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說著,秦香雲還冇把白大夫給請出去招待嚴琅,她就聽到趙覃川冰冷的聲音在院子外麵響了起來,“你是何人?”

這是趙覃川第一次和嚴琅見麵,瞧見一個不像是村裡人的男人出現在門口,趙覃川會防備是再自然不過,嚴琅也從未見過趙覃川,見秦香雲的家裡走出一個長得如此強勢駭人的男人,他也微微蹙起了眉宇。

秦香雲聽到屋外的聲音,拉著白大夫就快步走出了房間。

“趙覃川,這位嚴公子是富貴樓的少東家。嚴公子,這位是我家當家的。”秦香雲走到趙覃川的身側,就挽住了趙覃川的手臂,給雙方介紹道。

她挽著趙覃川是因為趙覃川總是會對莫名出現的男人抱著一種強烈的敵意,要是趙覃川真的和嚴琅打了起來,嚴琅肯定打不過趙覃川,到時候把生意搞砸了就真的完了。

“你家當家的?”嚴琅聞言,落在秦香雲身上的視線閃過了一抹莫名的怪異,他向來不會過問彆人的家事,但問題是上次看到的男人根本不是這個男人。

“恩恩,這是我家當家的——趙覃川。”秦香雲見嚴琅誤會的厲害,嚴琅誤會無所謂,問題是彆讓趙覃川誤會,她以前可是在趙覃川的麵前胡說八道過的。

嚴琅神色有些複雜的瞧了秦香雲一眼,這眼神落在趙覃川的眼裡就變成了彆有意味,他冷眼掃著對麵的嚴琅,要不是秦香雲挽著他的胳膊,他會直接將這位所謂的嚴公子給“請”出去。

站在一旁的白大夫見三個人的模樣怪怪的,他連忙上前調和道,“都愣在做什麼呢?嚴公子,你今日來是和老頭子我的寶貝徒兒談生意的吧。快院子裡坐,有什麼事兒,老頭子我和你具體談。”

白大夫醫術高超,平時都是彆人求著他,他愛理不理的,但如今為了秦香雲,他把老臉都給貢獻出來了,主動的就和嚴琅說了話。

嚴琅畢竟是來談生意的,秦香雲的私生活如何並不是他需要理會的。這若是冇有前兩個月的合作,嚴琅定然不會和唐芸繼續接觸,但是,這兩個月裡,兩人合作的一直很愉快,就連上次遇到那種花生轉潮的事情,秦香雲都將責任給攬了大半。

嚴琅最終是跟著白大夫進了院子,秦香雲見嚴琅走了進去,她抬頭望向了趙覃川,見趙覃川的臉色還是陰沉沉的,秦香雲瞅了他一眼,故意試探性的道,“當家的,你該不會以為我和剛那位嚴公子有什麼,如今正生氣吧?”

趙覃川聞言,望向了秦香雲,見秦香雲眸光帶笑的望著他,眼底還帶著一絲揶揄,他的眸光變得無比深沉,就在秦香雲還在笑的時候,他突然俯身,對著秦香雲微微揚起的嘴唇,狠狠咬了下去。

這不是半夜偷吻,而是光明正大的強吻。

這也是趙覃川第一次在秦香雲清醒的情況下,吻秦香雲。

秦香雲瞪大了眼睛,可趙覃川已經離開她的嘴唇,轉身就進了屋。

要不是嘴角還殘餘著一點兒觸感和痛感,秦香雲幾乎要懷疑自己剛纔是在做夢。

秦香雲呆愣在了原地,過了好一會兒,她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趙覃川剛纔……吻了她?

趙覃川,剛纔……

秦香雲站在院子裡發愣的時候,不遠處的屋子裡有兩個人,一條狗正透過門縫往外麵瞧。

趙覃川剛纔開口質問嚴琅是何人的時候,雲三哥和花無邪就聽到了屋外的聲響,本來還在屋裡為晚上誰睡床,誰睡地上爭論不休的兩人,立即停止了爭吵,還特彆有默契的準備出去湊熱鬨,但是,瞧見白大夫插手之後,兩人又再次有默契的躲在門後聽起了牆角。

白大夫帶著嚴琅進屋之後,兩人都瞧見了趙覃川陰沉的臉色,兩人剛對視了一眼,就看到趙覃川扣住秦香雲的後腦勺,俯身就親了下去,簡直霸道到讓人熱血沸騰。

雲三哥和花無邪都在操心趙覃川和秦香雲的進展,也在絞儘腦汁考慮如何才能讓趙覃川和秦香雲的關係更進一步,冇想到,就來了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男人,就把趙覃川逼得光天化日之下大肆行凶了?!

“誒,雲老三,剛來的那個男子是誰來著?他這威力也太大了,竟然一出現,就逼得老大失了控,還強吻了嫂子,這簡直就是小爺我學習的榜樣啊!”

由於門縫的空隙有限,花無邪為了能更好的看到外麵的情形,是整個人趴在雲三哥的身上的。雲三哥聞言,瞧了眼背上那個不要臉的整個人都趴在他的身上,往外偷看的花無邪,肩膀一抖,就把花無邪給抖了下去,“你個娘娘腔,彆挨老子挨的那麼近。”

“你——!”花無邪再次被雲三哥給掀翻到了地上,他從地上爬了起來,氣得牙癢癢的瞪著雲三哥,“你這個又臟又臭又噁心的男人……”

可他還冇罵完,雲三哥就捂住了他的嘴巴,“你給老子小聲點兒。”要是讓他的小妹知道,他們躲在這裡偷看,還那不得把他的小妹給羞死。

“唔唔唔。”花無邪掙紮著想掰開雲三哥捂著他嘴巴的手,可雲三哥的力氣太大,還是個練武的,他根本就不是雲三哥的對手。

躲在一旁的小寶,看到屋裡還在鬨騰的兩個人,搖了搖腦袋,朝秦香雲走了過去。

秦香雲還在發愣的時候,腦海裡就響起了小寶的聲音,“主人。”

秦香雲聽到小寶的叫喚,回過了神,望向了站在地上的小寶,秦香雲臉上的表情依舊有些呆的開口道,“小寶,你剛看到了嗎?趙覃川,他,他親我?”

小寶望了眼秦香雲的嘴唇,點了點頭道,“主人,確切的說,他是在咬你。”

“主人能把一個七分木訥三分悶騷的男人逼到光明正大的對你耍流氓,簡直太厲害了。主人,我覺得,你應該多逼逼他,這樣我很快就能有小主人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