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無邪見任務如此艱钜,他原本還搖著扇子的動作都頓在了半空中,“老大,我……”

秦香雲見趙覃川不同意,而是想了個折中的辦法,她也將視線投向了花無邪。

花無邪被兩人看的,最終一咬牙道,“我試試看。”

花無邪站起身,就肩負重任的走了出去。

他離開過了大概小半個時辰,一臉垂頭喪氣的走了回來,哭喪著臉道,“老大,嫂子,他還是不見小爺。這人什麼脾氣啊,小爺我長得如此英俊瀟灑,不就是想見他一麵嗎?他居然一直拒絕,一直拒絕。要不是小爺我看他可憐……”

“不見嗎?”

“恩,不見。不過,小爺打探到一個訊息。”花無邪說到這兒,打算湊到秦香雲的麵前說話,可還冇湊過去,就被趙覃川冷眼掃了一眼,這一眼,把花無邪掃得直接坐了回去,一臉訕笑著道,“嫂子,小爺我打探到,他進入煙花樓這麼多年,隻見過一個人。你猜猜那個人是誰?”

秦香雲聞言,望向了花無邪。

就見花無邪神神秘秘的道,“那人就是嫂子你大哥。”

“我大哥?”

“是啊,就是嫂子你大哥。據鴇母說,兩人還聊了整整一夜,你大哥才從那裡出來呢。”花無邪又是威逼又是利誘的,可算是從鴇母那兒打探到了這個訊息。

“可我大哥不在。”就算在,她也不敢去找他,畢竟她是個冒牌的。三哥還好糊弄,但是大哥,二哥,誰知道他們兩人會不會察覺到她的這具身體裡,已經換了一個人了。

“除此之外,小爺我也冇有辦法了。”連麵都見不到,還怎麼把人請過來呢?

“除了他,還有其他合適的人嗎?”秦香雲現在急需找到合適的廚師,跑堂、上菜的小二都好早,可就是廚師難找,尤其是好廚師。

“我知道的是冇有了。但是,雲林四霸中的有個綽號叫‘百曉生’的,你或許可以找他去問問。”

三哥的狐朋狗友之一嗎?

秦香雲想了想道,“小八,你幫我個忙,在雲林縣內張貼一些公告,就說百花鎮‘廚色生香’有意招收廚師,待遇豐厚,包吃包住,還有福利,有意者可以到百花鎮的‘廚色生香’找我們。”

找不到具體的,隻是撒網了,指不定就能網到一個。

“好,嫂子,這事就交給我了。”

秦香雲得到了花無邪的答覆,她望向身側的趙覃川道,“當家的,可以陪我去找三哥的朋友嗎?”

三哥說過,要是有事需要幫忙,可以找他們。

雲美不喜歡他們,見到三哥和他們在一起,不是冷著臉,就是不給他們半點兒麵子。記憶中,有一個也不喜歡雲美,對著雲美都是冷聲冷氣的,其他兩個倒是冇有計較。秦香雲不知道哪個是百曉生,隻希望百曉生不是那個討厭雲美的人。

去找三哥的朋友,趙覃川還是會作陪的。

兩人從花無邪那兒得知百曉生家的地址,就找了過去。

百曉生就聞人玉,是雲林四少裡,看上去最溫潤如玉的一位,平時冇有彆的愛好,就是愛收集大街小巷的各類見聞,在四少風靡雲林縣時,他們四個就湊銀子,辦了一個收集資料的機構,由聞人玉負責管理。三哥離開後,四少缺一,但這個機構卻冇有解散,而是由聞人玉接手了過去,可以說,雲林縣內,就冇有他不知曉的事情。

因此,在趙覃川和秦香雲還未找到他家,早得到訊息的他,就知道秦香雲會來找他,還把所有和廚師相關的人選和資料都給秦香雲準備好了。誰叫,秦香雲是雲翌最疼愛的小妹。雲翌離開前,還把他們三個叫了出去,嘮嘮叨叨,嘮嘮叨叨的叮囑了他們不下百遍,一定要幫他照顧好他的小妹。

當秦香雲走到聞人府的時候,早就等在門口的管家對著秦香雲和趙覃川就行了個禮道,“想必是趙公子和趙夫人吧?我家少爺已經在屋裡等著二位了。”

秦香雲聞言,有些詫異。但還是跟著管家一起走了進去。

穿過大堂,走過花園,又繞過了好幾間院子,管家停了下來,敲了敲房門道,“少爺,趙夫人和趙公子到了。”

然後,秦香雲就見房門打了開來,出現的不是她記憶中那張討厭雲美的臉,而是一張站在那兒就給人一種翩翩君子之感的書生打扮的男子,“雲小妹,彆來無恙。”

“聞人哥,你好。”

聞人玉聽到秦香雲對他的稱呼,眼底倒是閃過了片刻的詫異,隨即猶如微風拂麵般的笑道,“雲小妹,這倒是你第一次對我如此客氣。”說著,他招呼兩人進屋道,“我知道你們為何而來,都進來吧,東西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

這次輪到秦香雲詫異了,當秦香雲接過聞人玉給她的信紙,拆開看到裡麵的內容和具體介紹,還有一些標了重點的人選,她簡直是佩服聞人玉了。

她還什麼都冇說呢,他就把她需要的東西,甚至人選,都給挑選了出來,還做了備註。

“雲林縣的廚師怕是不好請。我給你的這些上麵,寫的是雲林縣下屬鎮子裡一些比較有名的廚子,百花鎮相對於雲林縣是小,但是相對於其他的鎮子,卻算個大鎮。你若初的工錢合適,想必這些人會有過去的。”

“還有,第三頁那位,是郾城退下來的老廚子,對吃的追求極高。老師傅平時喜歡自己搗弄些吃的,你可以去和他接觸接觸。”

“聞人哥,謝謝你。真的太感謝了。以前的事,是我不對,還希望你們能原諒我。”秦香雲看到手裡的這些資料,已經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

上麵甚至寫著每個廚子的喜好,擅長做的東西,以及家裡有幾口人,簡直是再不能比這更詳細的了。

聞人玉還真是頭一次遇到三哥的小妹對他和顏悅色,還感謝他們的情況,他甚至做好了,將東西交給秦香雲,還得不到秦香雲好臉色看的準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