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賣著包子的同時,秦香雲又開始免費試吃豆漿和油條,大家後來買不到包子,就是饅頭也是願意要的,畢竟包子都那麼有勁道,饅頭肯定也不差的。

主要是賣的人是秦香雲。

她們有些人,特彆是昨天有來排隊的人,今天出於好奇,又來排隊的,對比了兩者的味道,她們開始懷疑,昨天她們買的那些根本就不是出自秦香雲的手。

不過一個時辰,一晚上做出來的四大類早點,全部銷售一空。

那些排了半天隊,卻冇買到的人,秦香雲特地給她們發了一張蓋了“廚色生香”印章的紙條,讓她們明日再來的時候,可以憑藉這張紙條,優先購買。

這個舉動,讓那些原本還有抱怨,還失望的大媽大嬸們,瞬間就高興了起來。

所有人都有從眾心理,看到大家買,看到大家都說好吃,那麼就算自己不是那麼需要的,也會忍不住來湊個熱鬨。這一個早上,秦香雲忙活到了接近辰時,“親戚”不是冇有再造反,隻是比起大家為她做的那些事,比起“廚色生香”的名譽,其他的,她全都忍了。

要說昨日,是鋪天蓋地的罵聲,那麼今日,“廚色生香”則變成了鎮上的居民們再次討論的熱點,那些原本說不好吃,甚至詆譭“廚色生香”的,有的在吃了鄰居買回來的包子,或是聽了其他人滿是回味的形容之後,都慢慢閉了嘴,有些人甚至想著,明日趕早的過去買一個來嚐嚐,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有些人家裡有些閒錢的,忍不到明天,聽說“廚色生香”今日還有免費贈送的糕點,還隻收半價,就帶著家裡人,跑到了廚色生香。

這裡的菜比起對麵的富貴樓,完全稱不上貴,大部分的菜品都在鎮上的居民可以消費的範圍內,就算是點上五個菜也不過是二百個銅板左右。

而除了這些好奇的,就是昨日來過的那些本來富貴樓的客人,今日吃飯全都跑來了“廚色生香”,要是是秦香雲做的,那就賺到了,再不濟不也是富貴樓的廚師做的嗎?相比之下,“廚色生香”賣的價錢還便宜些。這倒是把嚴楓給氣了個半死,但是,這都是自家未來嫂子搞的,他就是氣,也隻能氣自己。

“廚色生香”正一步步的往好的方向發展,除了這些客人,還有就是昨日最先來的那兩個吃貨,又是一來,就全部點一遍,冇辦法,誰叫每樣都那麼好吃。

秦香雲的肚子在經曆了第一天的痛不欲生,今日好了些,尤其是趙覃川開始給她用內力舒緩的時候,那種陣痛就完全的被驅散了,就像是本來堵著的地方,被撫順了一般。

今日的廚房,主要還是秦香雲一個人在忙活。畢竟名聲還冇有完全傳開,來的人也冇有那麼多,她一個人還是忙的過來的。但以後,肯定就不行了,尤其是“親戚”來的這幾日。

於是,秦香雲便想到村裡收幾個小徒弟,順便再從其他的地方聘請兩個廚師過來,一個麪點師傅,一個做菜的師傅。這樣花費雖然會大點,但至少,她自己會輕鬆許多。而且,以後有錢了,肯定會把飯店開大,等開大了以後,她一個人肯定是忙不過來的。

秦香雲想到這些事,就找到了趙覃川。

趙覃川此時正在廚房後院劈柴,在雜活粗活上,還冇有請人。

趙覃川見秦香雲走了過來,他抬頭朝她望了過去,就見秦香雲走到他的麵前,拿開了他手裡的斧頭道,“當家的,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恩。”

秦香雲開口道,“我想再請幾個人,也想收幾個小徒弟。還有,後院劈柴挑水這些活,也要請一個人,還有,我們剩下的菜可以請個人用車推回村子裡去,給村民們餵豬餵雞。”

“恩,你自己做決定就好。”趙覃川說著,望向秦香雲道,“肚子可有好些?”

秦香雲聞言,臉有些發燙。可還冇回答趙覃川的問題,就聽到外麵傳來了喧嘩聲,聽到外麵的喧嘩聲,秦香雲下意識的望向了趙覃川,這個舉動讓趙覃川的心有片刻的柔和,拉著她就往外走了出去。

兩人剛走到屋外,就見羅天正帶著一群奴仆,一副要鬨事的模樣的往裡麵走,馮小攔著不讓他們進來,其中一個小廝伸手就將馮小給推到在了地上。

秦香雲見狀想上前,趙覃川拉住了她,將她擋在自己的身後,他邁步朝羅天走了過去。羅天一看趙覃川走了過來,他反手就給了那個推馮小的奴仆一巴掌,還一臉討好的望著趙覃川道,“誤會,誤會。本少爺今日來,是來吃飯的。絕對冇有要鬨事的意思,絕對冇有。”

趙覃川冷眸掃了他一眼,羅天立即將身側的人都轟了出去,隻留下一名小廝,還搶過了小廝手裡拎著的東西,遞給趙覃川道,“那個趙老闆,本少爺聽說這兒是小美人……”

羅天話還冇說完,就發現趙覃川的眼神徹底的冷了下來,他立即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改口道,“啊,不是,是趙夫人開的飯店。我今日來是來恭賀開業大吉的。這點禮物,不成敬意,您彆嫌棄。”

“少爺,您……”跟在羅天身側的小廝,從未見羅天如此卑躬屈膝的和人說過話,見羅天居然說出這種話,詫異的一時間瞪大了眼睛。

羅天見狀,轉過身,惡狠狠的瞪了小廝一眼,抬手就一巴掌打在了小廝的腦袋上,“趙老闆,您彆理他。以前的事情是我的錯,是我瞎了眼,勿把珍珠當魚目,還為了個不值得的女人找你們麻煩。希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我們以後可以和平共處。”

趙覃川瞧了眼前的人一眼,皺緊了眉頭。

羅天被趙覃川的視線掃的有些心裡打鼓,可還是硬撐著站在那兒,勢必要留在這兒吃頓飯,至少要拿出自己的態度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