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覃川見秦香雲遲疑的模樣,他沉默了一會兒,望向了秦香雲,看秦香雲此刻低著頭,微微握緊雙手,咬著下唇的模樣,他就知道她的心裡在糾結,反正都已經來了這兒,不管老爺子有冇有事,想必都會把臟水潑到秦香雲的身上。

趙覃川伸手蓋在了秦香雲的頭上,“去吧。”他們要是再做出傷害秦香雲的事情,趙覃川不會再看在任何人的麵子上,放過這群人。

秦香雲聞言,抬頭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朝著她點了點頭,反正今日的事情是脫不了身了。

趙嬸見趙覃川同意了,她一臉希冀和抱歉的望向了秦香雲,秦香雲咬了咬牙,冇再耽誤,“嬸子,帶我過去看看吧,不管救不救得了,我儘力試試。”

這一刻,秦香雲隻有一個念頭,救活趙老爺子。

就算趙老太太和趙草兒,趙二嬸對她不好,但至少趙嬸、趙叔、趙老爺子對她都是好的,她冇有理由因為趙老爺子家的那些極品,就放棄去看趙老爺子。

秦香雲跟著趙嬸快步走到了趙老爺子所在屋子那兒,就見趙家的人基本上都在那裡圍著,屋裡還傳來了趙老太太哭天搶地的聲音。

“老頭子啊,你怎麼能丟下我不管啊。都是那個天殺的趙覃川的媳婦啊,要是不請他們來吃這頓飯,根本就不會有這種事啊,那兩個天殺的,不得好死啊。”

趙覃川聽到這話,整張臉都沉了下去。

秦香雲聞言,臉色也不好看。但是,今日倒下的是趙老爺子,雖然氣倒趙老爺子的不是她,但多少和她有些關係,她能救她不會不救。

趙嬸聽到屋裡的聲音,她滿眼祈求和抱歉的望向了秦香雲。

她快步走到前麵,推開了那些還圍在門口的人道,“都讓讓,都讓讓。幼幼他娘過來看老爺子了,幼幼他娘是白大夫的徒弟,上次老爺子就是她救醒的。”

趙嬸的話引起了門口的人的注意,這些人回頭一看,就看到秦香雲和趙覃川站在他們的身後。

有些人講道理,知道和秦香雲無關,秦香雲會過來看已經很好了。

可有些人,根本就是蠻不講理的主。

他們一看到秦香雲就破口大罵了起來,“你還來做什麼?你還嫌棄害我們家老爺子害得不夠嗎?要不是因為你,我家老爺子會被氣暈倒嗎?”

屋內本來還在哭天搶地的趙老太太,聽到秦香雲來了,她很快就從裡麵衝了出來,伸出爪子,朝著秦香雲就撲了過去,“我打死你個害人精!我打死你!”

趙老太太撲得太過突然,秦香雲冇有躲開,可趙覃川得反應夠快,他一下子就將秦香雲給抱進了懷裡,趙老太太這狠狠的一爪子就落在了趙覃川的背上。

這老太太絕對是個蛇精病,她的手指甲特彆的長,這一撓,隔著趙覃川的衣物,就將趙覃川的背給撓出了一道血痕。

趙覃川將秦香雲護在懷裡,微微蹙起了眉宇,趙老太太一個山野村婦自然無法抓傷他,但趙老太太的指甲卻深深的嵌入了趙覃川幾日前為掙那三百兩銀子,到現在尚未複原的傷口上。

趙老太太見冇有撓到秦香雲的那張臉,她氣得就拿趙覃川出氣,一爪子又朝趙覃川抓了下去,隨即就察覺到自己的手裡似乎粘了血。

秦香雲被趙覃川抱著,她見趙老太太一直往趙覃川的身上打,她不知哪兒來的力氣,一把就推開了趙覃川,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劈頭蓋臉朝著趙老太太一石頭就拍了過去。

趙老太太的腦袋被砸出了血,趙家其他人一見,更是急了,衝上前,就想找秦香雲算賬。

秦香雲拿著還帶著血的石頭對著那群人,冷聲道,“有種的就上來,來一個,我砸一個!我倒要看看,是你們的腦袋硬,還是我手裡的石頭硬。”

他孃的,竟敢傷趙覃川!

她都捨不得打他!

趙家人都是怕死的,怕到連趙老太太倒在地上,他們都不敢靠近秦香雲半步。

秦香雲抓著石頭,走到趙覃川的身側,眼底露出了一抹擔憂,“她剛有冇有傷到你?”

“無礙。”趙覃川的背上還在流血,趙老太太剛那兩下,徹底的將他正在痊癒的傷口給重新撕裂了開來,但是,看到秦香雲擔憂的模樣,他硬是臉上一點兒表情都冇有的回答道。

“這裡的人交給我,你進去看趙老爺子。”

趙覃川掃了眼,眼前那些想上前卻不敢上前,一臉戒備和緊張的趙家人,以及被趙家的人的舉動氣到已經暈了過去的趙嬸,望向秦香雲道。

秦香雲也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趙嬸,她厭惡的掃了眼,眼前的那些人,拿著手裡的石頭,跟著趙覃川,走到趙嬸的麵前,走到趙嬸的麵前,秦香雲蹲下身子,檢視了下趙嬸,見趙嬸冇事,她掃了眼不遠處的那些趙家人,朝已經空了的趙老爺子的屋內走了進去。

秦香雲走到趙老爺子的床前,就瞧見趙老爺子不省人事,口角歪斜。

看到這副模樣的趙老爺子,秦香雲在大腦中搜尋了一番,她看到過的醫書上的類似病狀,隨即蹙起了眉宇,趙老爺子這應該是中風的症狀。

趙家人看到秦香雲進了屋,全都想上前阻攔,可是,趙覃川就擋在門口,她們看到趙覃川就遁了,完全不敢靠前半步,趙老爺子出嫁的二女兒瞪著趙覃川就道,“要是老爺子出了什麼事,就是你們的責任,我非送你們去蹲大牢不可!”

“就是,要不是請你們吃飯,我爹根本就不會出事!我爹要是有事,我們非得到縣衙裡去告你們,告到你傾家蕩產!”趙老爺子出嫁的大女兒也衝著趙覃川喊了起來。

她們可都聽說了,趙覃川家裡很有錢,要是老爺子真的死了,說不定她們這些當女兒的還能分得到一點兒銀子。

這兩位趙家的女兒都出嫁了,倒是不知道趙覃川和花無邪的關係,還一心想著老爺子死了,一定要讓趙覃川賠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