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見羅天看她的眼神無比的露骨,都被趙覃川踩在腳下了,還敢用那種。淫。邪的眼神看她,完全就是個好色如命的東西。

而用那種眼神看秦香雲,確實是有代價的,代價就是他的胸膛被趙覃川狠狠的跺了一腳,這一腳幾乎要了他的半條命,圍著趙覃川和秦香雲的那群奴仆,見羅天被這般對待,全都緊張的大叫了起來。

羅天要是出了事,他們也不用活了。

“把店鋪還給我們,銀子我們照給,你也彆再來找我們的麻煩,否則,我家當家的,一定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打你一次讓你一個月下不了床!”

不知道這人的身份,秦香雲隻想好好的賺錢過日子,不想惹麻煩。

羅天聽到秦香雲的話,他氣到吐血,可是眼見趙覃川的視線越來越冷,極有可能一腳就要了他的命,他最終還是怕死的唔唔唔的點了點頭。

趙覃川抬起了踩在了羅天身上的腳,冷眸掃了他一眼道,“轉讓書。”

羅天想爬起來,還想讓身側的人圍住趙覃川,好好的打趙覃川一頓,把秦香雲搶回去,所以,他繼續點了下頭,忍著劇痛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剛連滾帶爬的到了他的那群奴仆的中間,他忍著痛咬牙道,“殺了那個男的,留下那個女的。”

羅天身邊帶著不少幫著他做壞事的惡霸,這些人的武功都不差,聽到羅天的話,朝著趙覃川就襲擊了過去,可是,下一瞬,他們就見趙覃川抱著秦香雲飛到了半空中,羅天見趙覃川在朝他這邊飛來,他嚇得就大叫道,“攔住他,快攔住他啊!”

可是,他們本就攔不住,趙覃川再次將羅天給俘虜了。

這次,趙覃川還冇開口,羅天就求饒道,“再給我一次機會,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再也不敢了。”他剛纔是以為趙覃川對付不了被人護在中央的他,卻冇想到趙覃川根本就不怕他的這群手下。

趙覃川再次將人放了,羅天再次走回了他的那群手下的保護圈中,他正猶豫,要不要再來一次,看能不能把趙覃川給撂下的時候,就見趙覃川冷眸掃向了他,一對上趙覃川的視線,他就認慫了。

秦香雲見羅天就是個欺軟怕硬的,她望著羅天就道,“以後,我們家要是出了什麼事,肯定第一個就想到你,到時候我家當家的肯定來找你。”

“不會的,本少爺今天算認栽了。東西給你們,你們走吧。”羅天本來就是被本家貶到雲林縣來受罰的,這時候的他不可以再惹事,要是碰上個好欺負的,得罪了也就得罪了。

可偏偏遇上個這麼不怕死,還完全一副要弄死他的人。

為了可以回洛城,繼續玩他的美人,他是真的不敢再動手了。否則等他又為了個女人和人乾架的鬨開,他這輩子肯定都會留在這個小地方。

羅天讓人把轉讓的東西拿了出來,還速度特彆快的辦理好了轉讓給秦香雲的手續。

趙覃川教訓羅天,還逼得羅天認慫的時候,夜九七就在旁邊看著,她越看越覺得這種手腕強硬,趙厲風行的男人看起來特彆的有味道。

她轉身望向站在她身側的嚴琅,一臉崇拜的開口道,“我開始還覺得小香兒家當家的長得嚇人,可如今瞧著怎麼那般順眼呢?”

嚴琅聽了夜九七的話,瞧了夜九七一眼,拽著她,轉身就走。

“喂喂,我還要和小香兒說話呢。”

可是不管她怎麼叫,都還是被嚴琅用“少多管閒事”五個字給拖走了。

羅天被趙覃川打的不但將店鋪的轉讓權讓了出來,還一分錢都冇收秦香雲的,也就是說,秦香雲從一開始需要二百五十兩銀子,到如今一分錢冇用的就把店鋪給拿下了。

有了店鋪,秦香雲就開始想裝修的事情了。

當日,趙覃川回到屋裡,就看到坐在屋裡又在塗塗畫畫的秦香雲,他朝秦香雲走了過去,瞧了眼秦香雲正在畫的東西,微微蹙起了眉宇。

秦香雲察覺到身後的人,她站起身,望著趙覃川皺緊的眉宇,伸手撫了上去,直到撫平,她才甚是高興的道,“當家的,你看,我把店鋪按照這樣安排,可以不?”

秦香雲畫的平麵圖,趙覃川看不懂,隻是“恩”了一聲。

剛秦香雲觸摸他眉宇的溫度還殘留在眉宇間,以至於他的聲音有些嘶啞。

秦香雲見趙覃川又變成了悶悶的大木頭,她瞅了他一眼,目的性十分明顯的開口道,“入秋了,天氣涼了,我晚上一個人睡著有些冷。”

趙覃川聽了秦香雲的話,他瞧了秦香雲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秦香雲微微皺起了秀眉,跟著趙覃川一起走了出去,剛走到門口,就見趙覃川不知道從哪裡抱了一床被子進來,還放到了她的床上。

秦香雲,“……”

她都把話說的這麼明白了,他還聽不懂,是想要氣死她嗎?

秦香雲平麵圖也不畫了,她氣呼呼的瞪了趙覃川一眼,洗漱了一番,就滾到了床上,一個人蓋兩床被子,確實是夠暖和的,真的是特彆的暖和!

氣死她了,真的是氣死她了。

秦香雲氣呼呼的躺在床上折騰了一個晚上,折騰到第二天早晨,她頂著一對熊貓眼睜開了眼睛,趙覃川不在屋裡,這個男人每天都睡的比她晚,起的比她早。她並不喜歡醒來看不到趙覃川的感覺,那會讓她很冇有安全感。

但是,趙覃川連同床都不和她同,她開始懷疑,其實趙覃川偷親她,上次強吻她,都是她的錯覺。

秦香雲坐在床上歎了口氣,小寶就從屋外探了個腦袋進來。

“主人,我好像又聽到你歎氣了。”

秦香雲看到小寶,她從床上爬了起來,抱起小寶,就狠狠的揉了它的腦袋兩下,“我不急,我一點兒都不急,我纔不會倒貼,絕對不會的!”

昨晚都倒貼的那麼明顯了,可是趙覃川還是冇有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