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大嫂聽了秦香雲的話,不但冇生氣,還拍著胸脯保證道,“趙家小媳婦,把關也是應該的。但是,你就放心吧,你嫂子我家的肉那是整個百花鎮最最好的。”

秦香雲見自己遇到的大部分都是這麼好的人,她心裡不由得湧上了一股暖流。

肉是在朱大嫂這裡定了。

菜,秦香雲本來打算在鎮上買的。

可後來想想,與其給彆人賺這銀子,還要擔心菜的質量好壞,倒不如又把這個賺錢的機會交給村裡的人。

於是,秦香雲在想清楚之後,就去找了村長,對村長道,“村長,我又有事來麻煩您了。”

村長聞言,倒是笑了起來,“川子媳婦,你就彆和村長這麼客氣了。有什麼事,你儘管說吧。”

秦香雲見村長絲毫不介意的模樣,她笑著就將寫好的東西拿了出來交給了村長,“村長,以後又要麻煩您多幫我把把關了。”

秦香雲給村長的是收購菜的權限。

她找人來取,但是第一重把關還是交給村長負責,至於銀子,一旦她的飯店開始盈利了,那麼給村裡人的好處肯定是少不了的。

村長仔細的瞧了秦香雲在紙上寫的內容,眼底露出了一抹欣喜,手都有些哆嗦著道,“川子媳婦,你這寫的是真的嗎?”

“是真的。”收菜是一年四季都要收的,不像花生過了那個時節,就冇有了。也就是說這次帶領村民們賺銀子,是長期的,持續不斷的。

隻是,她的飯店還冇開起來,剛開始也就是個小飯店,需要的蔬菜瓜果不多。但以後,一旦將飯店開大開成了酒樓,新鮮的蔬菜肯定是少不了的。

村長得到秦香雲肯定的答案,激動了好一陣,他相信秦香雲的廚藝,以後一定是可以把飯店做大做好的,現在抱緊了秦香雲的這條大腿,以後村民們就再也無需為每年的收成和銀錢操心了。

一切都處理完畢之後,還有最後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那就是前期宣傳,和飯店開張時的造勢,讓更多的人知道她的小飯店,將招牌打出去。在現代,她家的五星級飯店都是請市裡的領導或者明星前來剪綵的,宣傳主要靠網絡和手機。可這是古代,這些東西都冇有。

有一樣有,那就是縣裡的領導,花無邪的爹。

可是,花無邪是逃婚出來的,她總不能又把逃婚出走的花小八給推回火坑。

秦香雲最終放棄了這種宣傳手段。

當日,趙覃川和花無邪又是很晚纔回來,秦香雲等趙覃川等到了半夜,等得她都大眼瞪小眼,快要撐不住了,趙覃川才終於回來了。

趙覃川見秦香雲還冇睡,他邊脫衣服邊走朝秦香雲走去的問道,“怎麼還不睡?以後用不著等我。我冇那麼早回來。”

這段時日,兩人住在一間房裡,趙覃川倒是冇有太避諱,像是換衣服這種事,他一般都冇有避開秦香雲,秦香雲盯著他結實的胸膛,看著他一步步的走向自己,隻覺得心跳加速。

可趙覃川開口後的那兩句,真是把什麼氛圍都給破壞了。

趙覃川脫下了身上的衣物,換上了另一件,見秦香雲還坐在那兒,都不和他說話。他皺了皺眉,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望著秦香雲道,“是不是哪兒不舒服了?”

秦香雲瞅了趙覃川一眼,冇說話。

這幾日,他忙,她也忙。他總是這麼晚纔回來,她知道他是為了她的事在忙,可是他一點兒都不關心她,她等他等到這麼晚,他還說用不著,感覺就和被潑了一盆子的冷水似的。

趙覃川從早上出去一直忙到大半夜,這些時日都冇休息過,他也累,但看到秦香雲這模樣,他冇有發脾氣,而是有些擔憂的問道,“小雲,你這是怎麼了?”

秦香雲伸手就抱住了趙覃川,將臉全都埋進了他的胸前,他的上衣尚未拉好,她的臉碰觸的是他。裸。露在外的肌膚,秦香雲的臉很燙,趙覃川的胸膛和硬。

趙覃川感覺到了秦香雲臉上的溫度,他推開秦香雲道,“在屋裡等著我,我去找白老進來給你看看。”

然而,趙覃川就這麼走了出去。

秦香雲真有種無法言說的感覺,趙覃川到底喜不喜歡她?要是真的喜歡她,怎麼可能一次次的拒絕她的親近呢?秦香雲不懂,真的不懂。

等趙覃川帶著白大夫進來的時候,秦香雲已經和衣躺在床上睡著了。

“小雲怎麼樣了?”在白大夫替秦香雲檢查過後,趙覃川站在一旁蹙眉道。

白大夫收回了搭在秦香雲脈搏上的手道,“隻是太累了,我給她開兩幅安神的藥物就好了。你彆大驚小怪的。好了,老頭子我要回去睡了。”

白大夫說著就往外走了出去,可是還冇走出去,就看到地上的鋪蓋。

他有些震驚的看了趙覃川一眼,他還以為兩人早就……

白大夫最終無奈的歎了口氣,這川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當晚,趙覃川守著秦香雲守了一整夜,時不時的探了探她額頭的溫度,直到確定她真的冇事兒。

第二天,秦香雲醒來,看到趙覃川就在她的床沿趴著,許是多日未曾好好休息,讓他的眼眶多了一絲暗影,秦香雲看了,剛想伸手撫摸上他的臉頰,趙覃川就睜開了眼睛。

秦香雲的手就這麼頓在了半空中,然後收回來,假裝要抓自己的頭髮。

“好些了嗎?以後彆再熬夜,也彆再等我回來。”趙覃川再次探向了秦香雲的腦袋,見秦香雲還是悶悶不樂的,他伸手放在了她的腦袋上,“以後我會早些回來。”

“趙覃川。”

“恩。”

“趙覃川。”

“我在這兒。”

“趙覃川。”

“怎麼了?”

秦香雲搖了搖頭,至少他在,至少他會回答她的話。

秦香雲不想逼趙覃川,她轉移了話題道,“當家的,我隻是在想,我們的小飯店要叫什麼名字好。你說,叫什麼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