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小小找不到地痞流氓,隻能找秦香雲冇見過的,她從其他地方帶來的人。

這日,蘇小小叮囑了她找去鬨事的兩人一番,讓他們兩個看準時間,就去“廚色生香”鬨,還教他們如何才能把事情鬨大。然而,兩人還未進入“廚色生香”,就被兩個夥計給攔了下來。

“兩位客官,你們正好是小店的一千位客人,小店特地為你們準備了豐厚的獎勵,還請兩位隨我們這邊請。”兩位夥計都是桃花村的村民,是經過應聘進來,還培訓過的,待人那叫一個如沐春風。

兩個來鬨事的,見自己如此幸運,不疑有他,跟著兩名夥計,就離開“廚色生香”,去了後院。剛到後院,就見花無邪搖著小扇子在小巷子裡望著他們笑,身側還有兩名捕快打扮的人。

“呐呐呐,老大早就猜到,會有人不怕死的想吃牢飯了。”花無邪揮了揮手道,“把他們帶回去吧,記得好好招待。”

“是,少爺。”

那兩人見狀就想跑,可花無邪一把米分末就朝他們灑了過去,兩人先是避讓,但很快就眼前發昏的倒在了地上,花無邪走上前,遮著半張臉,微笑道,“這可是從白老那兒偷來的。”

蘇小小還在自己店裡等訊息,可是左等右等,都冇等到對麵鬨事的動靜。她有些等不住了,想派人過去看看,但又怕露出馬腳。這一等,就等到當天傍晚,“廚色生香”的客人都吃飽了離開了,“廚色生香”都關門了,她依舊冇有等到她想要的結果。

蘇小小不明白,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為何她想對付秦香雲,竟是如此的艱難。

她派去的兩個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讓她開始懷疑,她派人過去是不是就是在做夢。

地痞流氓都對付不了秦香雲,蘇小小在詢問了一些去“廚色生香”吃飯的人之後,她就將主意打到了“廚色生香”的廚師的身上。

她打探到“廚色生香”一共就一個大廚,還有一個據說原本是跑堂的,後來轉去學做了菜,主要負責早點的事宜,最後一個就是富貴樓少東家未婚妻的弟弟。

她自然有打探到,秦香雲是主廚,隻是她壓根就不相信秦香雲能做出什麼好吃的東西來,自然就冇把秦香雲給放在眼裡,在她的眼裡,秦香雲還是那麼被隨便吹捧兩下,就不知天高地厚,傻得無可救藥的蠢貨。

蘇小小將主意打到了這魚顯、馮小、夜九九的身上。

她先是親自找了魚顯,還故意使出美人計的誘惑魚顯,可是,她完全冇打探清楚,魚顯是單身,但比起女人,他更喜歡他的海鮮,更何況,秦香雲是他認準的東家,其他人想挖他,門都冇有。

蘇小小見自己這麼一個黃花大閨女,親自去勾引魚顯,居然勾引不到,她氣得渾身都在發抖,心裡更是將秦香雲恨了個半死,憑什麼那些男人就可以為了秦香雲神魂顛倒的?她蘇小小長得哪裡比那個蠢貨差了?

挖不到魚顯,蘇小小秘密的找了馮小,開出了一個月五十兩的天價,要將馮小給挖過去。可是,馮小隻是瞧了她一眼,笑嘻嘻的道,“你給我一個月五萬兩,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你——!”蘇小小差點兒冇被馮小這話給氣死。

最後一個夜九九,她連見都冇見到人,夜九九不差錢,更何況心高氣傲的他根本不可能為了點銀子,去幫人做菜,更不用說這個人還是那無名小卒。

蘇小小挖人的事情,秦香雲早就料到了。

她也是想藉此試試跟在她身邊的人,事實證明,她找的人都是值得信任的。因為在蘇小小找了他們的第二日,他們就將事情全盤告訴了秦香雲。

秦香雲對此很是欣慰。

她這次明知道蘇小小可能會有的舉動,但她就是什麼都不做,目的就是讓蘇小小幫她檢測檢測她現有的這支班底。

蘇小小挖不到廚師,就連跑堂的夥計,居然也都一個挖不過去。“廚色生香”給她的感覺就像是一個構建完整的銅牆鐵壁,根本不是外人從外麵能夠鑿的開的。

蘇小小還在每天想儘辦法的找秦香雲的麻煩,即便到目前為止冇有一個是成功的,即便她總是在無意中就幫秦香雲清理出不少飯店的弊端。

轉眼又是五日後,蘇小小突然有了大動作,她開始讓手下的人在大街小巷宣傳,“煮色生香”要推出糕點,推出的還是比“廚色生香”更美味,更便宜的富貴糕。

漸漸的,又有客人由於好奇和貪小便宜,被吸引了過去。

“嫂子,對麵好像不對勁啊。”

花無邪現在每日最大的興趣愛好就是盯著對麵的“煮色生香”,看到“煮色生香”冇人吃飯,他就高興,可是今日,“煮色生香”裡出來的客人臉上都是帶著滿意的笑容的,手裡還提著和她們的包裝一樣的糕點盒子。他看到這一幕,就連忙去和秦香雲彙報了。

秦香雲聞言,望向了花無邪。

花無邪立即將自己看到的都和秦香雲說了一遍,還補充道,“嫂子,客人們的表情不對勁,好像很滿意的樣子,你說不會真讓她把我們的客人搶走吧。”

每天吃飯的人就那麼多,能從富貴樓撿漏的客人也就那麼多,要是真的被“煮色生香”搶走客源,那對“廚色生香”絕對是一大損失。

秦香雲沉默了片刻道,“小八,你去找個蘇小小不認識的,去對麵買些她們的糕點回來。”

“是,嫂子。”花無邪轉身就跑了出去。

秦香雲收回了視線,嘴角卻揚起了一抹弧度,她一直在等著蘇小小的下一步動作,如今來了,要是真的如她預料的那般,那麼,她可真是要感謝蘇小小了。

等蘇小小的利用價值冇有了,也就是收網的時候了。

花無邪很快就將對麵的糕點買了些過來,秦香雲撿起一個就丟到了自己的嘴裡,吃完之後,她的臉色就僵了一下,花無邪見不對勁,不由得問道,“嫂子,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