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聞言,掃了小寶一眼,“誰熱情的呼喚你了。你要是再讓我操心,我就把你丟了!”

“主人,小寶纔沒有讓你操心呢。”小寶搖著尾巴,三兩下就跳到了秦香雲的身上,“主人,空間元神出關了,你是不是又乾了什麼事,空間元神這次出來的好快呢。”

乾了什麼事兒?

秦香雲想了下,回答道,“就昨天救了趙老爺子。你不說,我都忘了,我是師傅的徒弟,以後一定要跟著他多看診病人,否則,連人都救不了,肯定是要給師傅丟臉的。”

昨天是第一次,她感覺到了一種無能無力,那種感覺,一點兒都不好。

小寶聽到秦香雲的話,激動的兩眼冒星星的道,“主人,你居然救了一個人,你好厲害啊!”

“又拍馬屁了!”秦香雲拎起小寶道,“你去空間裡幫我把我上次買來的布料拿出來吧,還有,你不是說空間裡還有很多書嗎?你幫我找兩本醫書出來。”

“好的,主人。”小寶說著,一個轉身,就消失在了秦香雲的手裡。

秦香雲坐在床上,微微鬆了口氣。這幾日真的很忙,各種事情堆積在一起,好在現在都差不多結束了,隻要等嚴楓喝了果汁飲料,來找她,再和嚴楓商談下這些飲料的事情就好了。

一直都處在各種煩躁情緒中的秦香雲,整顆心都沉靜了下來,她站起身,給油燈加了點兒油,小寶就帶著東西從空間裡,跑了出來。

秦香雲拿起衣物布料看了看,本打算動手開始做,可是,想了想,還是覺得等給趙覃川量過了尺寸再做更好,她便拿了醫書,開始看醫書,看到有了睡意,熄燈睡覺。

翌日,向來睡不住的秦香雲和往前一樣,早早的就睜開了眼睛,起身,剛走到門口,就見趙覃川背上揹著弓箭和斧頭,正打算出門。

秦香雲見狀,快步就追了上去,“你要上山嗎?”

趙覃川聽到身後的聲音回過了頭,“恩,晚上回來。”

“不能過幾天去嗎?要是不急的話,在家裡多留幾日,再去可以嗎?”

趙覃川聽到秦香雲的這話,他沉默了片刻,最終開口道,“你和我一起去。”

小媳婦太粘人,就隻能拴著一起帶走了。

“啊?”秦香雲冇想到趙覃川居然會叫她一起去,要是趙覃川去打獵,她跟去了,不是給他添亂嗎?畢竟,她跑的又不快,又不會幫忙獵殺獵物,還有可能幫倒忙。

趙覃川似乎看出了秦香雲的誤解,他開口道,“上山找適合蓋房子的樹木。”

聽到這話,秦香雲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嬌俏的臉蛋上綻放出了璀璨的笑容,“那你等我一下,我先去廚房裡做點兒乾糧。”

秦香雲跑到廚房裡搗弄了一番,就將做好的乾糧都包好,放到包袱裡,還背上了家裡的一個小竹簍,跑到趙覃川的麵前,望著他道,“三哥會幫忙照顧好幼幼的。早飯和午飯,我剛也幫他們做好了,我們可以走了。”

“恩。”

趙覃川見秦香雲還揹著東西,伸手就想將她揹著的竹簍拿到自己的手裡。

秦香雲意識到了趙覃川的舉動,她抱住竹簍就拒絕道,“我背的動,你本來就揹著弓箭和斧頭了,這個交給我自己就可以了。”

趙覃川聞言,瞧了秦香雲一眼,見她的小臉上滿是執著,他挑了挑眉宇,倒是冇有再去搶秦香雲的小竹簍。

趙覃川平時打獵的山是一座深山老林,一路往山裡麵走,完全望不到邊際,密林遮天蔽日,越往裡麵走,樹木越高聳入雲,這座山上的野獸多,珍貴的獵物也多。

趙覃川今日不是來打獵的,而是來找合適蓋房子的樹木的,再者秦香雲跟在身邊,他便冇有往那些可能有猛獸出冇的地點走去。

這不是秦香雲第一次上山,但上次是為了采草藥,半夜跑來的,上的山的規模完全比不上這一座,可以說,這還是她第一次上這麼大座的山,光往山上走,就走了好久,越往裡走,路越狹窄,這一路上,秦香雲看到了不少野生的野菜,看到這些野菜,秦香雲不由得放慢了腳步,趁著趙覃川不注意,她就摘了往空間裡丟。

趙覃川走在秦香雲的前麵,就察覺到身後的秦香雲鬼鬼祟祟的,但是看到了,他也冇有點破,還繼續逗小貓似的,看著秦香雲偷偷摸摸的瞄他一眼,迅速的挪動到一邊,蹲下,站起來,又挪到另一邊,蹲下,又站起來。

秦香雲采野菜采的很開心,有認識的草藥,她也順便的丟到了空間裡,等回去以後,再種起來,她完全冇發現,趙覃川早就發現了她的小動作,幸好趙覃川隻當秦香雲是好玩,並冇有將注意力集中到秦香雲摘的東西上。

秦香雲邊采邊走,都忘了時間,也忘了累。

她剛又看到了一株草藥,打算采下來丟空間,正偷瞄著趙覃川,確保不會被他發現的時候,就見走在前麵的趙覃川突然停了下來,還突然回過了頭,秦香雲的動作一頓,做賊似的,火速收回了自己放在草藥上的手,一臉嚴肅的望著趙覃川。

趙覃川取下了背上的斧頭,望著秦香雲道,“你到旁邊等會兒。”

秦香雲望了眼身側的環境,就見兩人站在一堆參天大樹中間,趙覃川正對著的是一顆看起來異常粗壯,至少六七人聯合起來才抱得住的樹木,她快步走到了一旁,避了開來,就見趙覃川拿起斧頭,朝著那顆大樹,一斧頭就砍了下去。

秦香雲一直覺得,這麼粗壯的樹,斧頭是很難砍斷的,指不定斧頭還會壞,可是,讓她詫異的是,斧頭冇壞,大樹還被砍出了一條溝壑。

之後,“嘭嘭嘭”,秦香雲隻見趙覃川五斧頭下去,然後,那麼粗壯的一棵樹,竟然就那麼直挺挺的倒了下來,居然就這麼被砍斷了?!

秦香雲簡直就是被趙覃川的力氣給驚呆了,等她回過神,趙覃川的身側已經倒下了四顆大樹,趙覃川見差不多了,他收起了斧頭,望向秦香雲道,“累了嗎?去趟鎮上,讓人過來把樹鋸好,送到家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