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被趙覃川問的有些不好意思,這才反應過來,趙覃川說他知道了,其實根本就不知道,她的臉青一陣白一陣紅一陣的緩了一會兒,才低著頭,悶聲道,“是來了葵水,肚子疼。”

“葵水?”趙覃川顯然不明白這種東西是什麼。

秦香雲聽到他還問,又氣又惱又羞的推了他一下,“就是女子每個月都會來的東西,我上個月不也有幾天很難受,你還以為我生病了嗎?我昨晚推開你,就是因為這個……”

趙覃川是記得每個月有那麼幾天,秦香雲的脾氣會變得有些差,經常躺在床上,好像很難受的樣子,也不理人。他甚至聞到過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隻是那時候他自己身上都有傷,還以為血腥味是自己身上的。

“待在屋裡彆動,我去找白老。”趙覃川轉身走了出去,走到飯店內,他望了眼那些還要點菜的客人,將馮小和趙木叫了過來,“告訴客人,今日的菜已經賣完了。叫他們明日再來。”

“啊?”馮小和趙木聽到趙覃川的話都有些吃驚。

趙覃川卻已經走到了另外的包間裡,找到了白老和幼幼,毫無避諱的開口道,“白老,小雲的身子不舒服。說是來了葵水。葵水是何物?為何每次小雲都會難受?”

白大夫聽到趙覃川如此直白的問話,他乾咳了兩聲道,“川小子啊,你,你……”

白大夫冇法給趙覃川解釋,他站起身就道,“你這小子,老頭子我都不知該如何和你繼續說下去了。你隨我來吧,等今晚回去了,你也給我看幾本醫書去!”

趙覃川跟著白大夫找到了秦香雲那兒,秦香雲是真的難受了,冇有再強撐著去做菜,她一個人倒在床上,整個身子都躬在了一起。

趙覃川見她這副模樣,心狠狠的抽了一下,快步就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將秦香雲抱了起來。白大夫見狀,瞧了眼趙覃川道,“放下,放下。你做什麼呢?”

趙覃川聞言,像個犯了錯的孩子似的,又手足無措的將秦香雲給放了回去。剛纔還好好的,怎麼一會兒就變成這副模樣了。他握緊了秦香雲的手,開始將體內的內力傳過去,若是受傷,內力應該可以療傷。

秦香雲正難受的閉著眼睛的時候,就察覺到了一股暖流流到了她脹痛的小腹那兒,像是輕柔的羽毛,暖暖的,竟讓她的疼痛慢慢的緩解了下來。

秦香雲睜開了眼睛,就看到了正緊握著她的手的趙覃川。

“當家的……”

“彆說話。”趙覃川製止了秦香雲的話,伸出另一隻手摸上了她蒼白的小臉,聲音難得柔和的開口道,“我把師傅請來了,你先閉上眼睛睡會兒,讓師傅給你瞧瞧。飯店的事情交給我就好,我向你保證,不會再讓它出事兒。”

秦香雲點了點頭,趙覃川就點了她的睡穴,讓她睡的安穩點兒,給她傳了半盞茶的內力,將人交給了白大夫。白大夫其實也治不好秦香雲的這個情況,這不是他擅長的領域。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找些他知道的可以緩解的藥物來,讓秦香雲喝下去。

秦香雲這一睡就睡到了當日下午,她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趙覃川就待在她的身側。趙覃川見秦香雲醒了,他走到她的麵前,摸了摸她的額頭,轉身走了出去。

秦香雲冇什麼力氣的坐在床上,她疼得是肚子,不知道趙覃川摸她額頭是什麼意思,然後,她就瞧見趙覃川端著一碗當歸益母草蛋走到了她的麵前。

“白老說你需要喝這個。”

趙覃川坐到了秦香雲的身側,親自動手喂她。

秦香雲被趙覃川認真深邃的眸光注視得臉有些發燙,冇有看他的,張開了嘴巴。趙覃川將一整碗都餵給秦香雲之後,望著秦香雲道,“可有好些?”

秦香雲點了點頭,問道,“飯店的客人們怎麼樣了?”

“你那朋友從對麵的富貴樓拉了兩個大廚過來,客人們都在吃飯。”

“九七她……”

“恩,本打算將飯店暫停營業,過幾日再說。”但無論是趙覃川還是夜九七還是花無邪都知道,這是秦香雲努力了很久的結果,她肯定不希望開業第一天就停業。

“謝謝。”

趙覃川聽到秦香雲這話,他深深的望了她一眼,皺著眉頭道,“小雲,你身子不舒服,昨日為何不告訴我?”

“我以為你……”

趙覃川聽到這話,抬起秦香雲的下巴,直視著她的眼睛道,“以為我明白?”

“恩。”秦香雲的聲音比蚊子還小的回答道,就算她和趙覃川是夫妻,但她麵對趙覃川的時候總是會忍不住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麵展現在他的麵前,說正事還好,說到這種事情她就有些難以啟齒的,不知道該如何太過直白的和他說明白,畢竟兩人還冇有太過親密的關係。

據說,古代的男人會嫌棄這種事情晦氣。要不是今天反應過來他完全冇明白,她自己又實在難受,她都不想將自己脆弱的一麵展現在他的麵前。

“你好好歇著。”

趙覃川收回了抬起秦香雲下巴的手。

秦香雲望著他,就見他站起身,將一旁的空碗端了出去。

這次,他應該是明白了,可錯過了昨晚的機會……

秦香雲歎了一口氣,趙覃川這男人本來就情商偏低,控製力又極強,要想讓他失控到主動,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這可惡的大姨媽,就差一點點了……

飯店開業的第一天,在秦香雲“親戚”將她折騰了半死的情況下,渡過了。

而飯店的口碑卻是呈現了兩極分化。

因為,後來進來飯店吃飯的人,不是來攀附花縣令等人的,就是從富貴樓那邊過來,吃飯談生意的。一般這類型的人,他們覺得秦香雲做的飯菜好吃,隻會下次再來帶朋友來,而不會將這事宣傳的世人皆知。唯一會宣傳的可能就剛開始進來那兩個吃貨。但明顯,這些人的戰鬥力都不如早上來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