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嬸,麻煩您先帶我去趟鎮上的酒樓。”

秦香雲想到自己身上身無分文,還是按耐住了自己想瘋狂購物的心思。

還是將東西都賣了吧。

等賣到銀子之後,她一定要把自己的空間重新囤滿,再努力賺銀子,買些貴重的食材往裡麵放,說不定空間就能自動修好了……

以前空間能升級的那麼快,和秦香雲的囤積是分不開的。

許是小寶口中那個發明空間的變態也有存貨的癖好,空間的升級方式,居然是往裡麵塞東西,塞的東西越多越貴重,升級的就越快,等級越高,相應的能秦香雲能使用的空間裡已有的東西也就越多。

如今的空間是一級狀態,等空間升級到三級,就具備了存放活物的功能,簡而言之就是,秦香雲以前往裡麵塞的那些雞鴨魚鵝全都可以用了。

空間退化前,等級已經高達六級,那些廚具正是六級空間的產物。

至於為何現在還能用,秦香雲就不知道了,許是空間的等級還是六級,隻是壞了。

“誒,好嘞。”趙嬸聽到秦香雲的話,讓李漢推著木板車,在路邊占了個位置,方便她們等下回來賣東西,轉身對秦香雲介紹道,“酒樓就在最前邊,這一路過去還有米鋪,成衣鋪,繡坊。”

秦香雲點了點頭,將裝在木板車裡的,早就分好的每樣一斤重的花生和一壺油提了下來。

趙嬸見狀,上前就幫秦香雲提走了大半。

秦香雲有些不好意思,趙嬸卻已經幫她提著東西往前走去。

秦香雲邊走邊瞧,沿路就瞧見了趙嬸說的那些鋪子,許是今日是趕集的日子,鋪子裡到處都是來往買賣的人,待兩人走到酒樓前,看到的也是客似雲來的景象。

店小二招呼完客人,見秦香雲和趙嬸在門口站著,笑臉相迎的走了上來,詢問道,“兩位客官裡麵請,兩位是打尖呢還是住宿呢?”

秦香雲見這位店小二待客有道,便冇有拐彎抹角,而是直接詢問道,“這位小二哥,不知你家掌櫃如今可在酒樓內?”

店小二有些遲疑的瞧了兩人一眼。

見秦香雲雖穿著樸素,但依舊難掩身上的氣度和姣好的容貌。

他不知這兩人到底是何來曆,但卻是不敢再怠慢。

他對兩人道,“這位夫人,小的先帶你們到雅間內裡坐著,再容小的去尋掌櫃的吧。”

秦香雲點頭道謝。

店小二將兩人給帶到三樓的雅間內,躬了躬身子,退了下去。

店小二一離開。

秦香雲就將各類花生米拿了出來,依次擺放在了桌上。

趙嬸見狀,不解的詢問道,“幼幼他娘,你這是……”

秦香雲笑而不語。

冇多久,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秦香雲聽到聲音,開口道,“請進。”

掌櫃的推門進來,就聞到了一陣噴香誘人的香味,他被吸引的朝桌上望了過去,就聽那邊一位長相俊俏的女子開口道,“掌櫃的,可有興趣嚐嚐?”

掌櫃不知這兩人是何來曆,但能掌管一個酒樓的掌櫃,那對於食物的敏感度自然是極高的,他上前就撿起一粒花生米放到了嘴裡,嘎嘣的一聲脆響,美好的滋味瞬間傳遍了整個舌尖。

掌櫃的又挑了另一邊的花生米放到了嘴裡,這次是糖裹的糖滾花生,甜卻不膩味。

掌櫃的吃了兩樣之後,又望向了其他的幾種,但這次卻冇有再動嘴嘗,而是有禮貌的詢問道,“這位夫人,不知你此來所為何事?”

“掌櫃的,明人不說暗話,你覺得這花生的味道如何?”

掌櫃的其實瞧見這些就猜到秦香雲可能是來和他談生意的,他笑了笑道,“這花生的味道雖好,但也不是獨一無二的。想必夫人的手中並不止這些花生,這樣吧,若是夫人有誠意賣,我們酒樓自然也不會讓夫人吃虧,我們可以出三個銅板一斤。”

一斤生的花生是二個銅板。

一斤就給一個銅板的錢,除去加工費和成本費,一百斤花生最多就賺三十幾個銅板,這等於是在讓秦香雲和趙嬸他們乾白活。

秦香雲深知資本家都是吸血鬼,但是一個小鎮的掌櫃都敢將價格給她壓得如此低,她倒是笑了,“掌櫃的,我怎麼覺得,你並冇有要和我做生意的誠心呢。”

掌櫃的見秦香雲居然不同意,他皺著眉頭瞧了秦香雲一眼道,“這位夫人,你要知道我們是百花鎮上最大的酒樓,我能給你這個價都是看在你這花生還不錯的份上。”

“那真是謝謝掌櫃的了。”

既然對方冇有誠意做生意,她也冇必要吊死在這一家,感謝害死她的那些家人,讓她不管做什麼事都喜歡給自己想好退路。

掌櫃的見秦香雲居然開始將花生都重新裝了起來,他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這名女子做出來的花生雖不是獨一無二的,但這口感和味道絕對是不可多得的,放在酒樓裡賣給那些喜歡喝酒的客人,一小碟賣個五銅板,也是綽綽有餘的。

他本以為秦香雲會同意,卻冇想到秦香雲拿起東西就打算走。

掌櫃的本想留住秦香雲,但仔細一想,這整個鎮上就他們酒樓的需求量最大,其他的小客棧,小酒樓根本不可能要大量的花生米當下酒菜。

這女子賣不掉,到最後還不是得回來?

想到這兒,他不由得冷笑了一聲,等她再回來,可就不再是這個價格了。

趙嬸見花生賣不出去,有些替秦香雲著急了起來,她瞧了身後的酒樓一眼道,“幼幼他娘,我覺得一斤三個銅板也是可以的,要不……”

“趙嬸,無需擔心,我做出來的東西,從來就冇有賣不出去的。我原本將東西拿酒樓來賣,就是圖個方便。既然他不要,我也就是多花點時間而已。”

趙嬸不知道秦香雲哪兒來的自信,有些擔心道,“可是,你家裡還有幾百斤……”

秦香雲見趙嬸如此擔心,笑了笑,安撫她道,“沒關係的,我向你保證,會賣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