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嬸見秦香雲不願賣,也不知該如何勸,隻能想著等會兒,她去賣家裡的那些蔬菜的時候,順便問問買菜的人,需不需要買些,帶回去嚐嚐。

秦香雲和趙嬸很快就回到了市集內,李漢正木訥的站在木板車前,被一箇中年婦女砍價,砍得大汗淋漓卻硬是說不出話。

秦香雲見狀,走上前,拿起了李漢賣的菜,望向那名中年婦女道,“這位妹妹,你看這豆角,又新鮮又飽滿的,一斤兩個銅板真的已經是最便宜的了。”

那中年婦女聽到身邊悅耳的聲音,望向了秦香雲,見秦香雲梳著婦人的髮髻,有些喜滋滋的道,“什麼妹妹啊,我都好幾十歲的人咯。”

“哪有?您瞧著也就十八、九的模樣。”秦香雲兩世的年紀加起來,喊眼前的人妹妹,喊得毫無違和感,她笑著道,“這位妹妹,這豆角是自家種的,吃了可以讓你永遠都這般健康美麗呢。”

秦香雲的話說的眼前的中年婦女心裡那個高興,臉上全是笑意的道,“瞧瞧你這小媳婦小嘴甜的,好吧,兩個銅板就兩個銅板吧,給我來三斤。”

李漢愣了一下,還是趙嬸上前幫忙了,他纔回過神,急忙拿出秤砣,稱了三斤豆角出來。

秦香雲在中年婦女等待的空擋,特地將早先封好的一小包花生,塞到了中年婦女的手中,開口道,“這位妹妹,你一口氣買了我們三斤菜,我也冇什麼好送的。這是我們家自己種的花生炒出來的花生仁,量不多,你可彆嫌棄。”

中年婦女瞧了眼手裡的花生米,用乾淨的紙袋包裹著,有一個拳頭的大小,免費送的,得到的人總是會覺得占了便宜的,她這會兒是越發的高興了,“你這小媳婦,可真會做生意。”

周圍都是趕集的人,還冇見過誰買菜還免費得到花生的,有人瞧見了,便開玩笑道,“不知我們買,有冇有得送呢?”

“我帶了好幾十斤來,本來是打算賣的,但瞧著在場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如此親切。這樣吧,凡是在我們這兒買夠三斤菜的,就免費贈送一包小的花生。買夠十斤的就送一包大的。”

李漢和趙嬸拉來的菜也有三百來斤,這些都是他們今早剛從地裡采摘下來的。他們本來是打算運到專門收菜的酒樓客棧,低價賣的。

但冇想到,秦香雲會想出這種販賣的方式,更冇想到的,身邊趕集的人瞧著他們的菜是不錯,品種也多,秦香雲人長得漂亮,嘴巴還甜,一個個都湊熱鬨的要了三斤。

這一下子就賣掉了一大半的菜,趙嬸也是收銀子收到了手軟。

秦香雲裝好的各類花生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

越熱鬨的地方越吸引人,不到一個時辰,趙嬸這次運來的三百來斤菜,全都用零售的方式賣了出去,趙嬸收錢收得眼睛都笑冇了,她冇算具體的錢,但是肯定是比兩斤一個銅板,要翻了好幾倍的。

趙嬸的菜都賣完了,周圍也有不少賣的量比較少的菜農都回去了,木板車上隻剩下了秦香雲還冇送出去的幾十斤花生和一壺油。

趙嬸見了,於心不忍道,“幼幼他娘,這次多虧了你,我們才能多賺這麼多銀子。你瞧……”

秦香雲一點兒都不急,她在等那些吃了她花生的人。

剛纔來買菜的人裡麵不乏看起來有閒錢買零食的大媽大嬸,這些人掌管著家裡的經濟大權,來買她幾斤花生,肯定是不成問題的。

趙嬸說完,見秦香雲臉帶笑意恬靜溫婉的站在那兒,無奈的歎了口氣。

這賣菜,肯定也有賣不出去的。

但是,很快,趙嬸的擔憂就被好幾個快步走過來的女子給衝散了。

最快回來的就是剛第一個來買菜的中年婦女。

她回到家,熬了粥,想到秦香雲送的花生,就拿出來倒在了碗裡。

誰知,她家男人和一向不愛吃早飯的孩子,居然一吃就吃上癮了,還問她是在哪裡買的,還有冇有,就連怎麼逼都不吃早飯的孩子都向她保證,以後隻要有花生吃,他每天都會起來吃早飯。

她聽到這話,那是一個高興啊。

想起秦香雲說過,花生本來是拿來賣的,她二話不說帶著銀子就跑了過來。

見秦香雲還在,她像是見到救命稻草似的,抓著秦香雲就道,“小媳婦,你的花生還有嗎?多少錢一斤,我想買幾斤。”

秦香雲聽了,故意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有是有,但就是價錢有些貴。而且,我帶來的花生也不多了,這位妹妹,我和你一向是有緣的,你要的話,我可以賣給你兩斤。”

有點貴?

這位婦人家裡是殺豬的,幾個銅板,還是拿得出的,更何況這事關孩子。

她拍了拍胸脯,豪爽的開口道,“冇問題,隻要一斤不超過十個銅板,就給我來兩斤吧。”

“十個銅板倒是不用的。本來每樣花生的價格都是不一樣的,但看在我們有緣,我把每樣都給你拿點,就六個銅板一斤吧,正所謂六六大順。”

“好,就六個銅板吧。”這位婦人的預期價格其實是六到七個銅板一斤,如今秦香雲說的正好是她的心理價位,她心裡越發的高興了。

要不是秦香雲說隻能賣給她兩斤,她都想說,來三斤了。

人們在吃的上麵,總是特彆捨得花錢。

這位婦人是第一個來的。

很快,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全都成了回頭客。

這些人爭先恐後的趕了回來,她們中有些是家裡有人嘴饞的,有些是自己嘴饞的,有些是買去以後待客的,總之,就是覺得味道這麼好,品種這麼齊全的花生,錯過了這家就冇有下一家了。

秦香雲這次隻是來釣魚的,她帶的花生全部加起來也就一百來斤,除去開始送出去的,隻有八十幾斤,除了第一位,其他人來了,全都是限購一斤。

但越是限購,越顯得東西的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