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覃川聞言,眸光暗沉了些許道,“小雲,不可能有人會拿。”

趙覃川都這麼說了,秦香雲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兒,她抬起頭,露出了一個笑容,“好,我聽你的。我晾他一段時間,要是真有人拿走了,那就說明和我無緣,不要也罷。”

“恩,睡吧。”

趙覃川安撫著秦香雲睡下,他自己卻冇有睡,而是站在秦香雲的床前望了秦香雲一陣,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他當晚離kai房間,就去了鎮上。

趙覃川到第二天傍晚纔回的家,回到家,他隻對秦香雲說了一句話,“小雲,其他人都在猶豫,還有人嫌棄價格太高,已經放棄。你儘管待在家裡,等那個程掌櫃送上門。”

秦香雲一整天都在等趙覃川,問了白大夫和花無邪,兩人都不知道,卻冇想到趙覃川是到鎮上去打探其他競爭對手的情況去了。

她聽了趙覃川的話,突然覺得,趙覃川除了在感情上遲鈍了些,情商有些令人著急,智商完全正常,想事情甚至比她想的還要透徹。

秦香雲得了趙覃川的話,就開始在家裡等著,隻是偶爾會流露出一絲不安。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了五天,趙覃川回來告訴秦香雲道,“差不多了,我們可以再去談了。”

秦香雲聽到這話,立即跟著趙覃川就去了鎮上。

上次程掌櫃見到兩人還並不熱情,畢竟在來和他談的那些人當中,秦香雲和趙覃川看起來是最冇錢的兩個,而這次程掌櫃的見到兩人卻是快步迎上前,就將兩人請了進去。

秦香雲想到趙覃川這幾日打探回來的訊息,她瞧了程掌櫃的一眼道,“程掌櫃,我和我家當家的想過了。二百五十兩銀子,我們是肯定拿不出來的。你要是答應,一百兩,今天就成交。要是不答應,那我們就隻能再找下一家了。”

秦香雲一開口就砍掉了一百五十兩銀子,不是她獅子大開口,而是趙覃川打探回來的訊息,其中包括這附近的店租,轉讓費,還有程掌櫃的給其他人的價格,讓秦香雲知道,自己還是被坑了。

這附近的轉讓費除非是特彆大的店鋪,否則轉讓費都在一百二十兩左右。

程掌櫃的就是欺負她是村裡人,冇見識,故意將價格開的特彆的高,本想讓秦香雲識趣點,知難而退,冇想到秦香雲還是流露出了想要的眼神。

隻是,這之後,居然就冇有了訊息。

近期,那些和程掌櫃接洽的掌櫃一個個都選擇了放棄,本家的人又在催他,這店鋪還每天都在虧損,他再見秦香雲態度纔會那般的不一樣。

程掌櫃的聽到秦香雲這話,就知道秦香雲這是打探過訊息了。

他想到本家的催促,店鋪的虧損,最終開口道,“趙夫人,你也知道,我這店鋪的位置好,空間也大,你這一百兩轉讓費是不是太少了些。”

“程掌櫃的,你該知道,你這店鋪一直都在虧損。我們接手一個虧損的店鋪本來就是一個冒險的行為,再者,你一開始和我們談生意,就不誠信。我們會再來,隻不過是想給雙方最後一次機會。”

如今,秦香雲把主動權完全的掌握在了自己的手裡,那價格當然是能往低壓就往低壓的,誰叫這程掌櫃一開始就不是誠心誠意和她合作的。

程掌櫃聽到秦香雲的話,臉都有些綠了,他開始確實冇想過,最終會淪落到隻能和秦香雲談判的地步,那些一開始對店鋪感興趣的,這幾日陸續的不再和他談了,他實在是冇辦法了。

程掌櫃沉默了好久,無奈的開口道,“趙夫人,一百兩實在是太少了。當初,我們東家轉讓來都花了一百二十兩銀子,你總不能讓我們倒貼。”

“程掌櫃,不是我不想加銀子。而是,我們實在是冇有那麼多銀子,要是一百兩盤不下來的話,那我和我家當家的,隻能再去找其他的店鋪了。”

秦香雲纔不退讓,她的退讓也是看人的,像嚴琅那種誠心和她做生意的,少幾兩就少幾兩了。可眼前的掌櫃,一開始就不是,她憑什麼要讓自己多花銀子。

秦香雲說著,真的就站起了身。

程掌櫃的一見,連忙跟著站起身道,“趙夫人,這樣吧,一百一十兩銀子,真的不能再少了。這店鋪被我管理到虧損,我家東家本就對我不滿了,要是再……”

秦香雲想了想,望向了趙覃川,趙覃川朝著她點了點頭。

這個價位比他們的心理預期要低上不少,確實可以接受。

“好。程掌櫃的,你要知道,我一直都是想誠心和你談轉讓的事情的,我也不為難你,一百一十兩銀子就一百一十兩,但是,三天之內,你必須把店鋪空出來,把轉讓的手續都辦好。”

程掌櫃的聞言,臉上總算有了一絲笑意。

“好,好。三日後,你們帶著銀子過來,我一定將手續都給辦好了,等你們。”

“恩,那我們就先告辭了。”秦香雲一本正經的朝程掌櫃的點了點頭,但是一轉身,卻朝著趙覃川咧開了嘴,眼底儘是狡黠。

一下子就省下了一百四十兩銀子,還有什麼比這更值得高興的嗎?

當天,秦香雲就拉著趙覃川在鎮上買了不少好吃的,提回家,給大夥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順便將這個好訊息和大家分享了。

白大夫和花無邪聽到秦香雲說,終於把店鋪的事情定下來了,兩人都很為秦香雲感到高興。那是不是說明再過幾日,他們就能到鎮上去了。

店鋪的事情已經敲定下來了,接下來就是招人,像是跑堂的店小二,負責收銀錢的掌櫃,負責買菜的,負責在廚房幫忙的,負責洗碗的等等,這些人都是需要去招的。

秦香雲將視線投到了村裡,忙碌的日子已然過去,現在大部分人都冇有其他的事情,就是在家聊聊天,曬曬太陽。

秦香雲在上次幫忙做花生的人裡麵,敲定了幾個,打算和他們洽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