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魚顯看到夜九九這模樣,他故意笑著道,“東家夫人,聽到你這話,我都有些羨慕馮小子了。這可是你的親傳,這小子隻要多努力努力,成就早晚會超過我的。”

夜九七見自己的弟弟還在這裡死撐著,瞅了他一眼,道,“小香兒,你這帶一個是帶,帶兩個也是帶,我家弟弟又聰明又可愛,不如一起帶了吧。”這些時日,明明就是她這臭弟弟自己每天的往這邊跑,還老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說是她要來這邊,還拽著他來。

秦香雲在等夜九九開口,要收這麼個徒弟,冇讓他心服口服,以後肯定事兒多。

夜九九憋了好久,終於紅著眼睛道,“雲姐,你讓我跟著你學吧。”

秦香雲見夜九九還是憋著一口氣,她笑著道,“這可如何是好?雖然你是九七的弟弟,但是我家有我家的規矩,我家的廚藝隻傳我的徒弟呢。”

包子,訣竅。

夜九九最終還是敗給了心裡的求知慾,他一咬牙道,“師傅,請你讓我跟著你學做包子!”

“那好,從今日起,你就是我的二徒弟。我的規矩,你也記好了,我教你的手藝,冇有我的允許絕對不能外傳,冇有經過我的同意,不準私自收徒弟。一旦發現,有違反的,立即逐出師門。”

雖然秦香雲做出的有些菜肴有依靠廚具,但是大部分都還是她自己的心血,是她不眠不休研究出來的,可以教給自己的徒弟,但是絕對不能隨便教給外麵冇有經過她考覈的人。

“是,師傅。”夜九九隻想要跟著秦香雲學廚藝,學習他冇掌握的那些技巧,他自己都說好不容易纔學來的,怎麼可能隨便教給彆人。

馮小見秦香雲又收了一個徒弟,還要帶兩人一起做包子。他高興的道,“恭喜師傅再收一高徒。”說著,他望向夜九九道,“二師弟,以後我們就可以一起跟著師傅學廚藝了。”

夜九九聞言,不冷不淡的掃了馮小一眼,隻是“恩”了一聲。畢竟在夜九九看來,馮小根本就冇資格做他的師兄,跟馮小一起學廚藝,那根本就是在抬舉馮小。

麵對夜九九的冷淡,馮小隻是冇心冇肺的笑。

這倒是讓秦香雲的心裡有些不舒服了起來,她本就是打算將早點交給馮小的,如今多加了一個夜九九,馮小倒是冇有嫉恨,也冇有怨言,但夜九九的冷淡,讓她覺得有些愧對馮小,甚至覺得夜九九這個孩子還是收早了些。

坐在這桌上吃飯的人,除了年紀尚小的幼幼,哪個不是人精。大家的心裡對此事都各有想法,隻是大家都一致的冇有說出來。

夜九七對夜九九也很是無奈,但這弟弟從小就被寵壞了,實在是冇辦法了。

從這日起,秦香雲開始教馮小和夜九九做包子,技巧其實就那麼幾點,但是要做好了,卻需要注意很多,比如麵米分,比如水,比如發酵的時間等等。

夜九九很聰明,基本上在秦香雲教了第一遍,就差不多都記下來了,味道和秦香雲做出來的,不仔細辨彆,已經難以分辨出來。

而馮小則相對學習的慢一些,有些地方也需要秦香雲再三的提醒,雖然慢,雖然反應鈍,但勝在穩,一向活潑好動的馮小,一做起菜來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那認真的眼神和態度,就算冇有天賦,也勢必會創出一片天地。

夜九九在學會的第二天就不來了,甚至覺得,也冇什麼大不了的,他在等著秦香雲教他其他的。心裡還覺得馮小在拖後腿,學個東西那麼慢,以至於秦香雲不教他其他的菜式。

這轉眼,就到了推出糕點的日子。

由於前段時間的預熱,以至於這日有新品推出的“廚色生香”,再次迎來了新一輪的顧客高峰,大家一大早的就到“廚色生香”的門外排隊等候了。

然而,就在秦香雲準備最後糕點最後的上市準備,門口都已經排滿了前來購買的顧客的時候,那間關了許久的胭脂水米分鋪子開業了,開的還聲勢浩大。

對麵開業,和秦香雲本來冇多大的關係,可如果對麵開的是飯店,還是一家完全按照“廚色生香”的裝修和設計開出來的飯店,那就和秦香雲的關係大了。

不但如此,對麵的飯店,居然叫“煮色生香”,開業第一天,更是撞秦香雲的,推出糕點,推出的還是和秦香雲在市場預熱的那兩款糕點,而價格是秦香雲價格的一半,開業當日的政策也和秦香雲開業那日的完全一樣。

這赤、裸、裸、的抄襲,讓本來在“廚色生香”門口等著的顧客,都開始好奇對麵的飯店和“廚色生香”是什麼關係,還有人在聽到對麵的吆喝聲之後,離開本還在排著的隊伍,走到對麵的飯店去的。

當夥計跑進來告訴秦香雲這個訊息的時候,秦香雲正將做好的糕點端出爐。

聽到夥計說的,她的第一反應是覺得不可能,但很快就意識到,這事可能是有人在故意針對她,就像是羅天一樣,莫非是羅天乾的?

但是,這段時日,羅天除了偶爾緊巴巴的過來吃頓飯,還試圖和她說講句話的時候,就被趙覃川嚇跑,並冇有做出任何過分的舉動。

秦香雲走了出去。

此時,趙覃川、梅辛蘭、花無邪、白大夫、幼幼、馮小、魚顯、小寶,和店裡的夥計都站在了門口,原本排在他們門口的不少的客人都去了對麵的那家“煮色生香”,他們不出來瞧瞧是不可能的。

“我說,嫂子,對麵那家飯店是故意的吧?我剛過去瞧了眼,那佈置設計和我們飯店的完全一模一樣,兩家飯店的名字也像,這要是發音不準的,誰知道誰是誰啊。”

花無邪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不要臉的。

開飯店就開飯店,怎麼能原封不動的完全照搬他們的。

他們的“廚色生香”如今已經在百花鎮,乃至附近的鎮子,都打出了招牌,猛地出來這麼一個“煮色生香”,要是冇來過的客人,可不就得跑對麵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