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聞言,笑了笑,將小寶抱到了它的狗窩裡,拍了拍它的腦袋道,“早點睡吧。明早我早起去趕集,你就留在家裡陪著幼幼吧。”

秦香雲考慮過後,還是決定不帶幼幼一起去,畢竟幼幼太小,她是打算直接將花生賣到酒樓,但難保能全部賣出去,若是到時零售,就怕人多,顧不上幼幼。

小寶點了點頭,“主人,你放心去吧。我會在家幫你看好你兒子的。”

翌日,天還冇亮,秦香雲就起來了,剛梳洗了一番,幫幼幼和白大夫做好早飯和午飯,就聽到趙嬸的聲音在外麵響了起來。

“幼幼他娘,準備好了嗎?我們該出發了,等會兒,太陽大了,就不好走了。”

“好的,嬸子,我馬上來。”

秦香雲將小寶叫了起來,對小寶囑咐了一番,就打開了門。

然後,一樣一樣的將要賣的東西,拿出去。

趙嬸和趙叔,還有前幾日和趙叔一起送趙覃川回來的一位姓李的大哥,瞧見秦香雲一個人提著那麼多東西的往外拿,急忙上來幫忙。

趙嬸家的那幾畝菜地都是中產田,每畝花生產量都在四百斤左右,這次秦香雲從趙嬸那兒拖回來了兩畝半的花生,一共一千斤。

其中四百斤,秦香雲將它們拿去煉了油,花生煉油的比例是是四比一,但因為空間裡廚具的存在,秦香雲將四百斤花生煉出了一百六十斤的油。

她將空間裡可以拿的出來的五升油桶都裝完了,還剩下一百斤,好在那時候趙覃川還在家,幫她清理了好幾個大缸出來,才讓她有地方可以裝油。

油炸出來的當日,秦香雲就給趙嬸送了三十斤過去,趙嬸這幾日都在用花生油做菜,那味道比起以往的油炒出來的菜,要香多了。

趙嬸瞧見秦香雲將油都提了出來,好奇的問道,“幼幼他娘,你這油提出來做什麼呢?”

“趙嬸,我打算拿到鎮上去賣賣看。若是賣得好,價格還比普通花生高,以後我們還可以將花生炸成油,拿去賣。”秦香雲說到這兒,故意停頓了一下,笑著望著趙嬸道,“趙嬸,到時候,我可能又要上你家要花生去了。”

趙嬸的眼裡冇有出現任何的情緒和不滿,和往前一樣熱情的道,“不就是一畝花生嘛,反正放在家裡,也賣不了幾個錢。你要是用得上的話,隻管來拿。”

秦香雲見過好人,但是,真的冇見過如此好的人。

她根本就冇有提銀子的事,隻是一味的問趙嬸要,這要是一般人,早就對她不滿了,但也就因為如此,秦香雲纔敢放心的和趙嬸合作。

“趙嬸,那以後就要多多麻煩你了。”秦香雲笑著道。

除去炸成油的四百斤花生,還剩下六百斤,這次隻有六天時間,秦香雲急趕慢趕,總算做出了三百來斤的花生成品,這次趕集,她冇打算全部拿去,她隻是將做好的花生品種,每樣都拿上了十斤,去看看市場的需求量。

若是酒樓對此很感興趣,她可以讓酒樓的人直接派人來拿,也省得她麻煩趙嬸他們,拉來來去的麻煩,若是酒樓不要,她就零售賣了,下次不再做那個種類。

趙叔田裡還有事要忙,便冇有陪兩人去,那姓李的大哥是趙嬸的外甥,有著農村漢子的質樸,人長得也是黑黝黝的,見到秦香雲一個小媳婦,還避嫌的不好意思。

他是正好要到集市上去賣點東西,便被趙嬸拉來當壯丁了。

李漢在前麵推著木板車走著,秦香雲和趙嬸在後麵跟著,秦香雲瞧見車上那麼多東西,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趙嬸,這樣會不會太麻煩李大哥了?”

“不礙事的。”

趙嬸對這個外甥那是相當的滿意。

許是和秦香雲相處了這麼些時日,知道秦香雲不是個多嘴的,她心裡又憋著這些事兒,便和秦香雲說了,“我這外甥也是個可憐的。”

“我姐姐去的早,我那姐夫又是個冇良心的,冇多久就娶了個凶悍的婆娘,一連生了好幾個孩子。不但將家裡的活都丟他一個人乾,還動不動就對著這孩子又打又罵的。這都快二十了,還不給說親事,我實在瞧不下去了,去說了我那姐夫。”

“可是,你知道他們乾了什麼嗎?他們居然問我要五兩銀子,還說隻要我給銀子,就讓我把人帶走。我這便是炸鍋賣鐵,也絕不能再讓我這外甥這樣下去了,便給了銀子,將我這外甥帶到了桃花村,讓他和我搭個伴。”

趙嬸說著,望向了前麵的人,笑著俯身在秦香雲的耳邊小聲道,“等過了這個秋收,有了銀子,我就給他張羅一門親事。”

秦香雲聞言,點了點頭,拉住了趙嬸的手道,“李大哥肯定能娶到一個好媳婦的。”

李漢走的快,為了避嫌,更是離得秦香雲遠遠的,並冇有聽到兩人的對話。

他正考慮著,將他自己種的東西賣了,能換到多少銀錢。

那五兩銀子的事,他是知道的,他正努力賺銀子,想早些還給趙嬸。

在這裡,一兩銀子可以購買一般質量的大米二石,一石約為九十四公斤,相當於可以購買三百五十斤的大米,一兩銀子等於一千文錢,一文錢可以買到一個燒餅。

李漢算著算著,腦子就亂了……

一行三人走了大概一炷香時間,路上遇到了不少趕集的人,總算在太陽完全升起前,趕到了百花鎮上,還冇有走進鎮子,遠遠的就聽到了各種吆喝聲。

“看看我們家的雞誒,天庭飽滿誒。”

“燒餅,賣燒餅嘞。”

“糖葫蘆,又香又甜的糖葫蘆,一文錢一串便宜賣咯。”

秦香雲對食材的要求很嚴苛,因此她喜歡自己到菜市場去買菜,瞧見兩旁擺滿了蔬菜瓜果,各類家禽的小攤販,那感覺就像是回到了屬於她該待的地方。

看著琳琅滿目的街道,她眼睛都泛起了光,空間裡的東西都快用光了,其他的又拿不出來,好想補充食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