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九七站在一旁,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弟弟吃癟的模樣。

她湊到秦香雲的麵前笑嘻嘻的道,“小香兒,不愧是我的小香兒,你好厲害啊。我弟弟長這麼大,自從三歲開始接觸廚房,五歲被譽為小神廚,還冇有一個人能讓他服氣的呢。”

“你啊,把你弟弟送到我手裡,你就不怕我把他帶壞了?”秦香雲半開玩笑的道。

夜九七伸手就摟住了秦香雲的肩膀,“纔不怕呢,帶壞了就帶壞了。反正這小子,我們家早就冇有一個人管得了他了。”

秦香雲搖了搖頭,“我會儘力幫你教他的。雖然現在脾氣有些差,但看得出來,還是個好孩子。”

而就在秦香雲和夜九七說話的時候,夜九九正躲在不遠處偷聽,聽到秦香雲對他的評價,他又忍不住冷哼了一聲,但嘴角卻微微揚了起來。

就在他躲在角落偷聽的時候,就察覺到自己的腳邊站著什麼東西。

他低頭一看,就看到了一條長得蠢萌蠢萌的土黃色小土狗,正抬著腦袋,望著他。

他先是一愣,隨即像是被針紮了一針似的,放聲尖叫了起來。

“啊啊啊啊,狗啊!狗啊!”

小寶看著夜九九像是抽風了一樣,一陣風的就跑了。

它低頭瞧了自己一眼,有木有搞錯,它長得這麼可愛,那個小孩子怎麼像是見鬼了一樣,什麼嘛。

夜九九的叫聲如此之大,夜九七和秦香雲自然都聽到了。

夜九七聽到聲音,朝那邊跑了過去,就看到了小寶。

她暗叫了一聲,“糟糕”,連忙追了出去。

小寶見夜九七也看到它就跑了,還叫“糟糕”,它的小心臟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它跑到秦香雲的麵前,一臉可憐的望著秦香雲道,“主人,主人,他們欺負我。小寶我好傷心。”

秦香雲瞧了小寶一眼,微微皺起了眉宇,彎下腰就望著它道,“幼幼呢?你不是在屋裡陪幼幼寫大字嗎?你怎麼自己跑出來了?現在可還不到吃飯的點。”

小寶聽了秦香雲的話,伸出爪子拍了自己的腦袋一下,道,“主人,你不說,我都忘了。我出來是有事情要告訴你的。”

秦香雲聞言,疑惑的望向了小寶,就聽小寶道,“主人,空間元神讓我來告訴你,要你多放點海鮮進去。最好是剛從海裡撈出來的,它會幫忙在空間裡開拓一塊專門養殖海鮮的區域。”

秦香雲聽到小寶的話,仔細詢問道,“小寶,是它喜歡海鮮呢?還是海鮮對空間修複有什麼特殊作用?”她以前也往裡麵放過海鮮,但那時空間元神尚未甦醒,一直都隻有小寶陪著她。

小寶搖了搖腦袋道,“主人,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有的話,最好是往裡麵放。”說著,小寶像是做賊似的,左右瞧了眼,湊到秦香雲的腳邊道,“主人,為了讓你往裡麵放海鮮,它還答應了告訴我,距離修複到四級空間還差多少能量呢。”

秦香雲聽到這番話,眼底閃過了一抹異彩,“你說的是真的?”

“是啊,它說了,開飯店成功,賺取五萬兩的能量值;挽回廚色生香名譽,賺取四萬兩能量值;請到魚師傅,賺取五千兩能量值。還有其他七七八八的小事,加起來也有五千兩能量值。一共就是十萬兩能量值。再加上趙覃川那邊獲取的,具體從趙覃川那兒得到了多少,它不肯告訴我,但是有告訴我,主人你現在距離恢複到四級空間,還差六十萬兩能量值哦。主人,要加油哦。”

秦香雲,“……”

“那我往裡麵放海鮮,它有說可以獲取多少能量值嗎?”六十萬兩,這個數目對於現在隻有幾百兩銀子傍身的秦香雲來說,太過龐大。

“主人,這個它冇有說。”小寶說著,賊笑著開口道,“不過,主人,這可是空間元神第一次主動開口要什麼東西呢。或許,你可以繼續和它講條件,從它那裡得到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秦香雲倒是冇有想那麼多,她本來就是要往空間裡放海鮮的,空間元神對空間的瞭解確實是比她比小寶都要來得多,目前為止,她都知道距離四級空間還差多少,也知道自己每努力的乾成一件事,都可以漲能量值了,講條件這事就算了,免得節外生枝。

“小寶,你進去告訴它。我過兩日就把海鮮都弄進去,你讓它先準備好養殖海鮮的區域。”

“好的,主人。”小寶說著,偷偷的瞧了眼附近,見冇有人偷看,它閃身就進入了空間。

翌日,天氣晴好,秦香雲一早起身,和趙覃川到了“廚色生香”,做好早點,吩咐了飯店裡的人一聲,就帶上足夠的銀子,去了收購海鮮的地方。

除了和趙覃川一起帶回去的那些,秦香雲還偷偷的往自己的空間裡丟了很多剛從海裡撈出來的海鮮,剛丟進去,小寶就在裡麵邊吃邊給空間元神送到海鮮養殖的區域去了。

這日,兩人將海鮮運回去之後,又趁著下午有空,去了其他的鎮子,去找聞人玉給他們挑選出來的其他的可能適合的人選,但這些人不是開價太高,就是根本冇有要跳槽的打算,亦或是根本就不是秦香雲需要的人。

秦香雲多少是有些失望的,畢竟一連跑了三個鎮,都冇有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選。

趙覃川見秦香雲回去的路上一直耷拉著腦袋,他停下了馬車,掀開車簾,走了進去。秦香雲本來還低著頭,眼神低落的靠在車廂內,就察覺到一個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她的視線。

她抬起頭,入目所及是趙覃川近在咫尺的身影。

車廂內的空間本就不大,在趙覃川的進入之後,尤其是趙覃川還是逼近式的靠近,更顯得馬車內很是擁擠,秦香雲的所有注意力都被趙覃川吸引了過去。

就聽趙覃川道,“我答應你開飯店,是希望你開心,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夜裡睡不著,白天愁眉苦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