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冇有說話,她隻是伸手抱緊了趙覃川,緊緊的抱著他。

過了很久,很久,秦香雲才悶聲悶氣的開口道,“當家的,你為什麼不願意和我圓房?”

秦香雲的話,讓趙覃川的身子僵硬在了原地。

秦香雲突然鬆開了抱著趙覃川的手,她抬頭望著眼前的男人,伸手摸上了他的臉,一字一句的開口道,“趙覃川,我是鬼迷心竅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好喜歡好喜歡你。你能給我點迴應我?我怕一直都是我一個人一廂情願,我怕我一個人堅持不住。”

幾乎在秦香雲說完這話的時候,趙覃川就抱緊了她,狠狠的親上了她的雙唇,反覆齧咬,帶著一絲嘶吼的瘋狂,他的粗魯在這一刻莫名的驅散了秦香雲心裡的不安。

可是,就在秦香雲抱著他開始迴應,兩人都意亂情迷的時候,趙覃川卻鬆開了她。秦香雲喘著粗氣,雙眼迷離的望著趙覃川,雙唇水潤潤的,看上去格外的誘人。趙覃川的眼神幾不可見的越發的深沉,可他隻是俯身在秦香雲的唇上再次咬了兩口之後,就再次鬆開了她。

“該回去了。”他聲音異常沙啞性感的道。

秦香雲望著走出馬車的趙覃川,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趙覃川明明對她是有反應的。

她感覺的到他的反應,可是,他為什麼就是不願碰她?

她上次來“親戚”推開他的事情,她已經和他解釋過了,他也清楚了。可是,為什麼?

趙覃川的心思,她猜不透,從來就冇有猜透過。秦香雲必須得承認,趙覃川這男人,隻要是他不願和她說的,她就是想破了腦袋,都想不到原因。

兩人回到了“廚色生香”,就見蘇小小正在他們的飯店前,耀武揚威。

“瞧瞧你們店的生意,再瞧瞧我們店的。嘖嘖,果然是冇個當家的大廚,就是上不得檯麵啊。就你們這水平,還是早些把門關了好,免得出來丟人現眼。”

秦香雲在馬車裡就聽到了蘇小小的話,她掀開車簾就從馬車裡走了出來。

她瞧了眼還在學她穿衣打扮的蘇小小道,“喂,我說,你嫁人了嗎?”

蘇小小不知秦香雲為何突然問她這個問題,她掃了秦香雲一眼,本想再掃趙覃川的,但是看到趙覃川的那張臉,她就冇那勇氣掃過去了。

“我嫁冇嫁人和你有何關係?”

秦香雲笑而不語的望著蘇小小瞧了兩眼,最後開口道,“冇嫁人就學人做婦人打扮,我是該說你迫嫁呢?還是不知廉恥呢?你要是等不及,我倒是不介意幫你介紹兩個。”

蘇小小被秦香雲說的愣了一下,這才特彆後知後覺的意識到,秦香雲已經不是以前尚未出閣的姑娘,秦香雲的裝扮都是已婚婦人的裝扮,而她為了噁心秦香雲,居然一直都是做的婦人的裝扮?!

這要是被未來的夫家知道了,那定然是會退婚的。她以後嫁人肯定也冇有那麼順利的。

“雲美,你——!”蘇小小氣得指著秦香雲。

秦香雲隻是望著她微笑,“我可冇叫你學我,是你自己要學的。”

蘇小小氣得跑了回去,恨不得立即將這身裝扮和頭上梳的髮髻給拆下來,她居然完全冇有意識到,甚至每天都還在為能噁心到秦香雲而暗自得意。

趙覃川見秦香雲如此“欺負”人,他伸手就蓋在了秦香雲的腦袋上,她總說他不親近她,最近甚至疏遠她,可卻不知道,他的心裡有多少聲音在叫囂。

秦香雲感覺到自己腦袋上的力度,她抬頭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卻收回了手,拉著她進了飯店。

趙覃川見秦香雲回到飯店以後,還是一副心神不寧,很想知道蘇小小是靠什麼辦法,將老廚師請到手的模樣,他將秦香雲拉到了包間裡,將她按到了凳子上做好道,“我試著幫你打探打探。”

秦香雲聞言,驚喜而詫異的道,“當家的,你說真的?你有辦法?”

“恩。”趙覃川說著,望著秦香雲道,“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

“等我回來。”

趙覃川說完,就轉身走了出去,也不知是用什麼辦法打探去了。

就在秦香雲等著趙覃川將訊息帶回來的時候,外麵傳來了馮小的聲音,“師傅,外麵來了一個人,說是您的大哥,要您出去見他。”

秦香雲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問道,“你說什麼?”

馮小見秦香雲這模樣,還以為秦香雲是太高興了,他又重複了一遍道,“師傅,外麵來了一個長得很英俊的男人,說是您大哥,要您出去見他呢。”

大……大哥?!

這難道就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嗎?可問題是,她不希望大哥到,更不想見大哥。

就在秦香雲不知道該如何和大哥說話,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走路,才能讓大哥不看出破綻的時候,花無邪從外麵走了進來。

花無邪搖著小扇子,完全不懂秦香雲心裡的苦澀和慌張,他還搖著扇子半遮麵的,望著秦香雲道,“嫂子,小爺我把你大哥帶進來了。以後老聽雲老三提起你大哥、二哥,如今瞧了,還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呢。”

秦香雲站在原地,望著那個跟著花無邪走進來的,身著黑衣,麵容俊朗,眉宇間帶著幾分精明嚴肅的男人,她轉身就想先避避,聞人哥不是說大哥最近很忙,冇時間來找她的嗎?

為什麼,她纔剛從縣城裡回來,大哥後腳就跟過來了。

雲景看到自家小妹那避他如蛇蠍的模樣,神色越發冷凝,甚至在剛纔看到秦香雲的那一刻,尤其是看到秦香雲的眼神時,他的眼底閃過了一絲懷疑。

花無邪見秦香雲轉身朝另一個方向走,他啥都不懂的,望著秦香雲就叫道,“嫂子,雲大哥在這兒呢,你走錯方向了。”

秦香雲被花無邪的這一聲叫的,走也不是,停了也不是,心裡真是恨死他了。

最終,秦香雲隻能停下腳步,低著頭,站在原地,也不去看雲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