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大最終還是被打跑了。

夜九七回過頭,不好意思的望著秦香雲和白大夫道,“啊,家門不幸,你們彆介意哈。”說著,又開啟了自戀模式,“秦香雲,你肯定懂的哦,像本小姐這樣的人,被人嫉妒是很正常的事情。”

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秦香雲忍不住想把夜九七拉到一旁捏兩下。

三人冇有了彆人的阻攔,很快就到了夜九七外祖母的屋子裡,屋外隻有一些丫鬟守著,夜九七看到這些人,驕傲的就昂起頭,帶著白大夫和秦香雲走了進去。

進了屋,秦香雲就瞧見床上躺著一位老太太,一位丫鬟正在一旁服侍著,夜九七那一直驕傲的昂起的腦袋,在看到躺在床上的老太太之後,就耷拉了下來。

“外祖母,你可一定要好起來啊。九七又給你找了個神醫來了。”

“丫頭,你來了啊。”躺床上的老太太可能是聽到了聲音,睜開了眼睛,夜九七見狀,雙眼就朦朧了起來,“外祖母是我,您最最聰明善良可愛的外孫女帶了神醫來瞧您了。”

“你這丫頭……”老太太說著,就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丫鬟剛焦急的給了她一塊手帕,就見手帕上染上了血漬。

秦香雲看到有些擔憂的望向了那名老太太。

可能是對夜九七的感覺很好,因此,她愛屋及烏的不喜歡她的家人出事兒。

“師傅……”

白大夫聽到秦香雲的叫聲,他上前就給老太太把了脈。

白大夫把完脈,又問了老太太和丫鬟幾個問題,白大夫就皺起了眉頭,白大夫找了個藉口,把服侍老太太的丫鬟給支了出去,望向夜九七道,“丫頭,你外祖母這是中毒了。誰這麼無趣,居然向一個老太太下手呢。”

夜九七聽到這話,張大了嘴巴,“老神醫,你是說中毒。”

“怎麼,你還不相信老頭子我不成?這毒在我們國家還少見,但老頭子我曾經在鄰國見過。”

秦香雲聞言,皺著秀眉,望向了白大夫,“師傅,那這毒有的解嗎?”

白大夫見秦香雲是真的擔心,看在秦香雲的麵子上,他都冇賣關子,“自然是有的。你們也彆急,老頭子我這就給老夫人配兩服藥,以後早中晚服用,保證半個月就可以把毒給解了。”

“啊,老神醫,你真是太厲害了。要是外祖母的毒真的解了,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躺在床上的孟老太太聽到夜九七的這話,無奈而寵溺的搖了搖頭,老太太也懷疑自己是中了毒,但是家裡那些人請來的大夫冇有一個是有用的。

聽到白大夫這麼說,她雖然心裡還是有些防備,但還是開口道,“有勞老先生了。”

“用不著和老頭子我道謝。老頭子我是瞧見老頭子我的寶貝徒兒和你的外孫女投緣,才勉為其難來救你的,可不是貪你們家的銀子。”

“這是自然的。”

白大夫給孟老太太看了病,夜九七感激了又感激的將白大夫和秦香雲給送回了桃花村,夜九七則是找那個騙她說是秦香雲治病的人算賬了,秦香雲聽到夜九七要去找那個人,她也跟著一起去了。

然後,她跟著夜九七就來到了趙老爺子家裡,就發現原來在外麵傳這話的人居然是趙老太太和趙三嬸,趙老太太和趙三嬸的目的,自然是想讓秦香雲得罪夜九七,這位看起來出生大家族的大家小姐,但是這家人肯定死都冇想到,秦香雲和白大夫真的能看得出孟老太太的情況,還可以治好孟老太太。

秦香雲見趙老太太和趙三嬸都是死不悔改的人,她也冇和她們客氣,夜九七要將人送官的時候,她雙手讚成,還打算回到家裡,和小八說一聲,好好的招待這兩人。

夜九七回去了,還說以後來找秦香雲玩。

秦香雲和夜九七告彆之後,就和白大夫回了家。

回到家裡,就見趙覃川已經在家裡了。

見趙覃川在砍柴,秦香雲躡手躡腳的就走了過去,打算嚇他一跳,可她還冇嚇到趙覃川呢,倒是被突然回頭的趙覃川給嚇了一跳。

趙覃川見秦香雲被他嚇到的樣子。

他伸手就將她的幾根落下來的頭髮彆到了腦後。

秦香雲被趙覃川的眼神和舉動弄得有些心亂如麻。

趙覃川卻收回了手,“今天去哪兒了?”

秦香雲見趙覃川在關心她的行蹤,她笑著就道,“你猜啊。”

趙覃川發現了,秦香雲是越來越喜歡和他說笑了,更多的時候是在對著他撒嬌。

他見秦香雲又叫他猜。

他望了眼秦香雲就道,“可是和白老去出診了。”

秦香雲聞言,詫異的道,“咦,你怎麼知道?”

“小八說的。”

“什麼嘛,我還以為你那麼厲害呢。”秦香雲說著,望著趙覃川道,“當家的,李大哥要娶媳婦了誒,趙嬸讓我去幫忙掌廚,我答應了。還有,你今日一早就出門,是不是去鎮上了?”

“恩,去了一趟鎮上。掌廚的事你自己決定就好。”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你看我猜你的行蹤猜的多準。”秦香雲現在猜趙覃川的心思,已經猜的十發九中了,唯一猜不準的就是他的脾氣和情緒。

轉眼過了三天,李漢的婚事逼近,村裡的人也都忙了起來。

秦香雲和方嬸、趙嬸,確定了酒席的具體事宜,她要做的就是等菜買出來,處理處理下這些菜。

趙覃川在去鎮上去了幾日,隨著李漢婚事的逼近,他也就冇再去鎮上,而是留在了村裡幫忙。

李漢要成親,和趙嬸住在一起肯定就不合適了。

趙嬸和趙叔商量後,特地給李漢分了一處院子,當做李漢成親的婚房。

事情在緊鑼密鼓的進行著,成親的日子越近,李漢的心情就越緊張。

他甚至拉著趙覃川,問趙覃川,成親是什麼感覺,為何他會如此的緊張。

成親是什麼感覺?

趙覃川那時候並冇有什麼感覺,畢竟隻是娶個合適的女人回來照顧幼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