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現在,婚後似乎有了些不一樣的感覺。

在李漢成親的前一日,夜九七來找秦香雲玩了,同時還帶了不少禮物過來。

夜九七看到院子裡的秦香雲和白大夫就快步跑到了兩人的麵前,臉上都是笑意的咳嗽了兩聲道,“趙夫人,老神醫,你們可有想本小姐嗎?”

“想,可想了。夜姑娘,你今日來,有何事?”

夜九七聽到這話,走到秦香雲的麵前,拍著秦香雲的肩膀道,“趙夫人,叫什麼夜姑娘呢,你就叫本小姐九七吧。還有,趙夫人你閨名是什麼,是不是要告訴這麼真誠的和你交朋友的我呢。”

“秦香雲。”秦香雲說的是她的真名,至少這個朋友,不是她頂著雲美的名義交的。

“那我以後就叫你小香兒咯。”夜九七說著,讓人把她帶來的禮物都搬進了院子裡,整整有一馬車各種雜七雜八的東西,“小香兒,老神醫,我外祖母的身體最近幾日好了不少。這些是來感謝你們的。”

“你真是太客氣了。”

最終秦香雲隻是和白大夫一起收了些無足輕重的東西,其他的就讓夜九七帶回去,夜九七還要回去照看她的外祖母,也就冇有多留,隻是叫秦香雲一定要去鎮上找她玩兒。

一天時間一晃即逝,轉眼就到了李漢娶親的這日。

秦香雲一大早就來到了趙嬸家,開始準備成親這日婚宴上的飯菜,飯菜昨晚就處理好了,這次前來幫忙的廚房裡的幫手也都是上次和秦香雲合作的,一群人再次合作,自然是如魚似水。

這次李漢請來的客人不止有桃花村的村民,還有其他村落的。

另外,還有新媳婦孃家那邊的人,也有派人過來送親。

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

可想而知,這一頓飯對這次的婚宴來說有多重要。

接親,到家,拜堂,送入洞房,再就是秦香雲開始大展身手的時候。

隨著鞭炮聲響起,一道道美味佳肴從廚房裡端了出來,端到了各桌上,桃花村的村民都知道今日是秦香雲掌廚,早就期待著開放的時間點了,當菜開始端上來,他們就已經開始不顧形象的吃了起來。

其他村子的人剛開始還在鄙夷桃花村的人和冇吃過東西似的,可是,等他們嚐到桌子上的菜,他們就開始比桃花村的村民們還不要臉了。

和上次一樣,所有的菜都是剛被端上桌子,就隻剩下了一個空盤子。

這種速度是可怕,這種速度也會帶來一個可怕的後果。

那個後果就是,客人吃菜吃的太快,做菜的速度根本跟不上,而有些人吃了還覺得不夠吃,他們隻會覺得是今日準備的菜準備的少了,李漢連成個親都如此摳門。

趙嬸看到外麵的光盤,還有不少人對著空盤,眼巴巴的望著廚房的方向,還有人在私底下嘀咕了,她不得不跑到廚房裡,詢問秦香雲該如何是好。

秦香雲就是再努力,她一個人也就隻有兩隻手,其他人的廚藝根本就不如她,要是讓人幫忙煮,外麵的村民肯定是嘗的出來的,而且菜做的不好吃了,彆人到了外麵也會說,那人成個親,指不定就是故意請個做菜難吃的廚子,好把飯菜都省下來。

秦香雲沉默了片刻道,“趙嬸,如今隻有一個辦法了。”

趙嬸聽到秦香雲的話,焦急的詢問道,“幼幼他娘,你有啥辦法呢?”

秦香雲的辦法就是臨時做兩道可以吃撐肚子份量大的菜,讓他們一口氣吃到肚子撐。有前麵的十來碗菜墊底,桌上的客人應該已經吃得七八分飽,但就是因為好吃,才捨不得停下來,既然如此,那就再給他們來一記猛料,讓他們吃到再也吃不下。

秦香雲想到得這兩樣菜,一道是窩窩頭,還有一道就是麪條。麵米分類的食物是很容易飽肚子的,窩窩頭包鹹菜,這道菜本來就在菜單上的,麪條倒是不在,但是麪條做起來方便快速,她相信冇問題。

趙嬸聽完秦香雲的這番話,看到外麵“嗷嗷待哺”的客人,她點頭道,“那就交給你了,幼幼他娘。”

“好。”秦香雲應下後,望向身側幫廚的大娘大嬸道,“這邊的三位大嬸,麻煩你們按照我說的做麪條的湯底,那邊的三位大嬸,麻煩你們繼續按照原來的計劃做菜。”

秦香雲將廚房的人分成了兩部分,兩方人馬很快就行動了起來,趙嬸家備用的麪條並不多,但秦香雲的空間裡有,她進了一趟內屋,確定冇人就到空間裡一口氣拿了一大袋的掛麪出來。

大堂和院子裡的客人還在等的時候,就見跑堂的端著一個大盆子走了出來,還未看清楚盆子裡麵的菜,就聞到了一股撲鼻的香味,濃鬱到令人食指大動。

當盆子終於端到了他們的麵前,他們就瞧見了一大盆紅黃相間,點綴著蔥香的麪條出現在了眼前,麵和雞蛋西紅柿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光是看著就讓人迫不及待的想嚐嚐看味道。

有人開始拿筷子夾,另外還在咽口水的也不落人後,一大盆的麵,很快就少了一大半,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西紅柿雞蛋打滷麪的酸甜美味,待一大盆麵見了底,不少人都發現自己已經吃撐了,而這時窩窩頭上了桌,窩窩頭搭配早就做好的配菜,擺放在了桌上,有人寧願漲到肚子,也捨不得停下的繼續吃。

可最終,也被這一大碗的窩窩頭給撐到了。

秦香雲從廚房裡探了個腦袋出來,見大夥都不在等菜,而是開始坐在座位上休息,她回到廚房,陸續的將剩下的五樣菜,做了出來,端到了桌子上。

村民們這時候雖然還有動筷子的,可速度明顯已經慢了下來,到最後桌上還剩下六、七碟菜多餘,看起來也不顯得主人家宴席上的菜少。

趙嬸見大傢夥都吃飽了喝足了,心裡鬆了一口氣。就見新娘子村裡前來送嫁的孃家人走到了她的麵前,滿意的道,“他姨媽,說實在的這門親事,我們家本來是不看好的。可是,看到你們這般用心。”那人說著望了眼桌上的菜,還有在聊天的村民們,笑著道,“我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