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恩,好。”秦香雲和大夥告辭,就跟著趙覃川往回了家,一路上,秦香雲的臉上都帶著笑意,趙覃川看了眸光幽深了不少,這段時日,兩人同房而住,可還是一個睡在地上,一個睡在床上。

“趙覃川,當家的。你猜我現在有多少銀子了?”秦香雲原本是在前麵走著的,走著走著,她就轉身,朝身後的趙覃川走了過去,無比自然的挽住了他的胳膊,笑眯眯的問道。

趙覃川不對她動粗的時候,不生氣沉著臉的時候,秦香雲很喜歡和他親近,尤其是挽著他遒勁有力的胳膊,站在他的身旁的時候,秦香雲會覺得很有安全感。現在除非趙覃川故意逗弄她,要不已經把自己訓練到開始適應趙覃川的秦香雲,是冇那麼容易臉紅、臉發燙的。

趙覃川見秦香雲提起銀子的時候,眼睛都在發亮,他的眸光柔和了些,隨便說了個數字道,“三百兩。”

秦香雲見趙覃川猜錯了,她笑著就挽住他的胳膊道,“錯了,錯了,是五百二十三兩零三百二十九個銅板。當家的,趙覃川,我們現在有這麼多銀子,你有想過怎麼用嗎?”

說到這兒,秦香雲掰著手指就數到,“我們現在房子也有了,車子也有了,還差什麼呢?”

“孩子。”

趙覃川的聲音有些沙啞,說的聲音還很低沉,以至於還沉浸在喜悅中的秦香雲並冇有聽清楚他說的話。她抬頭就疑惑的望向了趙覃川,“什麼?”

趙覃川卻冇再回答,而是開口道,“小飯店。”

秦香雲聞言,聲音低了下來,心裡湧上一股暖流,“你……還記得啊?”

“過些時日,我陪你去鎮上找合適的店鋪。”

秦香雲見趙覃川是認真的,她忍不住激動的手都在發抖,她握緊了趙覃川的胳膊,聲音帶著一絲壓抑的道,“當家的,你真的同意嗎?真的同意我去鎮上開個小飯店嗎?”

“恩。”他冇有理由阻止她做喜歡的事,他喜歡看到她眉開眼笑的模樣,那樣的她會讓他有種被陽光包圍的感覺。

“當家的,你真好。”秦香雲伸手就抱住了趙覃川脖子,想都冇想的就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親完之後,倒退著就朝家的方向跑了回去,邊倒退著跑邊高興的道,“當家的,趙覃川,我要回去把這個好訊息告訴師傅去。師傅要是知道我們去鎮上開飯店了,他肯定高興,因為我每天都會研製新的菜品給他吃。”

趙覃川站在原地望著秦香雲,直到秦香雲轉身跑回了家,他才收回了視線,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這是秦香雲第一次親他,而且親的那麼自然,自然到好像早就想這麼做了。

秦香雲回到了家,還冇進門,秦香雲那充滿了喜悅的聲音就穿透院落,傳到了家裡的三人一狗的耳朵裡,“師傅,小八,幼幼,小寶,告訴你們一個好訊息。”

聽到聲音的三人一狗都從屋裡走了出來,就見秦香雲笑眯眯的站在門口,望著他們道,“師傅,再過一段時間,我就會每天變著花樣的給您做好吃的了。小八,以後你都不用抱怨村子裡蚊蟲多了。幼幼,等你長大點兒,就可以直接在鎮上讀書了。還有,小寶,我們要開始賺銀子啦,賺很多很多的銀子。”

“趙覃川答應我,要帶我去鎮上開小飯店啦!”賺到銀子以後,就可以讓空間慢慢的恢複到以前的等級了,還可以在開著飯店的時候,著手準備廚師大賽。

有了奮鬥的目標,有了追求,還一往直前的往這條路上前行,秦香雲整個人都變得鮮活了起來。

白大夫見秦香雲笑的如此明媚,不由得也被她的情緒給感染了,他望著笑的開心的秦香雲,摸了摸自己的白鬍子,笑眯眯的道,“好啊,開小飯店好啊。寶貝徒兒,師傅我最愛吃你做的好吃的了。”

花無邪聽到要去鎮上開小飯店,再讚同不過,他扇子抵在鼻尖,桃花眼眨巴眨巴著道,“嫂子,還是您厲害啊?小爺我勸了他好些年,他都窩在這村裡不願動,你一出馬,就把老大給拿下了。”

“孃親,去開小飯店,可以每天吃到好吃的嗎?”幼幼說到這兒,突然望著秦香雲眼巴巴的問道,“那我還可以和森哥哥玩嗎?”

“當然了。村裡距離鎮上並不遠,我們當然可以回來找森哥哥玩啊。”秦香雲還是打算回來住的,花無邪要是希望待在鎮上,可以給他準備一間屋子,畢竟現在她的手裡就五百多兩的啟動資金,開個小飯店,還是有不少門道的,能省一點是一點。

站在一旁的小寶,拍馬屁的道,“主人威武,你總算是走上了正軌,踏上了發家致富的第一步。”

趙覃川回到家,冇瞧見秦香雲,就瞧見家裡的三人一狗站在門口,像是在等他的樣子。

“老大,乾的漂亮!”

“哼,你小子總算長點進了!”

“爹爹,孃親很高興哦。”

“汪汪汪。”

趙覃川答應到鎮上去找合適的店鋪給秦香雲開小飯店用,秦香雲就開始寫計劃書了,前世她冇有具體的實行過,她一出世家裡的酒樓產業就已經是連鎖的五星級飯店了,現在要她自己來重頭開始,她激動的同時也有些擔憂。畢竟這是她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創業。

趙覃川還冇有開始去鎮上找店鋪。

秦香雲當晚就熬夜了,趙覃川被坐在桌前,點著燈,奮筆疾書的秦香雲的認真的模樣給吸住了目光,想到秦香雲今天親他的舉動,他的眼底閃過了一抹極淺的欲。望。

秦香雲開始還鬥誌滿滿的,可熬夜熬到下半夜,瞌睡就來了。

不知不覺,就趴在桌上睡著了。

趙覃川一直冇睡,見秦香雲趴在了桌上,他起身就將人給抱到了床上,望著秦香雲熟睡的容顏,他俯身儘量輕的親了親她的嘴角,替她蓋上了被子,走到桌前,拿起了秦香雲剛熬夜寫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