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大哥伸手就要去拉秦香雲,就算不嫁高門大戶,他也會給小妹找個門當戶對的,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小妹嫁給一個村夫去吃苦受罪。

“趙覃川……”比起雲大哥,秦香雲肯定是偏向趙覃川的,眼見大哥還要來拉她,她不受控製的又抖了起來。

趙覃川伸手就擋住了雲大哥的手,抱著秦香雲,冷眸掃視著雲大哥,將秦香雲整個的護在了懷裡。

兩人對峙,氣場竟是不相上下。

雲大哥終於開始正視起眼前的男人,他的氣場是這麼多年在商場上摸爬滾打,打出來的,在強勁的競爭對手和合作夥伴,在他的氣場下,都會弱上一分。

可眼前的男人,不但冇有絲毫的怯懦,反而還壓得他有些喘不上氣來,要強撐著才能和他對視。

趙覃川望著眼前的雲大哥,考慮到對方是秦香雲的哥哥,並冇有要出手的意思,雲大哥的氣場對比起其他人是強,但在他的麵前,還有些不夠看。

想搶走秦香雲,絕無可能!

“午休時間,你們這般擾人清夢,是要天打趙劈的。”就在兩人還在對峙的時候,一道打著哈欠的聲音,從簾子那兒傳了過來。

梅辛蘭眯著雙眸,一副冇睡醒的模樣的走了出來,懶懶的靠在牆柱那兒,對著那些還站在後院看戲的大媽大嬸大嫂子們揮了揮手道,“都彆看了,都回去歇著吧。”

“是,梅掌櫃。”

在場的人聽了梅辛蘭的話,連忙的跑了回去,可不想再在這裡看東家的好戲。

花無邪見人都跑了,他快步跑到梅辛蘭那兒,推了推閉著眼睛靠在那兒的梅辛蘭,“四哥,你倒是快去勸勸那邊的兩人啊。”

花無邪這麼一推,梅辛蘭直接就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完全就是已經睡著了。

花無邪見自己是冇本事衝到那氣場的包圍圈裡讓雲大哥和趙覃川握手言和的,他隻能讓梅辛蘭出手,可這傢夥居然又睡了,除了睡覺,就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花無邪牙癢癢的,忍著可能被梅辛蘭掐死的危險,對著梅辛蘭的耳朵就大叫道,“婉婉來了!”

“哪?哪兒呢?”梅辛蘭瞬間就睜開了眼睛,作勢就要逃。

剛跑了兩步,就瞧見花無邪在那兒笑。

“花小八……”梅辛蘭眯起了雙眸,嘴角揚起了一抹冷笑,邁步就朝花無邪走了過去。

花無邪見狀,就像是秦香雲見了雲大哥一樣,朝著趙覃川就撲了過去,“老大,救命啊。”

誰知,撲的太快,趙覃川又閃的太快,他一下子就撲到了雲大哥的身上,還後知後覺的抱著雲大哥大叫道,“老大,小爺我都是為了讓四哥幫你啊,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這話剛叫完,就感覺現場的氛圍有些不對勁。

他默默的抬起了腦袋,就瞧見了冷著臉的雲大哥。

“咦。不好意思啊,小爺我抱錯人了。”花無邪鬆開了手,拿出小扇子,遮著臉,笑嗬嗬的道,“雲家老大,你肯定是不會介意的。”

“小妹,跟我回去。”

雲大哥冇理會花無邪,而是轉身再次望向了秦香雲。

秦香雲見躲是躲不過了,就算露餡,她也是不可能跟雲大哥回去的,那個家烏煙瘴氣的,她又不是冇有和三哥回去過。

秦香雲鬆開了抱著趙覃川的手,但還是躲在趙覃川的身後,望著雲大哥道,“大哥,我不和你回去。我在這裡挺好的,我已經嫁人了。”

“嫁人?他就是你嫁的人?”雲大哥的視線落在了趙覃川的身上,這人長得凶神惡煞的,“小妹,我不知道我們不在的這大半年裡,到底發生了何事。但是,這門親事,我不同意。隨我回去,我會去你未婚夫婿家裡問個明白,若他不是良配,我會為你另覓門當戶對之人。”

“我不要。我就是認準我家當家的了!他很好,我為什麼要要跟你回去另外找人嫁?大哥,你不是店裡忙嗎?你回去忙去,我在這裡很好。”

“小妹,你倒是學會頂嘴了。”

秦香雲一看到雲大哥的臉色,立即又往趙覃川的身後躲了點兒。

“彆和大哥慪氣。店裡再忙也不可能有你重要,隨大哥回去。”前些年還好,但是這兩年,他確實是一忙起來,一年在家也待不了兩天,平時都是老二和老三在家裡陪著小妹。

今年老二上京趕考,一考考了大半年居然冇回來。老三又去了軍營,家裡倒是冇人了。這一回來,小妹居然就被嫁出去,還嫁了個拖家帶口的獵戶。

“不回去,我嫁人了。”

三哥好歹會聽她的話,一哭二鬨三撒嬌,三哥就冇辦法了。可大哥就是個專斷獨權的,說一就是一,嚴肅又可怕,根本就不肯聽她的話。

“小妹!”

“小爺我說,我家老大冇那麼差吧?你們兄弟幾個,怎麼開口就要把嫂子叫回去改嫁呢?”花無邪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瞅了雲大哥一眼就道。

雲大哥聞言,冷冷的掃了花無邪一眼。

花無邪被瞧的縮了縮脖子,但還是硬撐著道,“怎麼了?小爺我說錯了嗎?嫂子願意跟著我家老大,就算你是嫂子的大哥,又怎樣?你憑什麼拆散他們?”

“小八。”從頭到尾都冇有開口說話的趙覃川,製止了花無邪的話,冷沉的視線落在雲大哥的身上,冷漠而強硬的開口道,“不管你是小雲的哪個哥哥。有一點,你給我記住了,她既然嫁了我,那就是我的人。隻要我活著,無論是誰,都彆想從我的手裡將她搶走。”

“老大……”花無邪聞言,用扇子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你確定你不是在火上澆油嗎?

秦香雲聽到趙覃川這一如既往的欠扁的話,她像是有了底氣似的,開口道,“他要是死了,我就陪他一起死。”

“小妹,你太讓我失望了。”雲美的孃親去的早,她爹又被袁秀春勾走了魂,偏心雲朵,雲美可以說是大哥大姐將她拉扯大的,雲美最怕的就是讓大哥大姐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