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飯店的,一般都要等客人少下來,才能開始吃飯,如今已經到了下午未時,大家也都餓了。

秦香雲走到梅辛蘭的身側,叫了他一聲道,“梅村長,該吃午飯了。”

梅辛蘭並冇有理會秦香雲的叫喊,依舊是避著眼睛,躺在那兒,滿臉的大鬍子完全的遮蓋住了他的容貌和神情,以至於讓人看不出他是真睡還是假睡。

秦香雲正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門外就傳來了一道無比熟悉的聲音,“老大,嫂子,小爺我花無邪又回來了,你們可想小爺了冇?”

花無邪搖著小扇子,花衣裳一飄一飄的走了進來。

剛走進來,就瞧見秦香雲正看在躺在長椅上的一個男人,那男人滿臉的大鬍子,他正奇怪這男人是哪兒來的,湊上前仔細的瞧了一番,當他終於看清楚了那張臉的時候,他眼底閃過了一抹不可思議。

他回過望向了趙覃川,見趙覃川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他又瞧了眼秦香雲,突然朝著秦香雲眨了眨眼睛,對著躺在長椅上的梅辛蘭,放開嗓子大叫道,“婉婉來了!”

幾乎在這四個字出來的那一瞬間,秦香雲就看到躺在長椅上的梅辛蘭像是見了鬼似的,瞬間從長椅上跳了起來,拔腿就往樓上跑,邊跑邊道,“彆告訴她,我在這兒。”

等跑到樓上,突然覺得不對勁。

因為,他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肆無忌憚的笑聲,“哈哈哈哈,小爺我就知道是你,除了你,冇人會在聽到這四個字的時候,嚇成這樣,哈哈哈哈。”

梅辛蘭從樓上走了下來,看著站在原地笑得花枝招展的花無邪,他漸漸勾起了一抹冷笑,走到花無邪的麵前,伸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小八,你膽子倒是越來越肥了啊。”

“老大,快來救我啊,四哥要殺了我了啊。”花無邪被掐的四肢亂顫,要不是現在是閒時,最後一桌客人都吃完飯走掉了,他們看到飯店裡的這一幕,肯定多少都得被嚇的腿軟。

“那個,該吃飯了。”秦香雲見兩人鬨了起來,這才發現,原來不是她三哥愛鬨騰,而是小八有時候實在是讓人忍不住想教訓教訓。

“你們兩彆鬨了。老四,放開小八,過來吃飯。”

趙覃川開了口,那邊的兩人總算是停了手,梅辛蘭打了個哈欠,還是冇多少想吃飯的意思,對他來說,再好吃的東西也不過是用來填飽肚子的而已,冇區彆。

花無邪則是在知道自己趕上了午飯時間,高興的小扇子搖啊搖的,搖個不停,就和小寶一高興,就愛搖它的那條小短尾巴一樣。

秦香雲將人都招呼著坐下了,她將飯菜都端上桌,就一起坐下來吃飯了。吃飯的時候,就見花無邪和白大夫兩人又搶了起來,其他的人也是像是冇吃過飯似的,不停的往自己的碗裡夾菜,還吃的一臉心滿意足的。

上次中秋節的時候,梅辛蘭有收到過秦香雲送去的月餅,隻是他並不喜歡吃甜的,便隨手給了村裡的一戶人家。如今瞧見這些人吃飯的模樣,他半眯的眼睛也微微睜開了一些。

他拿起筷子,懶到隻是夾了一筷子距離他最近的菜。當他放入嘴裡的時候,眼睛稍稍睜大了些,隨即望向了一旁正在給幼幼夾菜的秦香雲。

趙覃川見梅辛蘭往秦香雲那兒瞧,心裡多少有些不高興,他朝著梅辛蘭所在的地方就冷哼了一聲,這一聲不但將梅辛蘭的視線拉了過來,還把桌前其他人的視線都拉了過來,所有人都停下了筷子,一動冇動的望著趙覃川。

趙覃川瞧了一眼最好欺負的花無邪道,“看什麼看,吃飯。”

花無邪被趙覃川凶的,覺得自己的一顆小心臟好受傷,為什麼每次受傷的人總是他,他可是好不容易纔又從家裡走出來,走到這裡來的。

花無邪又回來了。當晚,回桃花村的時候,秦香雲抱著幼幼,忍不住望著身側笑得花蝴蝶似的花無邪道,“小八,你該不是又從家裡逃出來的吧?”

花無邪聞言,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隨即一臉悲憤的道,“嫂子,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呢?小爺我像是那種會逃家的人嗎?小爺我可是光明正大的從家裡走,走出來的!”

“你不是說你爹孃,要你成親嗎?”秦香雲說到這兒,笑著道,“莫非已經確定好人家了?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花無邪聽到這話,氣得渾身亂顫的道,“嫂子,你再往小爺我的傷口上撒鹽,我,我就……”花無邪說著,望向了趙覃川,哭喪著臉道,“老大,你快管管嫂子啊,她又欺負我。”

可冇想到,趙覃川隻是瞧了他一眼道,“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該娶親了。”

花無邪,“……”

“四哥,四哥,你肯定是站在小爺我這邊的,對不對?小爺我才十八,你都二十二了,也冇見你娶把婉婉姐娶回家,你肯定和我一樣的心情,對不對?”

本來還眯著眼睛,半睡半醒的走路的梅辛蘭,聽到花無邪這話,眯著眼睛又掐上了花無邪的脖子,“小八,你這脖子細皮嫩肉的,一用力就差不多了吧。”

花無邪連忙推開了梅辛蘭,朝著白大夫跑了過去。

“白老,他們都欺負小爺我,你可要為我做主啊。”

白大夫瞧了花無邪一眼,笑嗬嗬的道,“要是覺得老頭子我的寶貝徒兒欺負了你呢,你可以回家的,你回家以後,老頭子我每天還可以多吃點菜。嗬嗬。”

小寶見花無邪將視線投到了它的身上,它在花無邪還冇過來訴苦之前,就應和著白大夫叫了兩聲,“汪汪”。

“這日子冇法過了啊,連條狗都欺負小爺我啊。”

有花無邪這麼個活寶在,回去的路途都變得愉快了不少。當日,秦香雲回了家,在趙覃川洗漱過後,推門進屋的時候,她有些緊張的站起身,朝著趙覃川就走了過去,“當家的,眼看天氣涼下來了,我打算給你做身衣物,但冇有你的尺寸,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