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心裡的不對勁感在這一刻擴散到了最大化,她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也沉下了眸子。

兩人正沉默的時候,迎麵走來了一夥人,他們來到店鋪前,就打開了店鋪的門,裡麵早就已經空了,兩層樓的店鋪看起來空蕩蕩的,那夥人走進店鋪就開始打掃了起來。

秦香雲見狀,上前就詢問其中一個道,“這位大哥,請問這兒的程掌櫃的呢?”

那人見秦香雲長得好看,也樂意和秦香雲搭話,他“哦”了一聲道,“程掌櫃昨日就把這間店鋪轉讓給我們家少爺了,他好像是離開百花鎮了,去哪兒就不知道了。”

“什麼?!”秦香雲聽到這話,吃驚的睜大了眼睛。

“程掌櫃明明就和我們談好了,今日來交鋪子的,他……”

那人聽到秦香雲這話,上下看了秦香雲一眼,嘀咕著道,“原來這位漂亮的小媳婦就是那位得罪了我們家少爺的人啊,真冇想到這麼漂亮的小媳婦,居然那麼心狠手辣,居然弄殘了少爺剛看上的玩物,真是可惜了……”

“你說什麼?”秦香雲聽到了那人的嘀咕,隻是聽的不清楚,隱約聽到了玩物什麼的。

“這位夫人,我勸你一句,和我們少爺作對冇什麼好下場,你還是好自為之吧。”那人這話剛說完,他的身側突然就傳來了一道怒斥聲,“你讓誰好自為之呢?你竟敢這麼對小香兒說話?你信不信,我讓你家的那個什麼少爺滾粗百花鎮!”

“這位姑娘,你怎麼說話的呢?你還是趕緊的離開,不然我家少爺知道了,冇你們好果子吃。”

“你們家的那個什麼破少爺半路截胡,搶了我們家小香兒的店鋪,你們還有道理了?有本事,你就叫他出來,本姑奶奶倒想看看,到底是個什麼貨色,竟敢到姑奶奶的麵前來叫囂!”

“九七……”

“小香兒,你彆拉著我。我今天非得幫你出這口氣不可!我一定幫你把店鋪給搶回來!”夜九七這輩子冇什麼特彆大的追求,上午聽到秦香雲和她說開飯店,再開連鎖店,再開很多很多店的遠大目標的時候,她都跟著激動了起來,覺得好厲害,現在怎麼可以還冇有開始就被壞蛋給搞了破壞!

“你到底是哪兒來的小潑婦,竟敢對我們家少爺如此不敬?”

那群人說著,就想上來教訓夜九七。可是他們還冇靠近夜九七呢,夜九七就對著對麵的富貴樓大叫了起來,“嚴琅,有人要欺負我了,你快出來管管!”

夜九七雖然很討厭嚴琅管她,但是嚴琅真不管她,那也是不可以的。

秦香雲猛地從夜九七的嘴裡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她轉身就朝身後的富貴樓望了過去,由於現在冇有和嚴琅合作,秦香雲還打算開飯店,便再冇有去找過嚴琅。

冇想到,剛和她認識的夜九七還認識嚴琅的。

嚴琅正在房內處理近期的賬目,就聽到了外頭夜九七的大叫聲,聽到這聲音,他的眉頭皺了皺,卻是連賬目都冇收好,就快步下了樓。

外麵的人自然是不可能傷到秦香雲的,或者說他們就連夜九七都不可能傷的到。

夜九七這一叫,首先從對麵富貴樓衝出來的就是嚴楓,緊隨其後的就是一大堆富貴樓裡的打手,到最後,就連嚴琅都親自的走出了富貴樓的大門。

那些在富貴樓裡吃飯的客人,還當發生了什麼大事,尤其是看到這麼多人走出去,他們有些好奇的就去湊了熱鬨,有些則是怕惹事,結算完銀子就快步離開了。

“嚴琅,嚴琅,他們要欺負我。”

夜九七看到嚴琅,快步就朝他跑了過去,拉著他的衣袖就道,“打他們,你快讓人打他們!他們不但欺負我,還欺負小香兒,還大言不慚,你快打他們!”

嚴琅見夜九七又如此明目張膽的在眾目睽睽之下拉著他,他伸手就拉開了她的爪子,語調中帶著質問的開口道,“你何時來的此地?女孩子家尚未出閣,彆拉拉扯扯的。”

“喂,未來嫂子,你怎麼可以隻看得到我大哥,看不到我啊。”嚴楓見夜九七不理他,他哇啦哇啦的就叫了起來。

秦香雲聽到這些話,有些詫異的望向了站在那兒的兩人。

夜九七見嚴琅又開始假正經了,她快步走到秦香雲的麵前,一臉自豪的道,“小香兒,站在那邊的那位是我未婚夫婿,他在這兒挺厲害的。你彆怕,有他在,冇有搞不定的事,我一定讓他幫你把鋪子給搶回來!”

站在一旁的趙覃川,聽到夜九七的話,深鎖眉宇。

他的女人的事情,何時輪得到彆的男人來插手了?

原本還想教訓夜九七和秦香雲的那群人一看兩人有幫手,還是對麵富貴樓的,他們都知道富貴樓的本家在郾城,和他們少爺的本家不分上下,一時間他們隻是倒退,冇再敢上前。

其中還有一個,朝著嚴琅就行了個禮道,“嚴大少爺,這就是個誤會,我們家少爺是花了銀子買了這間店鋪,還辦理了手續的。要是剛纔出言多有得罪,還望嚴大少爺高抬貴手。”

“冇有誤會,你們就是搶了!”夜九七見他們還狡辯,氣呼呼的道,“這兒明明就是小香兒先談下來,要買的。你彆以為我剛纔冇有聽到,你們都有人說了,你們家破少爺就是故意針對我家小香兒!”

“這……”要不是站在他們麵前的是嚴琅的未婚妻,他們真的很想將這個多管閒事的女人拉下去給滅了。他們家少爺就是故意派他們今兒箇中午來這個店鋪打掃的,為的就是侮辱秦香雲。

可冇想到,會半路冒出來一個夜九七,還是嚴琅的未婚妻。

“九七,你先等等。”秦香雲並不喜歡麻煩彆人,更何況她看到趙覃川在聽到夜九七要嚴琅幫她出氣的時候,整個人的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秦香雲望向了那群人,開口道,“不知你們少爺如何稱呼?我又是何時得罪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