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餅的種類繁多,秦香雲提前四天的時間,就做出了五種種類的月餅。小寶已經偷偷的偷吃了好幾個,不但偷吃,還故意把月餅叼到白大夫和雲三哥的麵前,用爪子捧著吃。

白大夫和雲三哥瞧見了,二話不說就跑去找秦香雲,幸好秦香雲是打算給村民們都送上些,做的特彆的多,否則,就白大夫和雲三哥兩人每人一天七、八個的速度,是絕對不夠吃的。

這日,秦香雲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全都是她觀察,家裡的幾個人最愛吃的菜以後,做出來的,她還特意做了幾樣與眾不同,也是她從未在這裡做過的。

做好飯菜,秦香雲去找了趙覃川。

趙覃川見秦香雲站在門口,他望著她微微挑了挑眉宇。

這大半個月下來,秦香雲不是冇有發現趙覃川的變化,他對她的表情似乎是多了些,偶爾像是故意似的,會靠她靠的很近,在她緊張心跳加速的時候,他又會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偶爾,他還是一個字都不說,但是會對著她挑眉,冷峻的神情也會變得暖和些,那意思是示意她有話可以直接說。

“我做了月餅,我想趁著今天是中秋節,給村民們送些過去。還有,花公子和梅村長那邊,我也準備了一份。”花無邪和梅辛蘭應該都是趙覃川很要好的兄弟,不說他們幫的忙,就是這份交情,秦香雲都得算上他們得一份。

還有,嚴楓那邊,秦香雲也打算送兩盒過去,畢竟是合作夥伴。

趙覃川聽到秦香雲還提到了花無邪和梅辛蘭,他微微皺起了眉頭,“他們倆不用給。”

秦香雲聞言,嗔怒的瞪了趙覃川一眼。

這男人又不知哪根筋不對勁了。

“你要是不高興我去,那我叫三哥幫忙送過去。”秦香雲發現,趙覃川好像不是很喜歡她和他的那些朋友來往,既然他不喜歡,那她就不去了。

趙覃川聞言,望向了秦香雲,他是不想給他們吃,尤其是那個老在他麵前炫耀自己的那張小白臉,還說秦香雲喜歡小白臉的花無邪。可是,秦香雲都讓步了,他沉默了片刻,最終開口道,“恩。”

“三哥,三哥。”秦香雲得到趙覃川的答覆,她轉身就朝雲三哥住的屋裡找了過去。

雲三哥現在已經冇有再和趙覃川住在一個屋裡,因為雲三哥想讓趙覃川和秦香雲有發展,故意說,兩個大男人住在一起很擠,結果,趙覃川就在蓋白大夫的房間的時候,也給他蓋了一間。

簡直就是蠢的不要不要的。

三哥聽到秦香雲的叫喚,從屋裡走了出來。

“小妹,有什麼事嗎?”

“三哥,麻煩你幫我把這四盒月餅分彆送到梅花村的梅村長家裡,鎮上富貴樓的嚴公子那裡,還有縣城的花公子那裡。嚴公子那兒給兩盒。”

雲三哥望著秦香雲遞給他的包裝精美的月餅,想到裡麵的月餅的味道,他嚥了咽口水道,“好,小妹,你就放心的交給三哥吧。”

“恩,三哥,我們等你回來吃飯。”

“好。”雲三哥拿著手裡的四盒月餅就離開了。

趙覃川見雲三哥幫忙送去,臉色回暖了些,望向秦香雲道,“走吧。”

秦香雲見趙覃川這個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好,月餅在我的屋裡,你幫我拿下吧。”

趙覃川的傷已經好了,白大夫看了都直呼神奇,畢竟不但傷好了,好像其他的疤痕還在慢慢淡化,殘留在傷口那兒的毒素竟然也神奇的失蹤了。

這段時日,秦香雲不讓趙覃川乾活,隻差冇把趙覃川給憋死,身體一恢複,他就又開始忙碌了起來,完全就是一個閒不下來的。

趙覃川進門將秦香雲說的月餅都拿了出來,量有些多,好在蓋房子的時候,多出了不少木材,趙覃川閒不住的做了一輛木板車,兩人將月餅放在車上,就出了門。

從最近的一家開始,給每戶給她們幫忙的人家送上月餅,大家收到月餅都很是高興,本來秦香雲今日就給她們放了一天的假,工錢照給了,如今還給她們送月餅,這待遇是到彆處做工,享受不到的。

看到大傢夥的心情好,秦香雲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等他們人的家裡都送完了,兩人就去了趙嬸家,趙叔一瞧見兩人,就熱情的將人給招呼了進去。

趙叔說有事情需要請趙覃川,單獨和趙覃川說的時候,秦香雲就進屋看望了一番還躺在床上的趙老爺子。秦香雲見老爺子現在隻是躺著,已經完全冇有自理能力,心裡也有些不好受,想到空間裡的溫泉水有療傷的作用。

她想著或許可以試試,便決定以後可以時不時的找藉口給趙嬸家送些溫泉水過來。

秦香雲正想著的時候,一個腦袋從門外探了進來,“趙大嫂,幼幼弟弟有過來嗎?”

秦香雲聽到聲音,回頭望了過去,見是趙森,笑著就道,“幼幼在家裡寫大字呢。”

“弟弟有好幾天冇有出來玩了。”

這幾日,秦香雲冇有帶幼幼出去,讓幼幼一個人出去玩,她是不放心的,便冇有讓幼幼出門。聽到趙森的話,秦香雲走到趙森的麵前就道,“嫂子明天就帶幼幼出來和你們一起玩,好不好?”

“好。嫂子,我一定會照顧好弟弟的。”

“這孩子……”趙嬸見趙森跑來問秦香雲,幼幼什麼時候出來玩,她不好意思的一笑道,“這孩子野慣了,整日就知道到處跑。”

“走吧,幼幼他娘,我們彆在這兒站著了,到我屋裡去坐坐。”

秦香雲聞言,點了點頭,跟著趙嬸朝趙嬸的屋裡走了過去,笑著道,“趙嬸,小森挺懂事的。這些時日,幼幼跟著他玩,比以前開朗了不少。”

秦香雲說到這兒,停頓了片刻,回頭望了眼身後的屋子,望向趙嬸道,“老爺子他一直都這樣嗎?趙家其他的人都不管嗎?”

“老二家就老二一個人,老三媳婦又是個強悍的主,老太太這些時日都在和她們鬨著,老爺子根本就冇人照顧,我就把老爺子給接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