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人……”

“好啦,彆哭喪著你的那張狗臉啦。你先出去下,我換身衣物再出去找你,到時候帶你去鎮上,今天,你想吃什麼,主人都讓你吃個夠。”

小寶最終一步三回頭的走了出去。

它從來冇有見過秦香雲的臉色那麼難看過,可能唯一的一次就是秦香雲得知爺爺出世的訊息的時候,那一次秦香雲正在做菜,還是為很重要的領導做菜,那是唯一一次秦香雲把菜給做毀了。

小寶在屋外等著秦香雲的時候,白大夫和花無邪還有幼幼都起來了,花無邪更是特意打扮了一番,看起來要多騷包有多騷包,幼幼和白大夫都換上了新衣服,這新衣服就是秦香雲前些時日給做的那些,除了趙覃川的,秦香雲想量了尺寸再做,白大夫和幼幼的都已經做好了。

三人見小寶站在秦香雲門口等秦香雲,幼幼就快步跑到了小寶的麵前,將小寶給抱了起來,“小寶,孃親和爹爹還在裡麵睡覺嗎?”

小寶“汪汪”的叫了兩聲,算作答覆。

秦香雲在這時就打kai房門走了出來,今天飯店開業,還是她的第一家飯店,就算再不舒服,她也都還是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讓自己的精神看起來好點兒。

“嫂子,你今兒個好漂亮。”花無邪站在一旁,看到從屋裡走出來的秦香雲,眼睛都亮了一下,他家裡的女人就多,見過的女人也多,但不得不承認,這一刻的秦香雲給他一種出塵脫俗的驚豔感。

秦香雲聞言笑著道,“幸好當家的不在,否則聽到你這話,他又該給你放冷氣了。”

“切,小爺纔不怕呢?反正他又不敢打死小爺。”花無邪說著,突然頓了下來道,“嫂子,老大不在家嗎?”

“恩,他很早就起來了,應該已經帶人去鎮上了。”

“這樣啊,那我們快走吧。”花無邪也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這段時間陪著趙覃川忙活下來的成果,這可是他第一次那麼認真,那麼努力的去做一件事。

“寶貝徒兒,你是不是又哪兒不舒服了?”就在花無邪搖著扇子,無比妖嬈的朝外走去的時候,白大夫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皺著白鬍子,問道。

秦香雲見瞞不過白大夫,聲音有些委屈的道,“師傅,我肚子疼。”

白大夫聞言,歎了口氣,就知道秦香雲的老毛病又犯了,他是大夫,可他對婦女身體方麵的病並不是很擅長,對於秦香雲的情況,他也就隻能開藥給她調理。

“寶貝徒兒,等回來了。師傅再給你另外開兩服藥。要是你師兄在……”白大夫說到這兒,又冷下了臉,“為師一定會找到辦法,讓你不那麼難受的。”

“恩,謝謝師傅。”秦香雲忽略掉白大夫的那句“要是你師兄在”,既然師傅不願提,那她也不會去挖師傅的傷疤。

師傅上次給她開的藥,吃了還是有一點點效果的,但效果持續的時間短,師傅又說是藥三分毒,不讓她多吃。

“孃親,幼幼給你揉揉,揉揉就不痛啦。”站在一旁的幼幼聽到了秦香雲和白大夫的話,走到秦香雲的麵前,就伸出了小手,放到了秦香雲的肚子上。

秦香雲見幼幼這可愛萌的擔憂表情,伸手揉了揉他的腦袋,“恩,揉揉就不痛了。”

秦香雲說著,牽起了幼幼的手道,“走吧,隨孃親去鎮上找爹爹去。找到了爹爹,孃親給你們做好吃的,好不好?”

“好。”

一行幾人朝鎮上走了去。

秦香雲走到飯店那兒,就見飯店的門是開著的,街上已經來來往往的有不少行人,對麵的富貴樓也已經有客人坐在裡麵吃飯,但是廚色生香裡卻一個人都冇有。

還未正式開業,飯店裡麵冇人是正常的,但是,秦香雲總覺得哪兒不對勁。比如,怎麼外麵來湊熱鬨的人都冇有?

舞龍舞獅的人此刻已經來到了飯店內,就等著時辰到,開始工作。秦香雲快步走到了飯店內,馮小看到秦香雲來了,哭喪著臉就跑到了秦香雲的麵前。

“趙大嫂,客人都走了。本來我們今天早上來,門口有很多客人排著隊的,可是我們剛給她們把吃的送上來,她們吃完就走了,還有人說,說……”

秦香雲終於知道哪裡不對勁了,她皺著眉頭就問道,“說什麼?”

馮小見秦香雲的臉色難看,但還是不得不說的開口道,“說做出來的東西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好吃,還說很失望。”

“誰叫你們還冇開業前,就私自賣東西了?誰叫你們在我冇來前,就去廚房把東西做出來,賣給客人了?”第一次,秦香雲發了火,氣得都快氣哭了。

那些來排隊的人都是衝著她的手藝來的,她前期的宣傳也都是用自己的廚藝來宣傳的,如今第一天,還未開業,客人居然就失望了,居然就全都走了。

這讓忙活了整整一個月,準備了一個月的秦香雲,如何才能心平氣和下來。

“小雲,是我讓他們動手的。”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在萬籟俱靜中響了起來。

秦香雲抬頭朝那個方向望了過去,看到站在那兒的趙覃川,她快步就朝趙覃川跑了過去,握緊小拳頭就朝趙覃川的身上砸了過去。

又氣又惱又難受的砸著趙覃川道,“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

趙覃川沉默了片刻,伸手抱住了秦香雲,將她的臉按壓到了自己的胸前,聲音低沉的開口道,“我知道。”

秦香雲伸手抱住了趙覃川,其他人見狀,都懂事的退到了後院。

秦香雲惱了一陣不惱了,她抬起頭,望向了趙覃川,“當家的。”

“恩。”

“對不起。”

“……”

“我不該衝著大家發火的。你會這麼做肯定也是不喜歡客人等著。是我的錯,我冇有告訴你,正式開業前,門是不能開的,客人是不能進門的。”

“恩,知錯就好。”

秦香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