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卡打折,製度,積分製度,人群定位,選址注意事項。

大部分是趙覃川看不懂的名詞,他看到這些東西,望向了躺在床上的秦香雲,他的小媳婦似乎還有什麼事情在瞞著他的樣子。

秦香雲對趙覃川已經到了不設防的地步,她認準了就不會改了,她不信她會瞎了眼的看上一個渣男,因此,除了空間的事情不能讓趙覃川知道,其他的她開始慢慢的讓趙覃川接觸和瞭解。

秦香雲一覺醒來,趙覃川不在屋裡。

她坐在床上發了會兒呆,打了個哈欠,抓了抓頭髮,起了身。

剛走到門口打kai房門,就瞧見趙嬸和李漢正站在院子外,李漢的身側還放著兩個水桶,是他來打溫泉水用的,兩人似乎站了有一會兒了,秦香雲見了,有些疑惑的詢問道,“趙嬸,李大哥,你們是來找我的嗎?”

趙嬸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秦香雲一眼,最終還是咬了咬牙道,“幼幼他娘,嬸子又不要臉皮的來找你幫忙了。”

“趙嬸,你這說的哪兒的話呢?你有什麼話直接說就可以了,我們都這麼熟悉了,隻要是我幫的上的,我一定幫。”

“是這樣的,幼幼他娘。小漢的親事已經定下來了,聘禮也下了,成親的日子都定好了,就是想請你那日來幫我們主個廚,負責下喜宴的飯菜。”

“真的嗎?”秦香雲聞言笑著就恭喜李漢道,“李大哥,恭喜你啊。趙嬸,這忙我肯定是會幫的,您放心好了,您告訴我具體日子,我一定提前就幫你準備好了,保證成親那日的酒席讓大夥都滿意。”

上次宴請村民,獲得了成功,贏得了村民們的好感。如今再接觸這種婚宴,秦香雲一點兒都不懼了,還隱隱有些期待,畢竟,她喜歡讓更多的人嚐到她做的吃的,看到彆人吃的開口,她也開心。

“嫂子,謝謝你。”李漢見秦香雲如此痛苦的答應了下來,他那張黝黑的臉上都激動得有些泛紅,“真的太感謝你了。”

“李大哥,彆和我客氣了。你快回去準備吧。”秦香雲見李漢如此高興激動,她笑著道,“你找個人來和我談就好了。飯菜的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誒,幼幼他娘,那我就讓方嬸來和你商量商量吧。”趙嬸瞅了眼不爭氣的李漢道,有無奈又心疼的對秦香雲道,“婚事在七天後,你需要買些什麼菜,你到時候寫下來交給方嬸就好。要有其他的問題,你儘管來問嬸子。”

“好,嬸子你放心吧。”

還有七天,秦香雲這次還不需要自己去采辦,隻是幫忙寫下菜單,做做飯而已,她要輕鬆上不少,秦香雲在趙嬸和李漢離開前,偷偷的問了趙嬸,一桌大概在多少銀子。

趙嬸是為李漢省錢的,這次的聘禮就已經要了李漢這麼多年存下來的全部積蓄了,但是一輩子就成這麼一次親,趙嬸幫秦香雲做花生,得到了不少的獎賞,她望著秦香雲就道,“三百個銅板一桌是要的。”

“恩,好。”在農村,三百個銅板一桌算是很不錯的酒席了。

趙嬸和李漢離開後,秦香雲回到屋裡根據自己的經驗,就開始寫這次婚宴的菜單,她的廚藝好確實是能為這次的婚宴加分不少。

寫好菜單,秦香雲還要和方嬸商量商量,再等和趙嬸,李漢確認一遍。她也不急,就去給家裡人做早飯了,她要是開飯店,還可以經營早餐,像是南翔小籠包,就是不錯的選擇。

秦香雲向來是個想吃就做的人,她準備了食材,將豬肉切碎,加入少許清水,與調味料撈勻並攪至起膠,最後加入薑粒、蔥花及麻油。麵米分與清水搓成柔軟的麪糰,分成小團再用麵棍擀壓成圓片,包入豬肉餡,用手摺疊捏合成小肉包。蒸籠底鋪椰菜葉,將小肉包放入蒸籠內用猛火蒸約一刻鐘,小籠包的香味就溢了出來。

白大夫和花無邪每天醒來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可以吃到秦香雲做的飯菜。

南翔小籠素以皮薄、餡多、鹵重、味鮮而聞名;外觀小巧玲瓏,形似寶塔,呈半透明狀,晶瑩透黃,一咬一包湯,滿口生津,滋味鮮美。

白大夫在吃東西上一直都是個急性子。

他一口就咬了下去,結果燙得直吐舌頭,秦香雲瞧見了上前就道,“師傅,這種小籠包皮薄餡多,如果一口咬下去,要麼燙得直吐舌頭,要麼因大咬一口而湯汁儘失。所以正確的吃法是,先小咬一口,咬出個小洞,就著吸吮,把湯汁美美地吸咂品味了,再吃包子的皮和餡兒。可以總結成一句話:一口開天窗,二口喝湯,三口吃光。”

而花無邪,在雲三哥離開以後,他一個人就無聊了,冇有人跟他吵架,也冇有人和他鬨騰。他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而且每天還吃的這麼好,在這裡住了這麼斷時間,本來眉清目秀的俊臉都開始有些向肉嘟嘟的包子臉方向發展了。

他手裡拿著小籠包的時候,他自己就像是一個白嫩嫩的大白包子,可是要花無邪不吃,那是絕對不可以的。

小籠包第三屜出來的時候,幼幼和小寶也起來了,一家人吃過早飯,秦香雲見趙覃川還是不在,有些奇怪,莫非趙覃川這麼快就去鎮上幫忙找適合的店鋪了嗎?

不過,趙覃川向來是個行動派的男人,他要是今天就去鎮上尋找合適的店鋪,倒是一點兒都不奇怪。

秦香雲剛打算把趙覃川的那一份早飯用廚具給保溫起來,就聽到門口有人在敲門,“請問,趙夫人可在屋內?”

白大夫已經幫忙開了門,秦香雲走到院子裡,就看到一個鮮衣怒馬,眉眼中帶著幾分英氣的十六歲左右的少女站在門口,少女的身側還有兩個看起來年紀比少女大些的丫鬟打扮的女子。

“不知這位姑娘,找我有何事?”

“你就是趙夫人?趙老爺子的病就是你治好的?你怎麼這麼年輕!”紅衣女子的眼底閃過了一抹詫異,快人快語的就將心裡的疑惑給問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