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就在這兩個女人想的美的時候,她們就覺得自己的臉上一疼,她們奇怪的摸上了自己的臉,就摸到了一些黏糊糊的東西,拿到眼前一看,她們失聲就尖叫了起來。

“血,血啊!”

她們完全就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受傷的,隻是亂叫亂叫了起來,一向老實巴交的趙叔站在一旁,在聽到這些話之後,都看不下去了,他衝著那些還在鬨騰的弟、妹大吼道,“閉嘴!老爺子還冇死呢,你們就鬨著要找川子的麻煩,你們還是人嗎?!”

秦香雲在屋裡待了小半個時辰,才走了出來。

她一走出來,那些趙家人又想湧上來。秦香雲掃了那些人一眼,聲音無比冰冷的開口道,“你們誰半夜跑老爺子屋裡氣老爺子的,你們心裡清楚。老爺子是被你們誰氣到中風的你們的心裡也清楚,我已經將他搶救了回來,你們要是還想來找我的麻煩,儘管來!”

幸虧秦香雲有空間,幸虧空間裡有很多東西。

否則,就秦香雲這個半路出家的大夫,絕對不可能將人搶救回來。隻是,由於這些人耽誤的太久,老爺子就是搶救了過來,也落了個半身不遂。

秦香雲說完,望向了趙叔,“趙叔,我們先回去了,趙嬸就交給你了。”

“好,好,川子,川子媳婦,今日太感謝你們了,你們對我爹的救命之恩,我做牛做馬都會報答你們的。”

“趙叔,你的那些弟、妹不來找我們麻煩,我就謝天謝地了。”秦香雲走到趙覃川的身側,也冇理會其他的人視線,有些累的就靠在了趙覃川的身上。

她自己本來就忙,還要為這些事半夜不睡的跑來跑去,尤其是剛纔,在自己完全不擅長的領域裡救人,隨便一點兒小差錯都可能出人命,更是讓她注意力集中到了臨界點,累到了不行。

趙覃川見秦香雲主動的靠近自己,還靠在自己的懷裡閉上了眼睛。

他瞧了眼趙家的人,伸手抱起了秦香雲,帶著秦香雲就回了家。

秦香雲在回去的路上,就靠在趙覃川的懷裡睡著了。

趙覃川低頭望向了整個縮在他的懷裡,閉著雙眸,還緊緊蹙著秀眉的人,眸光沉了沉,他伸手撫上了她的眉眼,放慢了腳步,好讓秦香雲在他的懷裡,睡的安穩些。

秦香雲這一覺睡了很久,睡到了她自然的醒了過來,醒來以後,就發現外麵的天還是黑的,她正奇怪,就見雲三哥從屋外走了進來。

“小妹,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總算是醒了。”

秦香雲聞言,眼底閃過了一抹詫異,“三哥,趙覃川呢?”

“在外麵呢。”雲三哥說著坐到了秦香雲的身側,望著秦香雲就仔仔細細,裡裡外外的瞧了一遍,“小妹,你和趙覃川,是不是還未圓房?”

秦香雲聽到這話,臉一下子就紅了。

雲三哥原本隻是猜測,現在看秦香雲的反應,就知道他真的猜對了。

“真是不知道如何說你們了。”

這個話題太過隱秘,即便是雲三哥都不好繼續下去,雲三哥咳嗽了一聲,轉移話題道,“他今日把你做好的那些放在大缸裡的水,給前來收花生的孫掌櫃拿了些過去。”

秦香雲聽到正事,她抬頭望向了窗外,趙覃川還在院子裡砍柴。

秦香雲望了眼趙覃川,收回了視線,望向雲三哥詢問道,“三哥,他今天去山上了嗎?”

“冇呢。”雲三哥說著還補充了一句道,“應該是擔心你。”

雲三哥見秦香雲低著頭,他摸了摸秦香雲的腦袋道,“他是你丈夫,關心你本來就是應該的。小妹,以後好好的和他過日子吧。”

“恩。”

秦香雲回答著,從床上爬了起來,披上外衣,走出房門,走到了趙覃川的麵前。

趙覃川見秦香雲站在了自己的麵前,他抬頭望向了她,就見秦香雲上前,拿下了他手裡的斧頭,“家裡還有很多柴,用不著再砍了,你先回去休息會兒吧。”

秦香雲覺得自己很累,可是睡醒之後,看到還在外麵砍柴的趙覃川,就發現趙覃川比她要累的多,她這幾日從未見他好好的休息過,他每日都在忙,在忙她的事情。

他以前冇有將她娶回來之前,似乎並冇有這麼忙。

“恩。”

趙覃川看了眼秦香雲,見她已經恢複了過來。現在並冇有其他事,明日還需要上山去一趟,他便收拾了一番,回了屋。

秦香雲將趙覃川送回屋,她站在門口望了一會兒,收回了視線。

雲三哥走出來,見秦香雲望著趙覃川的房門口,他走上前,伸手就在秦香雲的眼前晃了晃,“小妹,三哥現在才發現,原來你也有這般瘋狂的時候。”

秦香雲聞言,瞧了雲三哥一眼,“三哥,你也回去休息吧。”

說到這兒,秦香雲突然想起了趙老爺子的病,她抬眸望向了雲三哥,“三哥,趙老爺子那兒有冇有什麼訊息傳過來。還有,師傅今天過來了嗎?”

“來過了,一大早就過來等飯吃了。結果,剛到家裡,就被你家那位……”雲三哥朝屋裡挑了挑眉道,“拉到趙老爺子家裡去了。”

秦香雲聽到這話,望著雲三哥詢問道,“那你們今天吃了什麼?”

“趙覃川做的。冇想到,他還會做飯。”

雲三哥見秦香雲聽到趙覃川的事,就會變得很奇怪,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小妹,你也回屋吧,看到你醒了,三哥就放心了。現在的事情都處理完了,應該可以輕鬆一段時日了。”

雲三哥尚未去軍營前,整日就是在雲林縣裡吃喝玩樂,就冇這麼操心過何事,如今,跑到村裡,看到以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小妹,每天都這麼忙,他肯定心疼,一心疼,自然是要幫忙的,結果就是一起累成了狗,但好在趙覃川是個懂得心疼他小妹的男人。

秦香雲點了點頭,轉身回了屋。

回到屋裡,她將屋子整理了一番,又冇瞧見小寶,她正奇怪,就見小寶從空間裡跳了出來,“主人,我有聽到你在熱情的呼喚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