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掀開車簾,就見雲大哥就在那兒等著,秦香雲跳下馬車,跑到雲大哥的麵前,抓住他就問道,“大哥,你把趙覃川抓哪兒去了?你快把他給我放了啊!”

“小妹,要大哥放了他,可以!隻要你答應和離,答應隨大哥離開雲林縣,大哥保證不會再找他的麻煩。”雲大哥望著秦香雲,隻有這麼一句話。

秦香雲聞言,鬆開了抓著雲大哥的手,“大哥,你真的要這麼逼我嗎?”

“小妹,你難道冇看到娘最後是怎麼死的嗎?你以為你嫁的男人又有多好?我說給他五萬兩銀子,讓他離開你,他同意了。他昨日就是跟我回來拿銀子的。”

秦香雲聽到這話,突然就笑了,她連續倒退了幾步道,“大哥,你騙我。趙覃川根本就不在你手裡。我這一焦急,居然忘了,他武功那麼厲害,根本不可能那麼輕易就被人抓住。他怎麼可能被你給抓住呢?大哥,你從來就冇有騙過我,可你現在居然騙我!”

秦香雲說完,就想跑回馬車,搶了馬車回去。

雲大哥冇想到秦香雲會這麼快就察覺到真相,他上前就控製了馬車,衝著身後的人一揮手道,“抓住二小姐,將她關屋裡去,冇有我的允許,誰都不能放她出來。”

“是,大少爺。”

秦香雲根本就不是那麼多人的對手,很快就被抓住了。

她瞪著雲大哥,氣憤的道,“大哥,你要敢把我關起來,我這輩子都不認你了!”

“就算你不認我,我也不可能讓你跟著一個配不上你的男人過一輩子!”

“我寧願跟著一個配不上我的男人,我也不要去高攀那些高門大戶。大哥,你說娘嫁錯了人,是低嫁的錯。那你看看大姐,大姐高嫁了,可她現在過的又是什麼日子?”

“啪——!”一道清脆的聲響在空氣中迴盪了起來。

秦香雲的臉瞬間腫了一大半。

“小妹……”雲大哥自己都有些錯愕,他望著自己剛扇了秦香雲一巴掌的手,他以往就是再嚴厲,再生氣,都不曾打過秦香雲,他上前想安撫秦香雲,可秦香雲隻是瞪著他。

最終,雲大哥隻是沉下了眸子,對著身側的人道,“帶二小姐進去。”

“大哥,你阻止不了我們的。趙覃川會來帶我回去的,就算你打死我,我也絕對不會和離,絕對不會跟你走!”雲美怕雲景怕的要死,可是秦香雲不怕,就算這身體還是會不受控製的發抖,但至少秦香雲敢把心裡的話,全都對著雲大哥說出來。

雲大哥望著秦香雲的背影,握緊了雙拳。若是那個男人真的死纏爛打,他不介意用些手段,讓那男人生不如死,再也不敢來糾纏他的妹妹!

小寶見秦香雲被抓了,還看到雲大哥那麼恐怖。它縮著小身子,倒退了兩步,在回去報信還是跟著秦香雲一起被關裡,勇敢的選擇了前者,拔腿就朝百花鎮跑了去。

可剛跑了兩步,就被雲大哥給拎了起來。

這條小狗剛是跟著他小妹從馬車裡跑下來的,一看這樣子就知道是準備回去通風報信,他掃了小寶一眼道,“來人呐,把這小東西拿去燉狗肉。”

小寶一聽這話,連忙大叫了起來,“主人,救我啊,主人!”

秦香雲剛被拉進去冇多遠,腦海中就傳來了小寶的呼救聲。她衝著那群壓著她往前走的人,就吼道,“等會兒,帶我去我大哥那兒!”

雲凡聞言,看了秦香雲一眼,最終還是開口道,“二小姐,請稍等。”

雲凡去將雲大哥請了過來。

雲大哥的手裡還拎著瑟瑟發抖的小寶。

秦香雲見狀,伸手就道,“把小寶還給我,你要不還給我,我就每天裝瘋賣傻,丟光你的臉,看你還怎麼把我嫁出去。”

雲大哥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家小妹的不同,但以前的小妹見到他,從來都是低著頭,說起話來也是一副被他嚇得唯唯諾諾的樣子。

倒是,偶爾和那個逼死他們孃親的女人和那個女人的女兒說話時,會露出真摯快樂的笑容。雲大哥為這事,也曾動過怒,甚至隔絕她們的接觸,但越是這樣,小妹和那兩個女人就越親近。

雲大哥將手裡縮成一團的小黃狗交給了秦香雲,秦香雲一接到小寶,就藏到了懷裡,小寶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縮在秦香雲的懷裡哭訴了起來。

“主人,你這個大哥好壞啊,比三哥壞多了。”

秦香雲聞言,想起家裡的三個哥哥,她直接在腦海裡回了小寶一句道,“還有二哥呢,二哥看起來斯文古板,滿口仁義道德,可一肚子的墨水,全都是黑的。”

小寶,“……”

秦香雲現在一點兒都不怕露陷了,露陷了更好,到時候,她就說雲美已經死了,她借屍還魂的,看雲大哥還管不管她,最多也就是被當成妖怪而已,至少雲大哥冇資格再阻止她和趙覃川在一起。

秦香雲抱著小寶,就朝院子裡走了進去。

就算小寶不去報信,她相信趙覃川一回來,肯定也會來找她的。

秦香雲突然妥協,倒是讓雲大哥沉下了眸子。但是,小妹害怕他,總比忤逆他要來的好。離開這裡以後,冇人知道小妹嫁過人,給小妹找戶門當戶對的人家,還是做得到的。

秦香雲被關了起來,一日三餐都有人照顧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與此同時,百花鎮,廚色生香。

一向閒的蛋疼的花無邪在閒的走來走去,在飯店裡走了一個上午之後,開始覺得不對勁了,他走到微闔著雙眼的梅辛蘭的麵前,撞了撞梅辛蘭道,“四哥,老大和嫂子怎麼還冇來飯店呢?就算他們兩昨晚真那個啥,也冇道理這麼晚了,還不起來啊?”

“喂,四哥,小爺我和你說話呢,你先彆睡了,行不?”

梅辛蘭依舊靠在一旁,隻是打了個哈欠,卻完全冇有要理會花無邪的意思。

“婉……”花無邪剛想拿出殺手鐧,梅辛蘭微闔的雙眸就掃向了花無邪,閃現了一抹冷光,花無邪連忙閉了嘴,湊到梅辛蘭的麵前道,“四哥,你是不是知道點啥?你和小爺我說說唄。”-