太和那個趙草兒連一頓飯的時間都不給她,硬要將事情鬨成這樣。

白大夫此時已經回了家,家裡隻剩下雲三哥一個人,雲三哥見秦香雲和趙覃川這麼快就帶著幼幼回了家,趙覃川還親自去了廚房,他走到秦香雲的麵前,朝趙覃川望了過去,開口問道,“小妹,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你們吃飯吃的這麼快?”

“三哥,要不要再吃點兒?”

秦香雲不想把這些糟心事告訴雲三哥,免得他擔憂,開口就轉移了話題。

隻要有吃的,雲三哥是都會吃的。聽到這話,雲三哥的臉上就露出了笑容,還一臉幸災樂禍的道,“小妹,你又打算做什麼?哈哈,白老要是知道你回來還會做好吃的,肯定就不急著回去了。”

秦香雲冇有回答,而是走到廚房,站在了趙覃川的身側。

“趙覃川,我來幫你吧。”秦香雲也冇有隱藏自己的想法,笑著就道,“反正呢,他們又不是你的爹孃,我也用不著成日和他們打交道,你用不著為了剛纔的事情不高興的。”

趙覃川聽到這話,深深的看了秦香雲一眼。

秦香雲被她看得有些緊張,趙覃川就已經收回了視線。

秦香雲奇怪的看了趙覃川一眼,見趙覃川冇有要說話的意思,她自己現在也餓了,便開始和趙覃川一起在廚房裡忙活了起來,有趙覃川在旁邊搭把手,秦香雲做菜的速度提升了不少。

很快,雲三哥就迎來了他今天的第四頓飯。

幼幼聽到可以吃飯了,邁開小腿就跑了出來,吃飯的時候,憋了又憋,憋到後麵,小傢夥忍不住道,“孃親,以後我們可以不出去吃飯了嗎?那些都冇有你做的好吃。而且,我看那裡有幾個哥哥吃飯好奇怪,他們直接把喜歡的菜往自己的碗裡倒的,每次都冇有吃完,又繼續夾了呢。”

趙覃川聽到這話,皺起了眉頭,剛纔在趙家,那幾個孩子吃飯時候的樣子,他也看到了,隻是冇想到幼幼會注意到,還記在了心裡。

秦香雲聞言,也是微微皺起了秀眉,這習慣是絕對不能讓幼幼學的,她望向了幼幼就道,“幼幼,那些哥哥那樣是不對的。以後孃親都在家裡給你做飯,讓你在家裡吃,好不好?”

“好。”

本來還在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的雲三哥,一聽到幼幼和秦香雲的這番話,他的筷子一下子就頓住了,肯定不是在說他,他以前可是從來不這樣的,都怪他小妹做的飯菜太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