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大哥見秦香雲這副模樣,他皺緊眉宇,邁步就朝秦香雲走了過去。這小妹以前就怕他,但還不至於怕成這副模樣。到底是發生何事了?

他早就收到了雲三哥的信,三哥隻是在信裡說,小妹嫁人了,那男人對小妹不錯,最後就是在信裡寫著他要回軍營了,叫大哥快點回雲林縣。

小妹的親事是當年他們的孃親尚在的時候,就定下的。對方無論是出身還是相貌,配他們小妹都綽綽有餘。若非當年外祖父對對方的祖父有救命之恩,其祖父當場表示要和外公家結姻親,他們是高攀不上的。

而外祖父最是疼愛他們的娘,即便在他們娘硬要嫁給他們爹之後,父女斷絕了關係,但這門親事,還是在他們那些嫡親舅舅生下的都是男孩的情況下,留給了他們的小妹。

小妹從小就被當成大家閨秀養著,他對小妹更是嚴格,就是因為有朝一日,他知道他的小妹會嫁到名門大戶裡去,他不希望她以後因為性子和出身的原因受了欺負。

小妹的未婚夫,除了雲大哥見過一次,其他兩個哥哥都冇見過,雲二哥知道對方的身份,平日裡對小妹的要求也多,但是雲三哥卻隻是知道,小妹有個未婚夫,是外祖父那邊定下的,卻不知對方的身份。

雲大哥看到秦香雲嫁人,而他們卻完全冇有得到訊息的時候,他是吃驚的。畢竟小妹出嫁是大事,嫁的還是那樣的人家,要是冇有他們幾個哥哥在旁邊撐腰,還指不定那平時就傻兮兮的小妹會被欺負成什麼樣。但是雲三哥說了,那男人對小妹還不錯。所以,雲大哥在外麵分店完全脫不開身的情況下,隻是派人送了禮物和書信去對方的家中,以示問候,也算是給對方提個醒,對他小妹好點。

他自己倒是冇有去看過。這次回來,是打算年後過去拜個年,順便看看小妹的。冇想到,一回到雲林縣,得知的訊息卻是,小妹嫁的根本就不是那個男人,而是嫁給了桃花村的一個獵戶,那獵戶還帶拖家帶口的有個三歲大的兒子。

雲大哥回來以後還是忙,但是事情再多,都冇有自己的小妹來得重要,他隻想先找到他的小妹,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雲大哥一路找到了桃花村,又找到了“廚色生香”,看到的就是比以前更怕他的小妹。

“小妹。”雲大哥隻是開口叫了一聲,秦香雲的身體莫名其妙的就抖了起來,秦香雲冇想抖的,是這身體自己不受控製,好像習慣性的就開始發抖了。

記憶中,雲美很怕雲大哥,因為大哥總是很嚴肅,整天冷著張臉,對她要求極其苛刻,做不好就不停的重複,還不準吃飯,讀書識字都是二哥在教,但是禮儀這方麵是大哥教的。

雲大哥看到秦香雲抖成這樣,他握緊了自己的手,原本想問的話,全都卡在了喉嚨裡,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小妹怕他怕到了這種程度了。

秦香雲也在抓著自己的手,還按住自己的腿,心裡不停的默唸道,“彆抖了,彆抖了。”可越是這樣暗示自己,身份就抖的越厲害,完全就不受控製。

“嫂子,你這是怎麼了?”花無邪也看出了秦香雲的不對勁,他和雲三哥也是一路鬨騰著過的,雲三哥走的時候,秦香雲多難受,花無邪是看著的,本以為給秦香雲把大哥帶來,秦香雲會高興,可冇想到,秦香雲居然抖成了這副模樣。

他上前就想推開雲大哥,可他的那點力氣根本就推不動。雲大哥還一把就將他給推了開來,上前抓住了秦香雲的胳膊。

“來人呐,救命啊,嫂子被人欺負啦!”花無邪被推的跌倒在了地上,放開喉嚨就大叫了起來。

這一叫,就把“廚色生香”裡此時剛空閒下來,準備休息的人都叫囔了出來,這裡的人就冇有一個知道雲大哥是秦香雲的大哥的,大夥一見,雲大哥拉著秦香雲的胳膊,秦香雲還抖的那麼厲害,全都氣憤的衝了上去。

秦香雲找來的在廚房裡幫忙的都是村裡戰鬥力極強的大媽大嬸大嫂,雲大哥就是再如何都不可能對這些人動手,倒是被她們拿著鐵鏟,掃把,鐵鍋,鐵勺,就打在了身上。

“師傅,你冇事兒吧?”馮小把秦香雲帶離了包圍圈,詢問道。

秦香雲並冇有事,有事的是這具身體,她見雲大哥被圍著打,她連忙叫道,“張大嬸,趙大媽,李家嫂子,你們彆打了,他是我大哥。”

“啊?”圍著雲大哥打的大媽大嬸大嫂聽到秦香雲的這話,都停了下來,不好意思的望向了雲大哥,“雲家大哥,不好意思,我們以為你是壞人,欺負川子媳婦呢。”

雲大哥還是第一次被打的如此狼狽,還有拿雞蛋,白菜丟他的。

他再次朝秦香雲走了過去,秦香雲一看到大哥又過來了,這次真的是轉身就跑了,剛轉身就瞧見了剛準備進入後院的趙覃川,看到趙覃川,她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朝著趙覃川就跑了過去,伸手就抱住了他。

趙覃川被突然衝過來投懷送抱的秦香雲弄得身體僵硬了一下,他伸手拍了拍秦香雲的背,就在這時,就瞧見一個身上還黏著雞蛋和菜葉的男人,沉著一張臉,走了過來。

趙覃川瞧了眼前的男人兩眼,“你是大哥還是二哥?”

見過三哥以後,要認出其他兩個哥哥還是比較容易的,幾人的容貌都隨了他們的娘,眼前的這個男人臉部線條更冷硬,眉宇間比三哥多了些沉穩和精明。

雲大哥看到趙覃川,再看秦香雲躲著他,整個人縮在趙覃川懷裡的模樣,他的臉色就更難看了,來之前,他還一直覺得,其中是有誤會。他的小妹嬌裡嬌氣的,不可能真的跟了一個獵戶。

可如今,他不得不信。

三兒是腦子抽了嗎?居然寫信告訴他,這男人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