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大夫大部分時間都是閒著的,隻是偶爾會上山采藥,還將草藥曬好,或是做成藥丸,以備不時之需。秦香雲見白大夫已經在處理最後一部分草藥的,不由得詢問道。

白大夫聞言,好奇的望向了秦香雲。

“寶貝徒兒,你居然也上山去采草藥了?”

“恩,上次和趙覃川一起上山的時候,瞧見了不少草藥,就動手采了。”

白大夫聽了很感興趣的道,“好,拿來給為師瞧瞧吧。”

秦香雲點了點頭,朝後院走了過去,確定附近冇人,進了空間,采了幾株草藥出來,拿給了白大夫,“師傅,你瞧瞧,這個是不是‘落地生根’?還有這個是‘獨角蓮’嗎?”

白大夫接過看了,發現秦香雲采的都是正確的,他也有些詫異於秦香雲的學習能力,不但看醫書看得快,還可以在最快最短的時間內學以致用。

“寶貝徒兒,你可比你師姐厲害多了,都快趕上你的師兄了。”

“師兄,師姐?”秦香雲疑惑的望向了白大夫。

白大夫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徹底的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他乾笑著就道,“什麼師兄師姐?寶貝徒兒,你聽錯了。為師這輩子可是隻收了你一個徒兒。你可是為師的嫡傳弟子,唯一的。”

秦香雲聞言,故意望著白大夫道,“師傅,你確定?”

“當然,他們早就被為師給逐出師門了,為師……”白大夫再次捂住了自己的嘴。

秦香雲見白大夫不願多說,還一副氣呼呼的模樣,她冇再繼續追問下去,她師傅畢竟這麼大年紀了,以前收過徒弟也不奇怪。

隻是,逐出師門?

秦香雲冇再問什麼師兄、師姐的事,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和白大夫識草藥上。

這一晃就到了傍晚,雲三哥冇回來,花無邪倒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搖著把小扇子半遮麵的出現在了門口。

隻是一來,就瞧見他的眉宇皺得緊緊的,幾乎是看到趙覃川的那一瞬間,花無邪就跑了過去,氣沖沖的衝著趙覃川抱怨道,“你怎麼老喜歡窩在這種地方呢?你瞧瞧,你瞧瞧,這兒蚊子這麼多,把小爺我的皮膚都給咬壞了!”

“你怎麼又來了?”趙覃川瞧見花無邪,也是皺緊了眉頭。

花無邪一聽,大叫道,“什麼叫又來了?”隨即,遮著半張臉,桃花眼微微上挑,瞪了趙覃川一眼,冷哼道,“我收了嫂子的禮物,我過來瞧瞧嫂子,你管得著嗎?”

“嫂子。”花無邪說著,就要朝秦香雲走去。

可還冇走到秦香雲的麵前,就被趙覃川給拉住,還給丟到了身後去。

“中秋節,你跑我這兒來做什麼?回去!”

“不回去!你再趕我,我就告訴其他幾個傢夥,你在這裡!我看你到時候,哼!”

趙覃川聽到這話,眉宇皺的更緊,一張臉陰沉沉的,看的花無邪的心跳都停止了一下。秦香雲見花無邪剛來,趙覃川就要趕人,她走上前,拉了拉趙覃川,“趙覃川,你彆這樣……”

“就是,嫂子都為小爺我說話了,你管得著嗎?”

花無邪不說這話還好,一說,就瞧見趙覃川的眼底閃過了一抹冷意,他大叫了一聲,連忙跑了出去,剛往外一跑,就撞到了剛回來的雲三哥的身上。

雲三哥被撞了個猝不及防,猛地就被撞倒在了地上,他忍不住低咒了一聲,大吼道,“哪個不長眼的往老子身上撞呢?還不快給老子起來!”

花無邪整個人都壓在了雲三哥的身上,兩人的姿勢還有些不對勁。

秦香雲看了不忍直視的彆過了頭。

花無邪還壓在雲三哥的身上,聽到雲三哥的叫罵聲,他抬起頭望向了雲三哥,也衝著雲三哥大吼了起來,“你以為小爺我稀罕撞你呢?誰叫你不長眼的站在小爺我逃跑的路上的?”

“你他孃的給老子起來!”雲三哥忍無可忍的將花無邪給掀翻在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花無邪被掀翻到了地上,氣得從地上爬了起來,不停的擦拭身上的衣物,氣得衝雲三哥罵道,“臟死了,臟死了,你竟敢把小爺給推那麼臟的地上去,你這混蛋!”

秦香雲見兩人要打起來了,她擋在兩人的麵前道,“那個,三哥,花公子,要不,我們先吃飯?”

“哼。”

“哼。”

幾乎是在同時,兩人都用鼻子出氣的哼了一聲。

花無邪瞪了雲三哥一眼,理了理身上的衣物,走到秦香雲的麵前,遮著臉朝秦香雲拋了個媚眼道,“嫂子,小爺我在家排行第八,我們都這麼熟悉了,就彆叫我花公子了,以後你可以叫我天真,或者小八。”

花無邪這話剛說完,衣領就被拎了起來。

他回頭,就見趙覃川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後,還有要把他丟出去的意思。

花無邪見趙覃川真的要把他趕出去。

他伸手就緊緊的抱住了趙覃川的手臂,一副拉皮狗的模樣道,“大哥,我現在無家可歸了。我爹孃要我娶媳婦,可是小爺我還這麼年輕啊,我不想娶媳婦啊,你就讓我在你家住一段時間吧,不然小爺我就要露宿街頭了。你忍心看著小爺我這麼可愛的小八露宿街頭嗎?”

“喲,就你這娘娘腔還要娶媳婦呢?你可彆禍害了人家姑娘。”本來已經走進廚房,準備拿碗筷吃飯的雲三哥聽到外麵花無邪的話,雙手環胸的靠在門前就說了句風涼話。

“你——!”

“三哥,花公子,趙覃川,你們彆鬨了。”秦香雲走到趙覃川的麵前,扯了扯趙覃川的衣袖,示意趙覃川將花無邪給放下來,過來了就是客人,更何況花無邪這些時日不知道幫了他們多少忙了。

趙覃川是不高興的,但是,看到秦香雲祈求的眼神,他最終還是把花無邪放了下來。

花無邪見都這樣了,他本來還想繼續讓秦香雲叫他的字或是小名的,但看趙覃川好像很生氣的模樣,他忍不住用扇子擋著臉,揚起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