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帶來的花生全都賣了出去,價格還是那個酒樓開出價格的三倍。

趙嬸和李漢站在一旁已經完全被這逆襲的一幕驚呆了。

尤其是趙嬸,眼看著秦香雲將酒樓不願意收的花生,就這麼高價賣了出去,都不知該如何形容她心裡的感受了。

秦香雲數了數到手的銀子,一共四百九十八文錢,她還有一壺油冇賣出去。

要是將家裡剩下的花生都賣掉的話,她這一筆大概可以賺到三千多文錢,也就是三兩多的銀子。

她剛在等人回來買花生的空擋,特意詢問了周圍的物價的價格,一隻小雞是十文錢,一頭牛是十兩銀子,她可以買三百隻小雞或者三分之一頭的牛了。

而且,這還隻是兩畝地的花生。

趙嬸在那山上開墾了將近二十畝地,就算不是全部種的花生,換算下來也可以買到兩頭牛了。

在農村買牛可是件大事,普通人不存個好幾年,是絕對不敢往那上麵想的,比如趙嬸家,現在都還冇牛,平時出門都是用手推的木板車。

秦香雲想到了,趙嬸自然也想到了。

她就是想到了,才覺得秦香雲賺銀子實在是太厲害了。

她的花生拿去賤賣,兩個銅板一斤還是給的高的,還有些黑心的商家,給的價格就是一個銅板一斤,秦香雲這是一下子就讓花生的價格翻了六倍啊。

就在秦香雲將銀子放好,打算將這近五百文錢拿去買食材,填補家裡的缺少了的東西的時候。

一名小廝打扮的少年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對著秦香雲行了個禮道,“這位夫人,我們家大少爺請您到酒樓一聚,想同您商量您剛賣出去的花生的買賣。”

秦香雲朝身側的小廝望了過去,見他穿的斯文得體,還了個禮,詢問道,“不知你家大少爺姓甚名誰,是何來曆?”

“我家大少爺是富貴樓的少東家,剛在酒樓和幾位朋友嚐了夫人您賣的花生,對夫人賣的花生很感興趣,讓小的尋了過來,想同夫人具體談談合作的事宜。”

喲,這倒是有趣。

掌櫃的剛用低價,逼迫她就範,這會兒,她東西剛賣完,少東家又出手了。

秦香雲笑了笑,不客氣的道,“他要真感興趣,就讓他親自過來吧。”

“這……”

小廝遲疑了下,就見秦香雲已經不理會他,開始和另外兩人在附近買東西了。

他想了想,還是趕回去,將這件事告訴了他家少爺。

酒樓雅間內,紅衣少年聽了小廝的彙報,一拍桌子憤怒道,“哥,這女人好大的架子啊,竟敢讓你親自去見她?不就是會炒幾個花生米?有什麼了不得的?看我去幫你將她抓來!”

“小楓!”白衣男子淡淡的掃了嚴楓一眼,望向小廝,站起身,道,“那位夫人現在何處?帶路吧。”

“是,大少爺。”

街道上,隨著太陽升高,前來趕集的人都打算回家了,秦香雲就是挑這個時候,和小販們討價還價,用低價買她需要的東西,她剛準備買小雞,就聽到身後又響起了剛纔那小廝的聲音。

秦香雲回過頭。

遠遠的就瞧見小廝的身後站著一紅一白兩名年輕男子。

紅衣少年一襲紅衣,張揚而霸道,此時正一臉不屑和挑釁的瞪著她。

白衣男子則是一臉的淡漠,無論是梳的一絲不苟的頭髮還是潔白無塵的衣物,都一副禁慾派掌門人的模樣。

秦香雲隻是看了他們一眼,就收回了視線,繼續和賣小雞的小攤販談價錢,直到她花了七十五個銅板買下十隻小雞,兩人還在不遠處站著,她才和趙嬸,李漢說了聲,朝他們走了過去。

他們願意親自前來,還在這裡等她這麼久,說明還是有點兒誠意的,秦香雲便打算給對方一個機會,若是談成了,也省去她不少麻煩。

秦香雲走過來的時候,就見那個紅衣少年一直不滿的瞪著她,那白衣男子倒是疏離而有禮。

“這位夫人,不知您可有時間,去酒樓詳談?”

秦香雲深知,自己是出了閣的人,若是和兩個陌生男人上酒樓,被有心人傳了出去,這名聲就毀了,便道,“不知公子可否介意我多帶兩個人?”

嚴琅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道,“夫人請便。”

嚴楓很想說話,可硬是被嚴琅給攔了下來,這一切,秦香雲都瞧見了,隻是不想理會那個看起來還冇長大的小少年而已。

秦香雲想讓趙嬸和李漢一起過去撐場子,兩人也不放心秦香雲一個人,自然是答應的,推著木板車,就跟了過去。

嚴楓瞧見這兩人,臉上更是寫滿了鄙夷。

嚴琅見嚴楓不聽訓,轉身望向秦香雲,開口道,“我這弟弟小孩子脾氣,夫人切莫同他計較。”他話是這般說,但語氣中卻隻有疏離和客套的冷淡。

秦香雲並不介意,隻是合作而已。

這處事不驚的淡然倒是讓嚴琅多瞧了她一眼,但見秦香雲一張巴掌大的小臉長得很是精緻,除了皮膚粗糙黝黑了些,倒是難得一見的小家碧玉。

他少見的朝李漢瞧了一眼,竟覺得秦香雲嫁給這樣的男人,是有些虧了。

“怎麼?夫人你這是想通了?不過現在可不是三個銅板一斤的價錢了,如今我最多隻能給你出兩個銅板一斤了,要知道……”

嚴琅和嚴楓兩人走在秦香雲他們的身後,掌櫃的並未瞧見他們,隻看到秦香雲和趙嬸又回來了,下意識的認為她們肯定是冇賣出去,輕蔑中帶著冷笑的將價格往更低的方向壓去。

秦香雲聞言,笑而不語。

就在這時,掌櫃的總算是瞧見了秦香雲她們身後的嚴琅和嚴楓,還瞧見嚴琅還甚是有禮貌的對秦香雲道,“趙夫人,裡麵請。”

他詫異的看了眼兩人,又望向了秦香雲,“大少爺,三少爺,您們這是……”

“張掌櫃,你先退下吧。”剛纔張掌櫃對秦香雲說的話,嚴琅都聽見了,前後一聯絡,自然也就猜出了個七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