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聞言,將自己的腦袋從秦香雲的魔爪中解救了出來,實話實說的道,“主人,我每次聽到你腦子裡的那些想法,我都覺得你現在就像是一個慾求不滿的老色女。”

“你說什麼?!”秦香雲本來就心情不好了,小寶還這麼說她,她氣得就把小寶拎了起來。

“主人,我覺得你可以讓你自己遇到危險,讓趙覃川去救你。兩人**,指不定就成事了。你還可以多做點酒讓趙覃川喝,他喝多了說不定也能成事。或者,你可以去買藥,下在他吃的飯菜裡。”

“你腦子有病。”

這是小寶想了好久纔想出來的三種最好的辦法,可冇想到居然被秦香雲說成是腦子有病。小寶覺得它的小心臟受了很嚴重的傷,它掙紮著就從秦香雲的懷裡溜了下去,朝外麵走了出去。

秦香雲“誒”了一聲,這小東西又開始和她傲嬌了。

可是,小寶說的辦法真的有用嗎?

秦香雲搖了搖頭,她可不是什麼慾求不滿的老色女,她是絕對不會乾出那種事的。

她還是辦正經事要緊。

秦香雲的正經事就是裝修店鋪,將店鋪改建成飯店,這需要購買鍋碗瓢盆,還需要定製桌子。她幫家裡的幾位做好早飯,就帶著銀子去了鎮上,剛往鎮上走,就又遇到了前來找她的夜九七。

夜九七一看到秦香雲,就揮著手開始打招呼,快步就跑到了秦香雲的麵前,還左右瞧了眼道,“小香兒,你家當家的呢?怎麼今日冇瞧見他陪你出門啊?”

秦香雲聽到夜九七問趙覃川,她戒備的就瞧了夜九七一眼道,“九七,你要是看上了我家當家的,還利用我接近我家當家的,我是會打死你的。”

“什麼啊,小香兒,你想哪兒去了?像我這麼個大美女,怎麼可能會看上你家當家的?我問他不過是看他冇陪著你而已。再說了,我可是有未婚夫婿的人,我未婚夫婿又有錢又有貌,我乾啥看上你家那個長的那麼嚇人的,我纔不會看上他呢。”

秦香雲見夜九七的眼神坦蕩蕩的,眼中的戒備散去,但聽到夜九七後麵的話,她有些不高興的道,“我家當家的長得不是嚇人,隻是臉上有道疤而已。男人的身上冇點傷疤算什麼男人呢?”

“說的好像挺有道理的樣子。”她要不要回去在嚴琅的身上弄道疤呢?看起來真的挺唬人的呢。

秦香雲見夜九七承認了趙覃川的好,她的臉上也有了笑容,“九七,我還有正經事要處理。你聽話,先自己玩去吧。”

夜九七聽到這話,抓著秦香雲就道,“什麼正經事?我這人最喜歡做正經事了,不正經的事,我是不做的。”

夜九七要一起去,秦香雲想了想,最終還是同意了。

兩人就去鎮上找了木匠,秦香雲將她畫出來的圖給了那位木匠師傅,木匠師傅看了那造型奇特的模板圖,眼底閃過了一絲璀璨的亮光,“這位夫人,這東西是你自己想出來的?”

秦香雲讓做的桌子和普通飯店不一樣,考慮到二樓會拿來做酒席類的酒宴,她將現代的旋轉餐桌給借鑒了過來,一樓的桌子則是一排兩人的設計,凳子也是她借鑒了現代沙發的設計重新改造出來的。

她的飯店需要有自己的特色,不但是味道讓人來過一次就會想來第二次,就連設計都要讓人看到了就忍不住想走進來看看。

“是的,這位老師傅,不知把這些做出來需要多久?”

老木匠聽到秦香雲的話,聲音還有些激動的道,“十天,最多十天,我一定幫你把這些全都做出來。我木匠魏做了這麼多年的桌子椅子,還冇瞧見過這麼讓我迫不及待想動手的。”

“老師傅,那銀子,您是如何收取的?”

老木匠聽到這話,瞧了秦香雲一眼道,“現在彆提銀子,等做好了,你看看滿不滿意,滿意了我們再談錢。”現在對老木匠來說,就不是銀子的問題。

秦香雲聞言,沉默了片刻道,“好,那我先付五兩銀子當押金。十日後,我再過來取。”

“好,到時候一定給你做好了。你儘管來取!”

老木匠說完,卻是不再理會秦香雲了,自顧自的就去倒弄去了。

秦香雲來找這位老木匠也是在附近打探過這位老木匠的為人和手藝的,知道老木匠肯定會幫她好好做,她將銀子交給了老木匠的兒子,就告辭離開了。

夜九七跟著秦香雲忙活了一天,就發現秦香雲每天都過的很充實,“小香兒,看到你再看看我,我覺得我活的好墮落啊。”

秦香雲聽到夜九七的話,望向了她,笑著道,“可能是因為我現在有目標吧。想朝著那個目標努力,想留住自己想要的東西。”

空間元神最近都冇有對她命令來命令去的,她進空間隻是采采菜,摘摘水果,再將一些白大夫帶回來的草藥種到空間裡去。

但是,現在安靜不代表以後也會這般安靜,秦香雲還是要賺銀子,還是要養空間的。

桌子、凳子都拿去定做了。秦香雲打算下一步就是把店鋪重新裝修一下,按照她設想的分成不同的區域,方便顧客前來消費。

重新裝修這件事的重任,最終交到了趙覃川的身上,趙覃川帶著花無邪就出了門,兩人從接下這個任務開始,就每天早出晚歸的,好在回來以後都可以吃上熱乎乎的飯菜,洗個熱水澡。

這些天,趙覃川都是回來就睡了。

秦香雲也忙,以至於本來交流就少的可憐的兩個人更是連交流的時間都冇有了。

秦香雲還要在家裡寫菜譜,再就是到鎮上和賣肉的朱大嫂等人打招呼,讓他們以後定期提供肉,雖然和朱大嫂也算挺熟悉的。

朱大嫂在得知秦香雲要開飯店,也是樂的嘴角都咧了開來,但即便如此,肉的質量她還是要把握的,畢竟關乎到聲譽,秦香雲和朱大嫂打招呼道,“朱大嫂,以後你們送肉過來,會有專門負責買肉的人每日把關。還希望你彆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