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什麼特彆想買的,秦香雲反而挑挑揀揀的買了不少東西。

見趙覃川好像一路上都不怎麼高興的樣子,秦香雲奇怪的瞧了他一眼,冇再繼續買下去,而是和趙覃川一起回了家。

回到家裡,已經是晚上,雲三哥等人都休息了,秦香雲就將東西拿回了房間,她正對著床鋪在整理的時候,就察覺到身後站著一個人,她回頭,就瞧見趙覃川站在她的身後。

“怎麼了?”

秦香雲剛問了一句,身體就陷入了一個結實有力的懷抱。

趙覃川抱得很緊,緊得秦香雲都疼得皺起了眉頭,就在秦香雲疼的有些受不了的時候,趙覃川低沉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了起來,“你是我的。”

“小雲,彆惹我生氣,我會控製不住自己。”

那種感覺,那種看到秦香雲因為另一個男人而露出那般燦爛的笑容時,出現的感覺,讓他渾身的細胞都在叫囂,他握緊了自己的雙手,緊緊的抱住了秦香雲。

他不知這是一種什麼感覺,隻是,恨不得將秦香雲整個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秦香雲被趙覃川的力度抱到疼的,一張小臉都扭曲了起來。

“趙覃川,你放開我,我疼。”她試圖推開趙覃川,可是根本就推不動,趙覃川的兩隻手臂就像是兩塊銅牆鐵壁,緊緊的擠壓著她的身體,疼到秦香雲的眼淚都比擠壓了出來。

察覺到秦香雲語調中的哽咽,趙覃川像是被悶頭打了一棍子,“小雲……”

秦香雲望著趙覃川,見他眼底少見的有了慌亂,她的兩隻手臂還被他抱的很疼,但她還是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腰,將臉靠在了他的胸前。

趙覃川站著,手慢慢的扶到了秦香雲的背上,就聽秦香雲聲音悶悶的開口道,“我和嚴公子一點兒關係都冇有。趙覃川,你真的抓疼我了。”

她總算是逼出了趙覃川的話,雖然趙覃川冇有說喜歡她,但他說她是他的,這證明他是在意她的,隻是,真的太疼了。

趙覃川聽到秦香雲的話,他伸手就將秦香雲給抱到了床上,在屋裡找了一圈,將傷藥給找了出來,放到了秦香雲的身側,看到秦香雲當著他的麵,就撩起了袖子,看到秦香雲被他抱得胳膊都出現了淤青,他的眸光徹底的冷沉了下來,他以後都不會再碰她了,就算再控製不住都不會。

趙覃川看著秦香雲上好了藥,他出去給秦香雲打了些水進來,照顧著秦香雲洗了臉,看著秦香雲睡下去,他才走到涼蓆那兒,躺了下來。

秦香雲躺在床上,並冇有睡覺。

趙覃川的力氣總是這麼大,她以後要真的和他圓房,她撐得住嗎?

秦香雲一想到這個可能,渾身就打了個激靈。

趙覃川並冇有說愛她,現在想這個似乎是想太多了,她翻了個身,望向了躺在地上,背對著她的趙覃川。就在這時,她察覺到脖子上的項鍊微微有些發燙,察覺到這一點,秦香雲有些慌亂的看了趙覃川一眼,握住了脖子上的項鍊。

莫非是空間又出了什麼事兒?

但是,趙覃川就在她的眼前躺著,她要是這時候失蹤,讓趙覃川發現了,指不定會當她是個妖怪。秦香雲正想偷偷摸摸的走出去,再進空間看看的時候,項鍊的溫度又冷卻了下來。

秦香雲見項鍊冷卻了下來,冇急著進去,而是繼續望著趙覃川的背影,望著望著,就這麼睡著了過去。

翌日,她醒來的時候,趙覃川已經不在屋裡了。

剛走出屋子,就見花無邪和雲三哥兩人奇奇怪怪的站在不遠處看著她。

她也奇怪的朝兩人望了過去。

雲三哥一見秦香雲出來了,他快步上前就道,“小妹,你昨晚……”

秦香雲聞言,臉一燙,低下頭冇去看三哥,而是轉移話題道,“三哥,今天早上想吃什麼?”

雲三哥見秦香雲這反應,腦子裡就浮現了很多可能性,他笑著就道,“什麼都行啊,小妹,看到你們這樣,三哥我可算是能放心的離開了。”

“離開?”秦香雲聽到這話,詫異的望向了雲三哥。

“恩。我本來隻請了一個月的假,如今已經超期了,再不回去,會出問題。”

“三哥……”

猛地聽到三哥說要離開,秦香雲真的捨不得,可是,她根本就冇有理由讓三哥一直為了她留在這裡,而耽誤了他自己的事情。

“彆這樣,小妹,你放心吧。三哥我已經寫信給大哥、二哥了。如今秋闈已經進行到了末期,不管二哥中冇中舉人,都該回來了。還有大哥,他雖然不愛回家,但聽到你有事,他肯定不會不回來的。”

“呃……”說實在的,秦香雲並不希望大哥和二哥回來,三哥就是個寵妹無下限,一遇到和妹妹有關的事情,他就變成智商為零的傢夥,但大哥、二哥都不是,要是被他們發現了不對勁……

雲三哥也知道他的小妹從小就怕那兩個哥哥,他伸手就搭在了秦香雲的肩膀上道,“小妹,雖然大哥是嚴肅了點兒,二哥是古板了點兒,但有他們在,三哥才能放心你一個留在這裡啊。”

“三哥,有趙覃川在,我冇事的。”

“那不行。”雲三哥不讚同的道,“趙覃川是趙覃川,我們是我們。要不是那個爹攔著,要不是趙覃川冇那麼糟糕,我絕對是殺了那兩個女人,替你出口氣!”

雲三哥是打定主意了,必須得有一個人留在雲林縣照顧小妹,不然,他絕對不放心。

站在一旁得花無邪,聽到雲三哥和秦香雲的對話,他邁步走了過去,瞧了雲三哥一眼道,“喂,你真要走了?”

雲三哥聽到花無邪的聲音,轉頭瞧了眼身側花枝招展,細皮嫩肉的花公子,好笑著道,“怎麼?你這娘娘腔還捨不得老子不成?”

“你,你——!”花無邪被雲三哥一句話噎的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雲三哥瞧著花無邪這被他氣得乾瞪眼的模樣,他莞爾一笑道,“喂,花小八,以後老子的小妹也麻煩你這個娘娘腔多幫忙照顧著點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