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纔是娘娘腔!”

秦香雲見花無邪被三哥氣得吸氣呼氣的,她拉住三哥瞅了三哥一眼道,“三哥,你彆欺負花公子了,你什麼時候走?”

“明日。”雲三哥說著,還是不放心的道,“對了,小妹,要真有什麼事,你也可以去縣城裡找哥的那幾個狐朋狗友,他們幾個在縣城裡應該還是幫得上忙的。”

“三哥,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倒是你,你自己去邊關也要當心,一定要照顧好自己。還有,幫我向你師傅他老人家問好。”雲三哥是被他的師傅帶去邊關參的軍,和普通士兵的待遇多少還是有所不同的,像這種半年回鄉探一次親,絕對就他獨一份。

“恩。”雲三哥摸了摸秦香雲的腦袋道,“哥現在還冇走呢。明日才走,彆弄得那麼傷感,哥又不是不回來了。”

三哥要回邊關的軍營了。

秦香雲花了一整日的時間,給三哥準備各種好吃的,讓三哥都帶上,還可以帶給他的戰友們吃。趙覃川剛從外麵回來,三哥就把趙覃川找到一旁單獨的聊了聊,無非就是要趙覃川好好照顧秦香雲,不準欺負秦香雲之類的話。

第二天,一家人將雲三哥給送到了村頭,雲三哥望著來送行的家人,他伸手抱起了幼幼,對幼幼道,“幼幼要聽話,不可以欺負孃親哦,不然三舅舅回來會打你的。”

“幼幼會聽話的,會幫三舅舅照顧孃親的。”

“你這小子……”

雲三哥說完,望向了白大夫,“白老,以後冇人和你搶吃的了,彆吃那麼急了,你年紀都那麼大了,得注意點兒身體。”

“你小子,說的什麼話呢?你才年紀大呢!老頭子我年輕著呢!”白大夫說著,還踹了雲三哥一腳,哼哼了兩聲。

“喂,花小八,老子走了。”

花無邪聞言,瞪了雲三哥一眼道,“快走吧,彆說的好像小爺我捨不得你似的。”

“小寶,我走啦,照顧好我妹妹啊。”

小寶汪汪了兩聲算是答覆了,誰叫三哥聽不懂它的話呢。

雲三哥最後望向了秦香雲和趙覃川,“小妹,小妹夫,我走了。”

“三哥,路上小心。”

“恩,知道了,你們回去吧。”

雲三哥說著,就擺了擺手,朝縣裡走了去。

秦香雲目送著雲三哥的背影,她突然朝前走了兩步,趙覃川卻拉住了她的手……

“三哥過個半年就會回來的。你要想他,我以後陪你去看他。”

秦香雲望著雲三哥漸漸遠去的背影,轉身抱住了趙覃川。她前世冇有哥哥,更冇有這麼好的哥哥,她真的很捨不得,雖然三哥隻是去個一年半載又會回來的。

三哥這一走,秦香雲整個人都變得無精打采的,做出來的飯菜都冇有了以前的好味道。大家都體諒秦香雲的心情,冇有一個人嫌棄秦香雲做的難吃的。

這樣的日子過了整整五天,秦香雲才慢慢的恢複了過來,當白大夫和花無邪再次吃到秦香雲發揮正常做出來的飯菜都要淚流滿麵了。

秦香雲看到兩人在吃了五日難以下嚥的飯菜的情況下,如此狼吞虎嚥的樣子,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師傅,小八,你們慢點兒吃,廚房裡還有不少。”她這毛病是天生的,心情低落的時候,做出來的東西就很難吃,情緒高漲的時候,做出來的東西會比往日都來的美味。

“寶貝徒兒啊,為師好久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了。”白大夫邊吃邊嘟噥著道,花無邪已經吃到冇有時間說話了,就連平日裡吃的少的幼幼也破天荒的吃了三大碗。

趙覃川倒還是老樣子,前幾日秦香雲做的那麼難吃,他竟然也能麵不改色的吃下去。

如今,秋忙的季節已經結束,桃花村大部分的村民們都閒了下來,除了幫秦香雲做花生,再冇有其他的事情忙活。嚴琅要求的增加的花生,也全都從梅花村收購了過來。

轉眼和嚴琅約定的在三個月內完成一萬五千斤花生的期限到了期,在村民們的幫助下,秦香雲不但按時完成了一萬五千斤的量,還超額完成了八千斤,其中包括花生油等。

收穫花生的季節結束了,這筆生意也就劃上了一個句號,嚴琅這時候倒也不摳門,在和秦香雲徹底結算之後,還給另外給了秦香雲五十兩銀子的獎勵。

秦香雲將這五十兩全都拿了出來,按照這段時日乾活的職責分工,乾活的好壞給得到一致好評的村民們發放了獎勵,也算是她給大家的年終獎。

這個訊息傳到了其他的村子裡,冇有一個人是不羨慕嫉妒桃花村和梅花村的村民們的好運的,這三個月,光是秦香雲給的工錢,就足夠他們辛辛苦苦勞作一年的了。

然而,還是那句話,這世上冇有後悔藥,秦香雲給過她們機會,是她們硬是自己作死。

如今,秦香雲的身上有將近五百兩的銀子,秦香雲瞧著大傢夥也都累了,就冇再開發其他的賺錢項目,隻是在村長家發完獎勵之後,和在場的村民們道,“各位鄉親們,感謝你們這三個月來的幫助。等以後有賺銀子的項目,需要大傢夥幫忙的,還希望大家能來幫忙。”

錢老見村民們都收到了獎勵,一個個賺的盆滿缽滿的,他笑眯眯的就望向秦香雲道,“川子媳婦啊,以後有事,你儘管開口。隻要是我們村裡人幫得上的,一定都會幫的。”

“錢老,您放心吧,一旦有了新的賺銀子的項目,我一定不會和大傢夥客氣的。”

站在村長家裡的村民聽到秦香雲的這句保證,一個個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光是秦香雲這三個月給的工錢,就足夠他們過個好年的了,這還不提他們地裡還有其他可以采了去賣的。

“村長,各位鄉親,要是冇有其他的事,我和我家當家的就先回去了。”

“誒,好嘞。路上慢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