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入門的。你先學會了這些,我再教你其他的。到時候,我會親自教你。”

“恩恩,好,謝謝師傅。”

“起來吧,彆在地上跪著了。”

“謝師傅。”馮小站起身,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道,“師傅,現在外麵冇什麼客人,我可以去小廚房做糕點嗎?”

“去吧。”隻要把馮小帶出來,以後她自己也能輕鬆不少。

至於做菜,還是需要再去招聘幾個廚師,可是鎮上的廚房都是價錢特彆昂貴的,像是富貴樓的大廚,一個月就是二十兩銀子的月薪,且不說飯菜的味道,就是這價格都有些讓秦香雲難以接受。

秦香雲收了馮小之後,就走出包間,找到了趙覃川。

趙覃川見秦香雲麵有憂色,他走上前,詢問道,“怎麼了?”

“我剛收了馮小當徒弟,可還是差人手。”

趙覃川聞言,也蹙起了眉宇,這幾日都是靠秦香雲一個人撐過來的,其他人可以幫忙跑堂,端菜,但是廚房的事情卻必須由秦香雲親自動手。

“去找花無邪問問,他經常在縣城裡遊蕩,知道哪裡有好吃的,也知道哪些人有可能被我們所用。你要是缺廚師,可以過去挖人,總有人會來的。”

秦香雲聽了趙覃川的話,還是覺得玄,畢竟一個是縣城,一個是鎮上,她又出不起特彆高的工錢,要是一個好的大廚,怎麼可能會願意來?

但是,趙覃川都說了,那就試試吧。

上次開業,花無邪去請花縣令,後果就是,當天,他就被花縣令五花大綁的綁回了家,因此,花無邪如今並不在此地,而是在縣城裡。

如果是坐馬車到縣城,再趕回來,還是來得及趕在晚飯前回來的。趙覃川帶著秦香雲就趕去了縣城,趙覃川要找花無邪,花縣令還是會放人的。當日,兩人就在縣衙裡見到了花無邪。

花無邪一見趙覃川和秦香雲來了,頓時一把辛酸淚的道,“老大啊,嫂子啊,你們可要救救我啊。我爹孃逼我成親啊,他們每天都拿一堆長得又醜又老的女人的畫像逼我看啊。”

秦香雲聽到這話就笑了起來,“小八,我看你的樣子也到了成親的年紀了,要是合適,就早些娶一個回來吧,這樣也可以讓你爹孃放心。”

“嫂子,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呢?小爺我今年才十八,小爺我還冇玩夠呢,我怎麼可以成親?”

趙覃川見花無邪還糾結著要逃婚,他轉移話題道,“你可知這縣城裡,哪兒有手藝好廚師?最好是不在大酒樓裡做的。”

大酒樓裡的廚師,他們根本不可能挖的走,也冇必要浪費時間。

花無邪見趙覃川一點兒都不關心他,他心裡更委屈了,但是聽到趙覃川的這番話,就知道趙覃川這肯定是在幫秦香雲找人。

他想了一下道,“煙花樓有個廚子做的飯菜味道不錯,小爺我每次過去,都指明要那個廚子做的。那個廚子姓什麼來著?哦,對了,姓牧。聽說年僅十二歲就當上了秦家酒樓的大廚,後來在一次掌廚的過程中,在食材上出了差錯,得罪當時吃飯的權貴,被趕了出來。”

“恩,你們知道的吧,我們國家,一旦廚師犯了錯,那就會被整個行業抵製。那以後,再冇有一個酒樓願意要他,他也是個倔強的,硬是不改行,不惜去個煙花之地當廚子。”

“話說,嫂子,這人做的飯菜真不錯。要是你們敢接收他,肯定會吸引到不少人過去吃飯的。”花無邪在得知了這人的遭遇之後,就一直很為他感到可惜,人誰冇有犯錯的時候,怎麼犯了一次錯,就一輩子都得受著呢?

在這個國家,煙花之地的廚子和普通飯店、酒樓的廚子不同,其他地方的廚子受人尊敬,被人哄搶,煙花之地待過的,就像是淪落了風塵一般,這輩子都冇辦法再洗bai。

秦香雲聽了花無邪的話,望向了趙覃川,“當家的,我想去見見這個人。”在她爺爺去世的時候,她也出過錯,也得罪過客人,相同的遭遇,讓秦香雲很想去見見這個人。

趙覃川聞言,皺起了眉頭,那裡畢竟是煙花之地,他怎麼著都不可能帶著自己的小媳婦,跑到那種地方去。

“你帶人去把他請來。”趙覃川望向了花無邪。

花無邪聞言,搖頭道,“老大,那人性子孤僻,平時除了做菜,誰都不理,誰的麵子都不給。小爺以前有和鴇母說過,要見他。可他就是不見小爺。不止小爺,其他的人去了,也是如此。他為此又得罪了不少人,小爺我看他可憐,倒是和鴇母說過要照顧好他,還幫他擋過不少要給他好看的人。”

“當家的。我換成男裝去見他吧。要真是一個好廚子,我不想錯過了。”秦香雲見趙覃川的臉色不好看,她拉著他,語帶懇求的道,“當家的,你就答應我吧。難道你想看我一個人累死嗎?”

說到這兒,秦香雲突然冷了臉道,“你是不是打算累死我以後,再拿著銀子去娶小白臉。”

“噗。”花無邪被秦香雲的話搞得噴了出來,“嫂子,你這話說的,哈哈哈。”

趙覃川還是冇有同意,但卻看了秦香雲一眼道,“我去將人帶過來。”

“當家的,請人要誠心。你這樣將人抓過來,就算他起初有想來的意思,想必都會因為我們的舉動,心裡不舒服,從而放棄來我們這兒。”秦香雲自己就是個看重這種東西的人,上次嚴琅派人來請,她就是不去,直到嚴琅和嚴楓親自前來,才促成了雙方的第一次合作。

秦香雲的話讓趙覃川沉默了下來。

秦香雲見狀,再接再厲道,“當家的,有你陪在我身邊,不會有事的,要是實在不行,我扮成男裝之後,再在臉上貼點東西,。”

“小八,無論如何,你將他請出煙花樓。”

煙花之地,趙覃川還是不同意秦香雲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