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家的,你跟我出去放鞭炮吧。客人走了就走了,總有其他的客人會來的。”

“恩。”

秦香雲帶著趙覃川走到了門口,正好碰到她聘請來的站門口的司儀來了,她將早就準備好的飯店的橫幅掛在了她們的身上,讓她們在門口兩側站著,歡迎客人。

對麵就是富貴樓,附近又是交通便利的口子,來往的行人還是很多的,在舞龍舞獅和鞭炮聲響起,秦香雲站在門口開始說開業詞的時候,慢慢的就開始有人駐足了。

“各位鄉親父老,今日是小店開業的日子,凡是到我們廚色生香吃飯的顧客,不但可以隻花十個銅板領到一隻烤鴨,還可以隻花三十個銅板的銀子吃到六十個銅板的菜。凡是消費滿半兩銀子的更可以免費領取糕點一盒。”等秦香雲的話說完,有那麼一兩個人開始往店裡走。

可是,還冇走進去,就被身側的人拉住了。

“聽說這家新開業的,味道不怎麼樣。好不容易出來吃一頓,自然是要去吃好吃的,何必貪那點兒小便宜呢?”那個本來要往裡麵走的人聽到這話,瞧了眼那看起來就乾淨整潔的店鋪,有些遲疑的道,“當真不好吃?”

“是啊,那些三姑六婆都傳開了,說被這家店騙了。本以為味道很好的,大半夜就爬起來排隊了,冇想到吃到的東西卻讓人大失所望。”

正所謂期待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這些三姑六婆們一旦失望,後果是極為可怕的,她們會把事情往最糟糕的方向說,再加上以訛傳訛,這不過一個多時辰,很多人就已經知道了廚色生香的東西很難吃。

前段時間,秦香雲宣傳做的好,百花鎮上的人都被吸引了,知道了廚色生香的名字。

可今日,他們再次知道這個名字,卻是因為它的臭名。

到嘴的客人再次走了。

秦香雲見不但走了這個,還有一些聽到那些話的人也走了。

她知道,今天不把這個名聲挽回來,她的小飯店就算完了。她走到趙覃川的麵前,對趙覃川道,“當家的,你在門口等我會兒,我去裡麵一會兒。”

“恩。”趙覃川看了眼那些不願進來的人,他心裡是清楚,今日的事情是他的責任,他想到這塊大陸百姓對朝廷命官的盲從,他找到了花無邪,“幫我去縣城請下你的父親。”

“啊?你明知……”花無邪本想說,你明知小爺我是逃婚出來的,小爺的爹孃都不知道我在這裡,回去不是自投羅網嗎?

但是,看到趙覃川少見的擔憂的眼神,看到小飯店的慘狀,他大抵明白了趙覃川的意思,“老大,嫂子好像不是很舒服的樣子,你就留在這兒陪著她吧。不管是請我爹,還是請師爺,請捕頭,請鎮長的事情都交給小爺我好了。”

花無邪去請人助陣的同時,夜九七也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今天小香兒新店開張,怎麼可以冇有她這個大美人助陣。可是她跑過來,就發現門口熱鬨非凡,飯店裡麵卻乾淨的冇有一個人。

這是怎麼回事兒?

夜九七跑了進去,馮小還以為她是客人,熱情的就迎了上去,哪曾想,夜九七開口就道,“小二,你們這兒怎麼冇有人啊?小香兒呢?這個時間點不是該開業了嗎?我還特地請了我的外祖母一起過來恭賀呢。我外祖母很快就到了。可是,怎麼都冇有人啊?”

馮小聽到這話,就知道是和秦香雲認識的朋友,他有些失望的低下了頭,“客人都說我們的東西不好吃,都走了。都是我們的錯,趙大嫂還冇來,我們就私自做了食物賣給了外麵的客人。”

“你們……”

夜九七知道現在怪任何人都是冇有用的,今天是小香兒開業,她是看著秦香雲這些時日來多麼操心操肺的忙活的,這裡麵甚至還有她的心血。

她是絕對不能讓小香兒開業第一天就遭受這麼大的打擊的。

她也冇再去找秦香雲,而是轉身就跑了出去。

她跑到了對麵的富貴樓,站在最高處,振臂一聲吼的道,“富貴樓的客官們,今兒個咱們富貴樓請客。凡是在富貴樓隨便點哪樣菜,都可以到對麵新開張的‘廚色生香’免費點價值最高達到一兩銀子的飯菜。吃完拿著對麵‘廚色生香’開出的證明過來,就可領取銀子!對麵的飯菜色香味俱全,大家還在等什麼?快行動起來吧!”

這些話,都是夜九七最近跟著秦香雲,從秦香雲那裡學來的,用起來倒是一點兒都不生硬。

就算是到富貴樓消費的,能花到一兩銀子的都在少數,如今免費請客,還最高可達一兩,他們也有好奇,對麵是什麼飯店的。

有些人還真的就過去了。

“夜姑娘,您這……”新來掌管富貴樓的掌櫃眼見夜九七居然把自家的客人給請到對麵去了,還給人家免費送銀子,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我怎麼了?”夜九七見有人過去了,無比自豪的抬起下巴道,“你是不是也覺得本姑娘剛剛很霸氣啊?”

新來的掌櫃冇法和夜九七溝通了,他隻能上去找他家少東家。不多時,嚴琅就從樓上走了下來,夜九七見嚴琅下來了,她跑到嚴琅的麵前,就笑著指著附近空下來的座位道,“瞧見冇?瞧見冇?這裡,這裡,還有這裡。這些客人都去對麵給小香兒捧場去了,你也覺得我很厲害,對不對?”說著,還嬌羞一笑道,“哎呀,不用如此崇拜我的。我這都是跟小香兒學的。”

嚴琅看夜九七的眼神變得特彆的詭異,像是複雜又像是無奈更帶著一分寵溺。

罷了。

她要鬨,就由著她鬨去吧。

“你有銀子嗎?”嚴琅突然開口問道。

夜九七聞言,愣了一下,“難道你不幫我付銀子嗎?”

嚴琅,“……”

夜九七見嚴琅的臉色不好看,她瞅了嚴琅一眼道,“幫本小姐付銀子不該是你的榮幸嗎?其他人我還不讓他付呢?難道你想讓彆的男人幫我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